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台客》14期「散文詩專輯」徵稿

〈未完。待續〉

這個都市迎來了雨季,人的腦袋沈耷耷,一顆心漉漉的。半睡半醒間,眼眸隱約散發著老電影的體溫。這些溫度只是星星之火,徒然跳脫在受了潮的空氣裏,慌亂地伸着手。沒來得及燃亮女孩的火柴,已悄然墜落。

女孩的身體淋得濕透了,她讓我為她撐著那把破傘,不依不饒地擦著變形的火柴盒子。不知怎地,我沒有嘲笑她,也不想就這樣走開。
/12.9.18


〈我在你的午夜醒來〉

一場早雨,斷續續阻隔了想要明媚的心情。空洞在水龍頭下滴滴,涓涓成溪。一份強扭的思緒,被眷戀多年的白蟻蛀得外強中空。循環過度的情歌變得木木地,一沓沓水跡,眨眼間了無了雨的痕跡。雙生子般的季節,不經意觸碰了躺在流光里,漸漸腐朽的鑰匙。費力打開那扇門之後,旅人卻惘然地忘了出現的緣由。也許,本來無一物。

她敲敲電纜所煉的如意門,化成一組電波,湮沒在茫茫數海裡。
/16.9.18

身体在说什么?

图片
拖延了一年又一年,在身体发出了各种抗议之后,终于尝试了生平第一次的,果汁排毒(虽然购的只是短短三天的配套)。

The Cool的网站解释得很详细,有兴趣的人可以上去看看。

8.9 - 10.9 疗程前

1)在排毒疗程的两,三天前,需吃得清淡,让身体能够适应饥饿感。
2)多吃水果,蔬菜,谷类,坚果类。
3)尽可能排除加工食物,快餐,酒精,咖啡因,糖和牛乳。
4)每天至少喝八杯水。
5)尽量早睡,好好休息。

我的配套落在11.9 - 13.9.18 星期二至四。在上一个星期五开始,我就尝试着手清淡饮食了。

7.9 星期五

早餐:苏打饼
午餐:糙米饭 + 素ABC汤
晚餐:两根玉蜀黍

照常咖啡两杯。

8.9 星期六

早餐:苏打饼和柠檬水
午餐:小米粥
晚餐:小米粥

忍不住嘴馋,吃了一小碗辣花生。完全没碰咖啡,一整天活在昏沉中。

9.9 星期日

早餐:柠檬水和玉蜀黍
午餐:小米饭 + 老黄瓜汤
晚餐:蔬菜汤

还是禁不住嘴,吃了一小碗炸薯饼。嫌汤太寡,加入小辣椒。完全没碰咖啡,一整天活在昏沉中。尝试以绿茶代替咖啡,却完全不是那回事,不如不喝。

10.9 星期一

早餐:柠檬水和玉蜀黍
午餐:小米饭 + 素ABC汤
晚餐:素ABC

依然禁不住嘴,喝了一杯牛奶咖啡,还偷食了儿子的炸薯条。又忍不住在汤里加了小辣椒。傍晚喝了一瓶附赠的MAN-GO (芒果,橙,梨,柠檬)。


11. 9 - 13.9 疗程中

1)在喝下第一瓶果汁的十五至三十分钟前,先喝杯放了柠檬的温水。
2)8am - 8pm之间,每两小时一瓶,依序喝完七瓶果汁。



8am: Hola!Kale (羽衣甘蓝, 罗马生菜, 菠菜, 苹果, 黄瓜,柠檬)
10am: Hawaii (黄梨, 苹果, 薄荷)
12pm: Leafy Green (Pennywort, 番石榴, 苹果, 柠檬, 姜)
2pm: C-Booster (萝卜,橙,苹果)
4pm: Chia Addict (香茅, 橙,苹果, 柠檬, 奇亞籽)
6pm: Spice Up (姜黄根,橙,苹果,柠檬,姜)
8pm: Choco Almond Mylk (可可, 杏仁, 龙舌兰花蜜, 碱性水, 喜马拉雅盐, 肉桂)

3)如果真的需要吃些什么,可以选择水果,蔬菜,坚果类。
4)多喝水,戒咖啡因。
5)可进行轻微的运动,例如瑜伽,步行,拉筋。
6)尽量早睡,好好…

【e南洋 300字极限篇】 吃饭

图片
不知从何时开始,总是边翻书,边扒饭。不记得吃过什么,唯独遇上的文字铭刻于心。仿佛把小叮当的记忆面包,撕成一小块一小块,放进虚拟的胃。

只要避免彼此眼光接触,饭桌上就能好好地循环家常 — 无论是翻书看报的,刷手机的,终究会把筷子伸向饭桌中心。

2018年的某一天,她遇上了“呕吐1979”:【彷彿是魔术师变戏法从帽子里往外拽鸽子、兔子、万国旗似的,食物哧溜哧溜全都吐了出来】。

大手狠戾地掐着她的胃。空洞的黄疸水一股脑儿倒进了马桶,哧溜溜吐话成流淌的语言。

她继续干呕着语言。喉咙深处爬出了一只又一只藏着掖着的穿山甲和刺猬。

彷彿魔术师变戏法地,它们化身鸽子,插翅飞走。

从此以后,可以好好地吃饭了。



未完‧待续

图片
未完‧待續 by 黎紫書
My rating: 4 of 5 stars

喜欢黎紫书的文笔,她犹如一位砌积木高手,文字在她的笔下被组合成一座座华丽的城堡。我仰头望着城堡,里头住着一个相识的影儿,还隐隐看见她被岁月吹乱的头发。

“她说得真好,尽管只得寥寥数句,就一个段落,而且说着伤感的事,读起来仍有一种来自语言本身,能让鉴赏者感到欢愉和惊奇的魅力。我喜欢她不以为意的一些坚持,单单是为了她在书写时用语言的态度,我便觉得心里柔软了起来。” — 「迷航之岛- 未完。待续」

是啊,她把想说的写得真好。就像孟克弹奏的爵士钢琴曲,总在意想不到的间隔嵌入一个意料之外的音符,敲得人的心也酸起来了。淡淡的酸楚,就像随着雨天来袭的痛风,是青春所堆积的灯火阑珊,许多牵扯心头的擦身而过。

这个都市迎来了雨季,人的脑袋沉耷耷,一颗心漉漉的。半睡半醒间,眼眸隐约散发着老电影的体温。这些温度只是星星之火,徒然跳脱在受了潮的空气里,慌乱地伸着手。没来得及燃亮女孩的火柴,已悄然坠落。女孩的身体淋得湿透了,她让我为她撑着那把破伞,不依不饶地擦着变形的火柴盒子。不知怎地,我没有嘲笑她,也不想就这样走开。

拿不定主意的眼眸,入迷地看着断续的音符,纷纷落地自成一国,随后静静地结束了游戏人间,轮回成待续的千丝万缕。

那些未完的,待续的,究竟要继续留在心底,还是要把它写完呢?

下雨天,痛风容易复发,其实不宜阅读伤感。要翻箱倒柜的话,还是选在一个艳阳天吧!

「台客六行詩獎」2018年7月25日 - 9月5日

〈斷電〉
噩夢與現實同框 太陽不斷抖顫 沒了燈  亮眼瞎子們 以指尖試探 彼此心跳
潺潺你心 用什麼語言呼喚 才不會讓回音碰得  遍體鱗傷 / 27.7.2018

〈工蟻〉(入围初选)
以為糖衣告訴了他 生命的意義 夢工廠晝夜通明 營營役役 人造火焰裝飾於生命
缺了門牙的時間。匿在一旁 竊笑呢 / 28.7.2018


〈垃圾〉

點點萤光在岸摆渡
鲸鱼嚼着 一息 仅存的一息
斜陽的悠哉
把残骸染上了聖潔
人們的叹息总在
千帆之外
/ 31.7.2018


〈花言巧語〉
月亮踮起腳尖    窺探 森嚴壁壘   夢裏人囈著 日光的巧語 那是 水裏晃動的情話 还是 他嘴邊的
                              一只小鳥?
/ 1.8.2018

〈冒汗〉(入围初选)
流水潺潺不是療系音樂 室溫16度 爵士卻在肌膚上疯狂滚动
磨豆機磨出焦黑一片 你在咖啡裡加好多糖 還有鹽 無可如何攪拌一杯 山雨
/ 4.8.2018



〈靈感〉/零

在一切生命的故鄉
明眸 挽著日光
逐著太陽  唱出浪花
把各色形體的夢
收進天涯

敲  一個個 ∞
/ 13.8.2018






新詩路學堂(第三期):札記寫作 (11-20)

图片
11)〈惡妈〉
我面如玄壇,他嘻皮笑臉。“媽,我愛你!”一陣暖流驟然地撲入了我懷中,猶如金光穿透雷霆暴雨。才多大的人兒就懂使懷柔手段,讓人進退兩難。這一次,我硬起心腸撥開了他。小臉現出受傷的表情,掛上兩行委屈的淚珠。他不明白,媽媽嚴厲的盔甲下,有顆隱隱作疼的心。孩子,我也愛你。所以,我無法不分青紅皂白地當你的慈母。

12)〈#MeToo〉

#MeToo,一個用於譴責性侵犯與性騷擾行為的主題標籤,在社交媒體上流傳了好些日子。可惜這項運動,無法在社媒使用者超過60%人口的大馬激起千層浪。許多人理所當然地覺得,沒有受害者會把遭遇公諸於社媒。我認為,活動所激起的漣漪雖小,到底還是把一些“櫃中骷髏”拉到了陽光底下,讓受害者從別人的故事裏得到了啟發和勇氣。


13)〈小恙〉

一整天,脖子上都掛著顆沈重頭顱。從心靈之窗望出去,看慣的風景有點晃晃的,世界的腳步也仿佛慢了下來。耳邊響起辦公室的日常,同事們正積極地討論著公事。這一刻,熟悉的語言無法引起共鳴,反像潮水一般催眠。電腦前的腦袋微微晃動,頂上草帽,必定很像打瞌睡的渔翁。哎,今天不超時工作了,早點回家,找周公釣魚去。


14)〈繭居〉
一抹斜陽從窗簾的縫隙中溜了進來。他擡頭拭目,順道擦了擦濕答答的嘴角。推開一點窗,只見對面的草場青絲飛舞,青春煥發的身影交互著風吹過的笑聲,構成了美麗的風景。有個胖胖的小男孩憋紅了臉,努力想把風箏放到天上去。他的眼光追隨著那踉蹌腳步,小身影漸漸跟他的童年重疊在一起。隱身暗室的他,默默為小男孩加油打氣。



15)〈窗外〉

夏日不是讀書天。書房裏的小男孩努力撐著沈重的眼皮,一不留神,目光落在窗外蔚藍的天空了,那裏正躺著幾只小白狗。一會,狗鼻子被拉長了。再一會,一朵朵棉花糖悠然飄過。啊,棉花糖湊在一塊,變成超級大蘑菇啦!突然,輕輕一記“咯噔”,敲醒了他的白日夢。書桌上多了碗嫩生生的豆腐花。雪白的雲朵,都被收進碗裏了。

16)〈奥特曼〉

“滴嘟滴嘟滴嘟” ,小男孩模擬著電力即將耗盡的聲音。媽媽想象著胸口亮起紅色警號的超人,緩緩向後躺,仰天倒成了一個“大”字形。男孩趁機靠攏過來,把一颗毛頭挨在媽媽身上。突然,媽媽的肚子發出一陣響亮的“咕嚕嚕”,小男孩驟地坐起了身子,與媽媽相顧大笑。嬉戲了一個上午,是時候讓奧特曼補充能量了。


17)〈感覺〉

常常聽見別人說“跟著感覺走”,尤其是對於美的體會 - 我認為這幅畫很美,我…

身体与符号建构:重读中国现代女性文学

图片
身體與符號建構:重讀中國現代女性文學 by 林幸謙
My rating: 4 of 5 stars

这本书所提及了数位萌芽于五四年代的女性作家 - 萧红,张爱玲,石评梅,凌叔华,庐隐。作者林幸谦沿着五四以来的女性文学线索,解剖了前现代至后现代的社会变迁,特别是两性平等的课题。

在林幸谦眼中,「性别」是现代性的标志之一,与种族阶级,民主观念的发展并列,建构着趋向理想的社会文化。重访百年来的女性文学,走一遍对父权体制的抗争,观察女性主体性的成长过程,无疑也瞥见了社会发展史的其中一面。


上编 - 文化身体与符号书写:萧红的女性叙事想像与建构

在绝大多数的封建社会里,男性主导的价值规范都是社会的主流文化,女性依其特质发展出来的,便形成了“女性次文化”。John Berger(1972)曾在《观看之道》中指出「男性凝视」的概念,「客体化」产生于看与被看之间 - 男性常常是带着权威的观看者,女性则生来就是被观看的一方。根据Fredrickson & Roberts (1997) 的客体化理论(objectification theory),生活在性客体化的环境中, 会使女性内化一个“观察者”,(“我看上去怎么样?”),而非以第一人称的视角来关注自身(“我能做什么? ”/ “我感觉怎么样?”)。理论上,持续性的自我客体化会导致某些心理疾病,如进食障碍,抑郁,性功能障碍。
身为一名作家, 萧红是“观察者”,也穷一生都在与疾病抗争。她之所以鹤立鸡群,是因为没有陷入自我客体化,反之尝试在“女性次文化”的重重铁幕下创出一片天,把自己活得遍体鳞伤也义无反顾。
由于感同身受,萧红笔下的女性病体让人心惊。她曾经如此描述“生死场”里的病重的月英:“她的眼睛,白眼珠完全变绿,整齐的一排前齿也完全变绿,她的头发烧焦了似的,紧贴住头皮。她像一头患病的猫儿,孤独而无望。”
她也曾直白地形容当代的女性:“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
两位文名不在萧红之下的爱人,萧军和端木蕻良,似乎也并不太懂得珍惜她。也许,这不完全是他们的错,试问有多少男性能把传统宗法父权之下的既得利益视为无物,衷心站在试图撼动传统根基的那一边。
作为传统社会里的先驱,萧红的路走得崎岖,结束得草率。
“不错,我要飞,但与此同时我觉得,我会掉下来。” 她的身体是容器,是工具;疾病,是抗争的语言。一位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