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日

散发

昨晚才收拾好的浴室,瞬间又多了一丛落发。

落下的秀发,在某个时间点里是一种美丽。就如当年他写的那首诗:

那是,一地缠绵

异地的想念

寂然,不再相连

任凭,它付诸青烟


随着年月的增长,她依然保有一头乌黑长发,这是当年他的目光所凝聚之处。

在现今的社会里,要维持“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那个形象说易不易,说难也不难。只是她缺乏必要的时间和金钱。每月两瓶染发剂的钱她还是有的,但是上美发沙龙做定期保养就不在她所能负担的范围里了。

兜兜转转了十年,他俩至今还是在一起。对他来说,她是那支用惯了的刮须刀。对她而言,他也许是编号4的染发剂。

一头亮丽秀发,日渐稀薄。它们历尽了人工的染指,岁月的腐触,始终无法安静地老去。她其实很羡慕能够理直气壮地长肉,心安理得地承受“安蒂”称呼的女人。她们应该可以对白发视而不见,坦然地露出头皮吧。

又是一个独自上路的黄昏。在余晖的洗礼下,她心中默吟:

一抹翩翩风姿

随着落花起舞

情人的目光不再

惟独微风,从不辜负美丽


当然,这些也不再是她能够大剌剌地与人分享的文字了。她的文学性无法跟随年月的脚步,始终在无病呻吟里裹足不前。其实,他也一样。

但是,他活得很好。以往陶醉在他的文笔下的女孩,成长了。新的一批,却也长大了。


2 条评论:

  1. 文字会慢慢成长和调适,人也一样。

    回复删除
    回复
    1. 如果无法走出舒适圈的话,就会对成长造成阻碍了。幸抑不幸,大抵要看一个人的造化吧。

      删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