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三月, 2018的博文

《台客四行詩獎》3~4月投稿

《台客四行詩獎》
主辦單位:台客詩社、詩人俱樂部
指導單位:台客文化協會   
投稿日期:2018.01.15 - 2018.04.15



《眼镜》 你需要看清美好 我被戴上 你不想认清現實 我被撇下 /2018.03.02


《刺秦》
地利,人和皆備
奈何,功虧一簣
枉送了,江山頭顱
空垂名,千古 2018.03.04



《電水煲》 嗶嗶聲在撒歡 叫喚眾人 快點來圍觀 有,煲水新聞哎
/2018.03.06


《小爱》 分身 不甘寂寞 伺機,僭越 代之 /2018.03.07

《等》
雨季時,那片藍天白雲
人海裏,一張空凳
蕓蕓中,一個凝視
永不說不
2018.3.11


《復印》
只是覆轍了
前人的軌跡
重演了
相同的戲碼
2018.3.15



《報紙》
蕓蕓眾口
在紙上談兵法
黑字白紙
譜寫隔天的歷史
2018.3.17



《珊珊》
我在原地,佇足

那霎間的
驀然,回首
2018.3.21



《算命》  絕處 尋找出路 一根絲線 欲斷 未絕 2018.3.25

《價值》
同樣一種形而上學
造就了一堆
眾口蕓蕓裏的
泰山/ 鴻毛
2018.3.29

《鈴》 其實我很討厭 那曲悅耳的鬧鈴 其實我最想念 你絮叨的起床歌 /2018.04.01

《椅子》 不知道為誰 空置了這些年 一身色彩已然斑駁 東歪西倒,等候有緣人 /2018.04.03

《牛仔褲》
哢嚓幾下
完成了時尚的,坑洞

人工的蒼白
讓身上添點,風霜
/2018.04.06


《斷線》

隨網路
癱瘓了
空留下,軀殼 /2018.04.07

《飛蛾》
迎著光,我的瞳孔
想象著
靈肉俱焚的

那一霎
/2018. 04.08


相关链接: 《台客四行詩獎》1月投稿 《台客四行詩獎》2月投稿

《樹屋》

图片
樹屋 by 角田光代
My rating: 4 of 5 stars

树屋,一个没有树干和树根的家。一篇横跨四十 - 九十年代的日籍家族史。作者以悲天悯人的笔触描绘了二战时代,处在洪流下的小人物所面对的颠簸,流移,失所。

第一代的藤代泰造和妻子八重是生长在四十年代的青年,他们被笼罩在贫穷,死亡的阴影之下,竭力维系着想活下去的意志。他们浑浑噩噩地从一个个绝望逃去另一些空中阁楼般的希望,为了生存下去惟有将自己的心封锁,只凭着动物的本能行动。

第二代的慎之辅侥幸在战乱中存活下来,青年时代见证着一片乱哄哄的战后重建,兄弟几人在既生气蓬勃又混沌的社会中自行摸索成长的模式,当中有人死去,有人的心灵留下永不愈合的创伤,也有人看似正常地结婚生子,安然老去。

第三代的良嗣没有背负战争的阴影,但是遗传了家族的“逃避”,犹如浮萍一样碰见什么是什么。在伴随祖母寻根的旅途上,他把家族的历史一片片拼凑起来,原谅了家人的缄默,也好好地反思了自己的人生。也许,战争留下的阴影,在良嗣这一代可以淡化得了无影踪,把“树屋”打造成一间拥有牢固地基的房子。

喜欢角田光代那种大而化之的写法,把一个沉重不已的课题日常化了。长期处在狭小而封闭的空间内,对空气中弥漫着的哀伤视为不见,久而久之确实会变得麻木,一颗心被腐蚀了而不自觉。我无法体会书中所说的,“逃避有时候比面对更需要勇气“。如果是处在温水煮青蛙的状况是另当别论,但如果已经清楚知道自己在逃避现实的话,那是否一种,眼睁睁看着自己逐渐腐蚀下去的勇气?

假使血淋淋的战争是会把人即时烫伤的热水,吞噬意志的顺流大抵就是一股温水了。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也是个充满倦怠感的时代。


《Pacific Rim Uprising》:仅只爽片

图片
这一回合,烂番茄的影评和观众都不怎么卖账,两边都只有大约一半的人给好评。我很想说这是国籍歧视,但实在无法凭肤色给这部电影喝彩。
电影里的东方面孔(景甜,张晋等人)养眼得来也演得称职,电影特技仅仅够得上好莱坞水平,而剧本实在马虎。尤其是让张晋行行企企几个回合,再莫名其妙领个便当,也不知道这个角色的意义何在。这套电影让我想起了几年前由张大腕导演的“The Great Wall“,一出让我”惊讶“程度暴表的大片。共同点是,披着华丽虎皮,拖着一条蛇尾巴的大制作。呵呵,还有一共同点就是两部片子都有景甜,真难为她了。
那结局,草率到令人痛心。雷声浩大的怪兽,竟然一砸就翘了辫子,真把观众当孩子吗? "I will be back“的潜台词,也古风得令人发笑。唯一庆幸的是,奥特曼feel的怪兽还挺对我个人的胃口。
如果不是怪兽迷,机甲控或大中国主义的话,可以省回时间和金钱了。真要进场看的话,就抱着观赏爆米花特效片的心态吧。


彭亨。文冬文化街。情人瀑布。荣仔大炒

图片
学校假期,就是趴趴走的借口。“Cuti-cuti Malaysia”美其名促进国内经济,则是懒惰人的借口。
彭亨文冬,虽然离吉隆坡才一个小时车程,但总算是跨州出游了吧。
我们星期四早上九点出发,路上交通状况算良好,真的是一个小时就看到了那著名的"BENTONG“大招牌。

文化街。财记茶室 P1-1, Jalan Dato Poo Yew Choy 营业时间:早上6时 - 下午3时
第一餐,吃在文冬大街印度庙后面的”财记茶室“。这里有一档四十五年历史的刘九云吞面,是推荐食单内的。星期四的客人不算多,但是面档前还是可以看见人龙。等了大约二十分钟才端上来的干捞面和云吞滋味普通,薄薄的叉烧片还算美味。



同一间茶室的叉烧,鸡肉,烧肉拼盘。这个虽然不在推荐单内,但意外地不错吃。鸡饭很香,烧腊皮甜脆肉鲜美,不会比Sungai Buloh鸡饭逊色。咖啡也很香甜。



吃饱了,当然要到处走走拍拍照,充分发挥游客本色。

文冬华人大会堂,一个不可能会错过的坐标。




启文小学历史馆,承载着100年的历史。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当之无愧。



看到壁画,少不了凑过去装逼。





还没过去情人瀑布之前,先在几可乱真的壁画前留下倩影。




文化街。全新豆腐花 85, Jalan Chui Yin 营业时间:早上6点 - 傍晚6点(或卖完为止);周三休息

这碗豆腐花最吸引人的是姜糖汤,文冬姜一出谁与争锋?
小宅男虽不爱吃豆花,但是对甜而不腻的豆浆水情有独钟。


我们两天都过来这里帮衬,算是老顾客啦。星期五中午时分,开始有人排队了。临走前买了半打蔡澜叔叔赞好的眉豆粽子。对我而言,口味有点过重。



TAK 陈雪糕店
89,Jalan Chui Yin
营业时间:上午11时 - 傍晚7时 (星期二休息)

这家冰店据说有四十多年历史,我个人觉得众好评是言过其实了,但是每张食单都出现它的影踪,怎样都得过去吃吃看才甘心。

味道普通,价钱蛮贵,一客冰差不多是一碗面的价位。




情人瀑布Air Terjun Chamang 开放时间:上午9时 - 下午5时
瀑布离开文化街大约二十分钟车程。入门费一个人马币三块(如没有记错的话)。这里的环境维持得不错,还有供露营,烧烤的地方。



在这里消磨了大约一个小时,我们就过去Acacia Retreat check-in了。

彭亨文冬 - Acacia Retreat

图片
这里离吉隆坡才一小时车程。

这里没有Wifi。

这里没有电视。

不过这里背山面海。


今晚,我们在甘榜屋过夜。





















我们住的房型是"Wooden Shelter",一晚马币208(包早餐)。




接待处和餐厅是连在一块的。



门前有个亮丽的风车。



非常有度假村感觉的餐厅。





自助早餐的选择很少,不过十样。

但是绿意,晨光好好地弥补了这个遗憾。








单人房 - Bachelor Pad。好像精灵的住家。



改造成旅店的巴士,虽然有创意,不过看起来不太舒适 :)




绿茵,草木,绿水,青山。

Paradise

图片
《MJ.....》

我给大学时期的恋人Teresa发了个即时通讯。

“嗨,我是MJ。还记得我吗?“

“嗨,你好。” 半响,她从另一端传来了回应。

Teresa是我第一个深交的“鬼妹”,她没有一般金发女那种可耻的天真;也许是碧绿眼睛里的点点忧伤,给她添了不可测的气质,让我有了探索的兴致。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随便,在相恋半年后的平安夜,她才对我献出处子之身。大学毕业那年,我们就分手了。这其实是很普遍的校园恋爱模式,只是我当时处理得非常不成熟,当然也给她造成了挺深的伤口。

当时的愧疚,又浮现在我的心头。现在我要传达给她的讯息,不只会给她带来二度伤害,而且是用一把更为凌厉的刀锋宰割在她同一个位置的伤口。

如今,恐怕由不得我继续保持沉默。


书页内夹着一张纸,上面写了数个名字和电话号码。Teresa, Jane, Weixiang, Meiling....

乱成一片的书桌上,有几张被揉成一团的检验报告。测试项目:HIV。测试结果:阳性。

半年前,我患上了迟迟不退的发烧和感冒,食欲和体重也严重下降,什至有大量毛发脱落的现象。医生建议我抽血检查。

收到医院报告的那天,我犹如给铁锤敲了一记,天昏地旋地跌坐在医院外头的长凳上。抱着万一分的希望,我陆续跑了好几家私人医院,可是出来的化验报告全都是个刺眼的,positive。我已是第三期的患者,剩下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我很着急。原来病菌经已潜伏在我身上整整十年了。如果她也中招的话,我再说些什么也没有用了。可是,我必须说吧。

终于,我用颤抖的手指把相机调到selfie mode,把如今的模样化为影像发了给她。Let picture tells a thousand words。


“Teresa,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些什么才好。总之,你尽快抽时间去做HIV检验吧。I am terribly sorry。”



《Teresa.....》

Caroline读着刚收到的即时通讯。照片上的男人眼睛深陷,毛发稀疏,而且消瘦得离奇。只有那轮廓分明的五官能让人依稀读到他当年的模样。

就像Teresa临走时的情况。

Teresa对家族生意有着生理上的厌恶。一到了法定的成年岁数,她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家里,去了全然陌生的东南亚留学。抵达不久后,她给Caroline发了一张近照,相片中的Teresa笑得很甜,跟一个黄皮肤的男子靠得很近。在Caroline看来,这是一张带示威性质的照片,表明她选择了另…

#不想有咸鱼味的咸鱼

图片
《梅香物语》
人海里的行尸走肉,真的会比孤独的泳者快乐吗?

海的味道,已经被人造的咸味所腌盖。
曾经的鲜美,早已被现实风干了。
诚然我怀念的,是海的味道。
它近在咫尺,但是我已无力前行。
大海,不再是我的葬身之地。



守护者

图片
我感觉到一阵疾风,在我身后嘎然而止。兴哥惨叫一声,巨大的身躯轰然倒下。
我回头,冷冷地看着他。
他捧着一只歪向不合理方位的右脚,豆大的汗珠从扭曲的脸庞滑落。
我打开了衣橱,把记忆棒抽了出来,放入手提袋,准备离开。
”你...给我站住!“ 他手里的枪,离我不到一尺。
我冷冷地看着他,看着他把手里的枪徐徐地移向自己的口部。
很快的,那张恶魔的脸就会变成四分五裂的番茄。我耸耸肩,走出了门口。孕妇不宜看这种血腥的场面。
我有比较重要的事情待办,例如,把禽兽们的贩毒证据交到智强的手里。就当是报答这位对我帮助良多的菜鸟警官吧。有良知的警察不多,希望这个记忆棒里的资料能够让他立功升级,造福更多的平民百姓。

阿花似乎在门口等了好久。看见我们出来,它的尾巴都摇得快掉下来了。
阿花一个箭步跑到了我们的前面,”汪汪汪,汪汪汪汪!“ 
好啦好啦,我们跟着你走就是了。

我们一鼓作气地奔驰了好几百公里,终于抵达了...我家门前的树林。
“可恶,你这只傻狗怎么搞的!” 我怒气冲冲地朝它挥舞着手。
”汪汪汪,汪汪汪汪!“
“你还敢狡辩!”
”汪汪汪,汪汪汪汪!“ 它索性跑过来,咬住了我的裙角。
眼前斗然出现了一位穿粉色洋装的幼齿美眉,肩膀上趴着一条可爱的白蜥蜴。嵌着梨涡的笑脸,隐约带着妖艳倾城的气质。
“阿姨晚上好,我是小雯的同学哦”
“小雯?”
她的纤纤玉手,朝黄色脚车的方向升了过去。

这时候,笼罩在白雾里的树林依次出现了一位白衣老人,萝莉装扮的饕餮,白皙清秀的白衣少年.....
天边一道电光闪了闪。
阿花兴冲冲地吃着荷兰鸡排,对周遭一切视而不见。

越创(越界创作) #脚车小说接龙


第五十天

图片
第五十天,那辆黄色的脚车,终于不再出现在我家门口了。
斑驳的车身似乎有说不尽的哀伤,偏执地寻找聆听者。
过去的四十九天,赶在第一道晨光现身之前,我都会悄悄地把它推到附近的树林里。每一次我的心里都会涌现一些不知名的杂感,有点罪恶感,也有些愧疚,但绝大部分是一种无力感。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无力挽狂澜,也完全不想介入别人的问题里。我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我认识这辆脚车的主人,当然也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
好几次当她经过我家门前时,我好想唤她。可是当我倆目光对上了,我却不自觉地移开视线。我知道她会谅解我的。
她不在了以后,我脑海里回荡的尖叫声却愈发响亮。但是,即使想要做些什么,也得看看自己的能力。
我回到屋里,走进房间,打开了衣柜,触摸隐藏在衣堆中的记忆棒。
天色渐渐变亮了,我得赶在他起床前把一切准备得妥妥当当,希望今早可以平安度过。
我望着镜中人伤痕累累的脸,下意识摸摸隆起的腹部。
最近他老是瞅准我的肚子动手,这几个月来,我那权当盾牌的手背肿胀情况愈加恶化,现在几乎无法握拳了。
一回神,镜中出现了一张恶魔的脸。
”你聋了吗?“ 他的语气,有种山雨欲来前的平静。我不禁后退了一步。他的眼神充满嘲讽,居高临上地望着羔羊一样的我。
他的身影,渐渐笼罩了这个狭小的浴室。
这时候,我感觉到肚子里的一股暖流,一种心连心的感应。
”你走开,我要出去。“ 一种前所未有的优越感给了我力量,摄住了他。他犹豫地闪到了一旁。我带着她走出了浴室。
在第五十天晨光的洗礼下,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明媚。

越创(越界创作) #脚车小说接龙


都市妖孽之 《白与青》

图片
绕柔的灵魂,困在刚硬的躯体里。
他给了我意味深长的一瞥。我的一生,就为了等待那一眼懂得。我的娇媚,有望破茧而出。
看官们不要误会,我原本就是女儿身,奈何长了一副男人样。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有违和感,我过去三十年的打扮和言行举止,无一不根据女汉子的标杆。
遇上了他,我以为丝萝从此找到了依靠。
可是他却说,还是喜欢原本的女汉子。外表铮铮的男子汉,原来心里蕴藏着一个小男人,让我大失所望。我婉拒了他。假如等不到我的乔木,我宁可孤单一生。
他紧紧地缠着我。误解让我惊怖,我无力回报这一份错爱。

人非草木,他的痴情多少还是打动了我。我何德何能,让他倾情至此。可惜天意弄人呀,我们入错了躯壳。
当我终于遇上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他对我的纠缠更是加倍疯狂。
不如报警吧。许山提议。这个男人似乎什么都干得出来呢。

那天夜里,我被许山的呻吟声惊醒了。黑暗里闪耀着一团诡异的荧光,正盘环在许山的身上。
我大惊,随手拉起床畔的桌灯砸了过去。慌乱之中,手触到一片冰凉。
他仰天长啸;我寻汝千百年,汝怎生变成了这模样.... 
我还来不及反应,他就猛然掐住了我的脖子。那轮回般漫长的弹指间,我的指甲在他的双臂上留下一条条徒劳无功的挣扎....求生的本能让我在恐慌和清明间乍浮乍沉。
在我灵魂出窍的那一霎,他终于放手了。他怜惜地抚着我的脖子,柔柔地凑了过来。一股热烈的痛楚钻入了我的脑髓,朦胧间,吐信的青蛇抬起了头,双眼里的那份柔情,似曾相识了千年。
错开了千年的天地阴阳,这一刻终于寻到了对方,紧紧缠绕。至少在这一生,不必再分彼此了。
我恍惚听见小青对我说,记住,这一回,我们别喝那碗孟婆汤了。

可我记得,我从来就没有喝过。

盘古以来的误解,在无数次轮回中越加偏离轨道,剪不断,理愈乱。


散发

昨晚才收拾好的浴室,瞬间又多了一丛落发。
落下的秀发,在某个时间点里是一种美丽。就如当年他写的那首诗:
那是,一地缠绵
异地的想念
寂然,不再相连
任凭,它付诸青烟

随着年月的增长,她依然保有一头乌黑长发,这是当年他的目光所凝聚之处。
在现今的社会里,要维持“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那个形象说易不易,说难也不难。只是她缺乏必要的时间和金钱。每月两瓶染发剂的钱她还是有的,但是上美发沙龙做定期保养就不在她所能负担的范围里了。
兜兜转转了十年,他俩至今还是在一起。对他来说,她是那支用惯了的刮须刀。对她而言,他也许是编号4的染发剂。
一头亮丽秀发,日渐稀薄。它们历尽了人工的染指,岁月的腐触,始终无法安静地老去。她其实很羡慕能够理直气壮地长肉,心安理得地承受“安蒂”称呼的女人。她们应该可以对白发视而不见,坦然地露出头皮吧。
又是一个独自上路的黄昏。在余晖的洗礼下,她心中默吟:
一抹翩翩风姿
随着落花起舞
情人的目光不再
惟独微风,从不辜负美丽

当然,这些也不再是她能够大剌剌地与人分享的文字了。她的文学性无法跟随年月的脚步,始终在无病呻吟里裹足不前。其实,他也一样。
但是,他活得很好。以往陶醉在他的文笔下的女孩,成长了。新的一批,却也长大了。

《台客四行詩獎》2月投稿

《台客四行詩獎》
主辦單位:台客詩社、詩人俱樂部
指導單位:台客文化協會   
投稿日期:2018.01.15 - 2018.04.15


《桶》(入围初选) 你希望做到滴水不漏 歲月卻在你的身軀 烙了千瘡百孔 滄桑,無孔不入 /2018.02.01

《旅蛙》
歡快地跳
躍入未知的世界
欣悅的水花
濺濕了你的眼
/2018.02.02

《面子》
雲端不動聲色
滿載社交常態
無可如何地,輕?
斤兩十足的,贊! /2018.02.03

《娃》
呱呱墜地的那一刻
就註定要離你而去
練習哭泣
也許分手時候,會好過些 /2018.02.04


《明信片》(入围初选)
一個單薄的交待
讓牽腸掛肚
在寥寥數行間
看到了,千言萬語
/2018.02.05


《鏡》 親親地,對著鏡頭說我愛你 她雙眸溫潤,一臉飄渺 輕輕地,鏡子見證了 一臉飄零,花落水流 /2018.02.06

《巧克力》 我需要一點動力 恰巧,你手上有顆糖衣毒藥 我毫不猶豫吞下它 甜蜜完畢,是地獄 /2018.02.07

《麥當勞》 流水線上,一粒蛋麥滿分 安撫了疲憊 流行線下,一双完美弧形 跨越了虛空 /2018.02.08

《床》 棉被,裹著異夢 層層貼心,唯有衛生衣
左手伸向右手 握住了,一陣子暖 /2018.02.09

《人字拖》 你在東,我向西 頭尾不相連 老死不相見 沿著八字,漸行漸遠 /2018.2.10


《肥皂》 平白浪擲了血肉 妝點了他人的芬芳 通體豐腴,泡泡釀的 夢幻底下一身單薄 /2018.2.11

《蘋果》 究竟是圓滿的 還是缺損的? 到底是可以下肚的 還是手臂延伸的? /2018.2.12


《玫瑰》 她,凋零得不動聲色 在百花齊放的園子裏 小王子,來過了 與她的魂魄擦肩而過 /2018.2.13

《年》
王小二門前
一幅春聯
不求金玉滿堂
闔家歡笑,富矣
/2018.2.15


《時間》 大神,將人變成大嬸 濯濯童山,象征智慧逆長 順道贈送,口頭禪 年齡不過,數字唄 /2018.2.17



《散發》 一抹翩翩風姿 隨著落花起舞 情人的目光不再 惟獨微風,從不辜負美麗 /2018.2.19


《落發》 那是,一地纏綿 異地的想念 寂然,不再相連 任憑它,付諸青煙 /2018.2.20

《井》 在一口禁忌 拋下顆小石頭 側耳聽 漣漪 /2018.2.22

《雨》 傾聽 花瓣落在頭上的音 沈澱 針刺在心頭的痛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