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Ant-Man and the Wasp

图片
整部电影由头到尾,我都在暗自咕噜:“我到底在看啥呀??”
电影处处都似乎在强调,这只是一套B级英雄电影。可是为什么又会有Michael Douglas这种级数的演员参与呀。跟上一集相比,Paul Rudd耍的宝活像青春电影里的梗,一点都不好笑。不单蚁人耍宝,坏人也大耍特耍,看得我头皮发麻怪难受的。
剧情毫无高潮。几乎都围绕在“量子领域”打转的故事应该挺单纯,可是却不能清清爽爽去展开,偏要东凑西拼唠叨一堆。今时今日,竟然还会有靠对白来推动剧情的好莱坞超英电影,真算得上珍奇了。
这一次出现了好几位出场率相对高的墨西哥演员,又是什么政治正确的路线吧?甚至还有很明显的韩国车业配耶.....
电影差不多演到结尾的时候,我期待已久的Hello吉蒂终于出现了。这一幕在预告片出现过,小宅男看了好几次都笑得叽叽有声,唯独这一次,他全无表情。唔。
由于好人好得太彻底,坏人坏得不彻底,坏男孩也不够渣,整部片子就成了打打闹闹的卡通片了。反而是彩蛋挺有亮点,甚至可以说比电影还要精彩。


说到这里,不得不想起前一阵子看的那部,颇有“深度”的卡通片Incredibles 2。现在做电影,难道都需要反其道而行之吗?
当然,以上所吐的槽,100%属个人情绪化观点。我相信很多人还是会给这部电影一个like的。起码我家的两个男人就是其中一份子。




《大马部落》博客微电影工作坊 7月7日 - 8日

图片
感谢Jeremy胡老师和Sam老师在放暑假期间也不忘回馈马来西亚,当天参与的学员肯定受益良多了(尤其是我这个“门外汉”)。也要谢谢那位坐在门边“打杂”(本人说的)的阿甘先生提供了不少宝贵意见。
我是有听没有懂多少,就把那两天抄到的笔记放上来吧。


1)剧本和小说不同的地方,在于直观 v.s. 主观的表达方式。写剧本最终就是要拍成电影面向观众,不同于小说读者,角色的内心世界无法以文字表达,所以就得在观众的角度思考,如何以画面来表达一些O.S.之类的东西了。

戏剧:人物 + 故事 = 直观演出 → 观众
小说:人物 + 故事 = 主观观点 → 读者


2)Every story is the same;在这里当然不是指剧本的内容,而是创作的脉络。胡老师称之为"Hero's journey“。


1.You:主角
2.Need:主角的愿望
3.Go:为了达成愿望,踏出了舒适圈
4.Search:寻觅,探索的过程
5.Find:主角抵达了目的地,也许是掌握了自己的人生
6.Take:主角拿到了他/她想要的东西,但也付出了代价
7.Return:主角带回了“宝藏”,回归日常
8.Change:在熟悉的日常里,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3)好的剧本,要能够跟观众有情感连接,不直接对观众说教,还要有适度的冲突和转折。

Story nodes (节点)= 节奏,节点可以是5分钟一个,也可以是15分钟,举例来说,动作片的节点会比文艺片频密。


4)角色原型可以分为好多种:

1.Protagonist: 主人公
2.Antagonist: 对立角色
3.Reason:理智者,完全以理性决定每一步。
4.Emotion:跟以上完全相反的,感情用事者
5.Skeptic: 唱反调者,不是敌人,甚至可以是主角的朋友,但是就爱对主角的每一个决定表示怀疑。
6.Sidekick: 主角的助手,对主角忠贞不贰。例:蝙蝠侠里的罗宾。
7.Mentor/ Guardian: 导师/ 守护者
8.Contagonist:诱惑者,引诱主角偏离hero or heroin's journey。

胡老师建议学员们先把人物创造好,故事就可成功了一半。

这对我来说有难度。我写的东西都是即兴的,往往成果跟初期的想法会南驰北骋得很厉害。

没有故事大纲,当然也没有人物小传。#就是写爽的


5)故事结构,这…

蒲种 - Four Points by Sheraton Puchong

图片
7月7日,除了为期两天的博客微电影工作坊之外,另一件让我雀跃的,就是住. 酒. 店的机会又来啦!#我就是酒店控啊
离工作坊地点 - Happy Click大约有0.7KM的Four Points by Sheraton Puchong,就是我这一次的目标了。酒店坐落在热闹的Puchong Financial Corporate Centre (PFCC)内,附近有便利店,有餐厅酒吧,一个满“旺”的地带。
首天的工作坊在下午5点左右结束,我乘搭Grabcar,大约10分钟就抵达了酒店。
到了前台,把名字交给一位笑脸迎人的女生,再出示身份证和信用卡后就完成了登记手续。这家酒店第一个值得赞的地方,就是已经跟booking.com连线了,不需要我当场填写个人资料。前台服务员将资料填妥的登记表格打印出来,我只需要签名就好了。


我预定的是普通房型,当天是一晚RM320(含自助早餐)。床很舒服,一觉睡到天亮没问题。












本来想吃的“招牌”芝士蛋糕竟然卖完了,只好点了健康水果盘。拿来沾点水果的蜜糖美乃滋还挺香甜的。
旁边那一小碗是人参鸡汤,味道普普通通啦。

翌日,我6点半就下楼吃早餐了,竟然有人比我早。坐下来15分钟后,好多组客人也陆陆续续进来了,原来这家酒店的生意还蛮不错的哦。



食物的水准普通,咖啡还蛮香的。有提供新鲜果汁,是另一个值得给赞的地方。


Four Points,四星,你值得拥有!

文學農場「札記寫作」(六月份)

文學農場「札記寫作」

<單車>
當我把眼睛閉上時,我會飛翔。想象中我倆一起把雙手張開,氣球一樣輕盈地劃過藍天,繞著地球疾走一圈。E.T.電影,陪伴我倆跨越了不識愁,也伴隨我度過一個人的強說愁。即使踏入不惑之年猶會記得,孩子們淩空飛起的那一幕,我們不自覺地上揚的咀角。夜深,經典的那一幕與你放肆尖叫的身影重疊在一起。在另一個世界裏,你和魔法單車永恒地青春。你們的外型永遠光鮮,不需經過風吹雨打,也不曾經歷那場驚心動魄的車禍。 /24.06.18

<恆久以前> 在隕石如雨,即將被永恆夜暮所覆蓋的大地上,地球最後一對居民相互依偎,祈禱著輪迴。如果終有一天,生機再次蒞臨這片大地,希望籍由你的手來讓我留下的痕跡重見天日,不管你是否還記得,來自遠古的祈禱。 /24.06.18

<張愛玲的竹簾> 失眠夜之後的晨曦,鏡子里無風卻起了漣漪。我按住了微微晃動的自己。半空的咖啡杯,焦黑的煙蒂,靜靜地揮發余溫。張愛玲的竹簾依然翠綠,我的文學性卻未老先衰。塗上鮮色的口紅,從黑夜回到了白天。車水馬龍的聲音,也漸漸變得清晰。 /25.6.18

<星> 你問,有多久沒有擡頭,讓一閃一閃亮晶晶住進眼睛了?我說,我的星,都住在星巴克。那一杯杯人生海海, 是日光微斜時,特濃的義大利風味,是雙雙對對,帶點甜味的卡布其諾,也是一張張,喝著星冰樂的笑臉。如今不惑之年,所目測的都是一些無標籤的風景,而這杯咖啡,也被淡淡地,納入了日常的軌道。
/28.6.18


<異> 一對不同膚色的情侶,走在街上是道顯眼的風景。旁人異樣的眼光,可以是讓感情升溫的催化劑,也可能是一道催命符。你堅持,不同的皮膚顏色之下,同樣覆蓋著一顆跳躍的生命,循環著一般的鮮紅色;從來,能硬把愛情一分為二的,只有可畏的人言了- 只要愛得夠,何畏之有?只不過一旦牽涉到了種族,宗教這類課題的時候,愛,被逼早早落入凡間。在某些愛裏,你要有拋棄前半生的底氣,來換取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資格。
/28.6.18


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图片
三个血红的巨大广告牌,傲立在人烟罕至的公路旁,涂上了 - "RAPED WHILE DYING", "STILL NO ARRESTS?", 和"HOW COME, CHIEF WILLOUGHBY?" ,分别竖立在咫尺的距离。
表明看来,偌大广告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世人记得一位惨遭辣手摧花的女孩,和即将匿迹消声的公义。
竖立广告牌的人,是已然心碎力竭的母亲Mildred。表明看来,这是一位不畏强权的慈母,追求正义的一方。被谴责的Willoughby警长,应该就是那类没有责任感的坏警察了。坏警长手下还有一个类似狗腿子的警察Dixon,脑袋愚蠢,满脑种族偏见,浑身充满了一触即发的暴力倾向,还是个妈宝。
情节设定到了这里,却来了个U-turn,把观众脑海里的印象一点一点推翻。警长以往的建树不少,是社区里备受尊重的人物,有个温情脉脉的家,而且身怀绝症。
慈母生性冷酷暴戾,对警长的遭遇看似一点都不同情,自己也没有绝对的立场来攻击警长。她还常常在孩子面前爆粗,曾载着孩子酒后驾驶,惨死的女儿是个问题少女。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Mildred是位单亲妈妈,曾经活在警察前夫的家暴阴影下。她一人扛起整个家,靠着礼品店打工的收入抚养两名青春期的孩子。也许,要求Mildred在如此的常年累月里,孵化出温柔和善意是苛求了。因此,当她不经意地流露出一小瓣人性的光辉时,无论是多微弱,我都会偏心地将它放大来看。
Willoughby警长的睿智和幽默让这个角色完美得来不失人性化。也许导演并不主张煽情,但自杀的那段还是让我泪目了。
这部电影里有两场大火, 似乎在呼应着这句台词- All this anger,  it just begets greater anger,又似乎在催化着人格上的“蜕变”。另一位主角Dixon,在经历了无妄之灾后,偏执的心却稍稍变柔软了些。
电影处处高潮迭起,但总在悲情流露的那刻嘎然而止。导演安排了一个看起来淡淡,却暗示了好几种可能性的结局,看似云淡风轻的尾巴,暗藏着星星之火,Mildred和Dixon跟这个世界,和解得并不牢固。

广告牌在现实里确实存在,就在1998年,弗罗里达,乔治亚和阿拉巴马州交界处。导演兼剧本作家 Martin McDonagh经过该处时,发现好几个有关未破获刑事案件的广告牌:”我在…

南方的風文學論壇【處方箋】獨行詩

【處方箋獨行詩】
6月1日-6月25日

<心理病>
與佛洛伊德探討,雪茄的潛意識。
/2018.06.06


<心悸>
心,请不要愛上搖滾樂。
/2018.06.06


〈失眠〉
一點一點地把蟲鳴,噬了。
/2018.06.07


〈抗老〉
臉上的小小魚兒,请力争上游。
/2018.06.13


<感冒>
一帖小棉襖,暖心焐肺
/2018.06.13


〈口吃〉
跟言语对弈,别对战。
/2018.06.14


〈口吃〉
把口齒间的焦虑刷清晰,再吃吃
/2018.06.14


〈誤讀〉
半截虛,半截玄,并不是宇宙。


<複寫>
让一疊疊腹瀉流入大江,複寫


<冷戰>
綻放一場燦爛煙火,驱散刻骨寒風



图片
我透過一扇窗
看到藍藍天空
好想出去走走
可是門緊緊閉上了


你透過一扇窗
看到黑暗中的我
你說,把手給我
我們出去走走
但是,鑰匙在哪?


在門打開以前
請你多多陪伴我
隔著窗
我們也可以說說話


也許,鑰匙就在
心房的某個角落
或許,一句芝麻開門
就可以把門打開?


你願意陪我尋找
解除魔法的鑰匙嗎?

(2018年1月27日,童詩的魔法花園)



《日剧》我家的问题

图片
这部日剧共有4个单元剧,原作者/导演是直木赏作家奥田英朗,难怪文学性这么重。写而优则导的奥田英朗曾经任职广告公司,也许是经历的关系,他导演的剧不但没有违和感,还兼备了文学和戏剧的趣味性。

“我家的问题”,故事背景设定在中产小家庭 - 1,2,4集是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第3集则是双薪家庭。

4个不同故事里的年轻妻子,全由相貌和嗓音都很有个性的水川麻美扮演。我觉得她成功演绎了“贤内助”的角色,演活了平凡中带坚韧的理想女性。

《第1话「为丈夫和UFO烦恼的妻子」水川伙拍小泉孝太郎》
一般人当知晓丈夫陷入精神错乱的危机时,不是自己跟着陷入恐慌,就是会软硬兼施去要求对方接受治疗。这个妻子很特别,她会随着丈夫一起疯,你说看见UFO,我就变成你心目中的外星人吧!当沟通陷入死角的时候,尝试以伴侣的角度去看待事情,才会产生同理心,才可以有双向的沟通机会。

背负着“前首相之子”光环(包袱?)的小泉孝太郎,个人觉得他出道以来接到的都是一些不错的角色,但是始终处在磨练演技的阶段中。希望踏入不惑之年的他,将会迎来演技上的高峰。


《第2话「为工作无能丈夫烦恼的妻子」水川伙拍大谷亮平》
“我能够为他做的,就只是好吃的午餐便当而已。在他工作不顺利的当儿,至少还有午饭时候可以透透气。如果还有其他我可以做到的,希望他能告诉我。“

一个贤内助,是会将焦点放在自己能够为丈夫做的事,而不是一味去放大他的弱点。剧中的丈夫是个温柔善良的人,但是不善于计划将来,也不擅长在社会上“抢凳子”。换作一般人,应该会把他打入懦弱无能一类吧。

在剧里妻子做的便当,不花巧,不取宠,一种“最棒的平凡”。不说多余的话,以行动鼓舞了丈夫,也听见了丈夫心底的话。

在外打拼挣钱的先生很辛苦,当全职内政部长的太太也不容易。单单要当全家人心理医师的这个任务已经很不简单了。众所周知,全职太太是常年无休,没有薪水,没有病假的一份工作,而且付出的未必可以得到相应的回报,比较起来我们这些职业妇女,只要好好地上班,月尾就可以从银行帐户看见自己的劳力证明,确实够简单直接。


《第3话「为首度回老家而烦恼的妻子」水川伙拍胜地凉》
有异于1,2集的两人设定,这一集出现了好几位缠人又可爱的长辈 - 以俳句讽刺孙女婿的老奶奶,以下棋引出媳妇心里话的公公,坚持女儿得穿上有领子的服装回丈夫老家的母亲....
看男人与女人如何回应自己讨厌,对方家人津津乐道的拿手菜…

Camera-shy

据说,对自己的不接纳,过高的心理预期,还有受到传统中庸文化的影响都是一些导致Camera-shy的因素。

Camera-shy,在我脑海里会被累赘地译为“对镜头感到害臊”,而令我感到抗拒的镜头,动态的录像尤甚。主要是自己天生一张大脸,拍或录出来的效果会相当不堪。照片拍得不好看,还可以去修图,录像里接二连三出现不想看到的自己,是一种连续性的磨难。

有一个说法是社会心理学家扎荣茨(Robert Zajonc)所提出的”曝光效应“,即人类会偏向自己所熟悉的事物。一般上,比起对着镜头,我们都是照镜子的时间比较多的吧。据扎荣茨说,我们会在潜意识里把镜子里和照片上的自己作比较。当我们觉得镜子里的自己比照片好看,很可能是大脑的错觉。

无论如何,要把那不太美好的角度化作永恒,还是可免则免。云彩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它无法被带走~看官先不要吐,我所谓的云彩,只是一朵存活在自己脑海里的美丽。

最近我发现小宅男也有Camera-shy的倾向。不过他倒不会介意拍个人照或与父母一同入镜,只是非常抗拒与老师和小朋友们一起拍团体照。这方面的原因就有待发掘了。

“世界既不是有意义,也不是无意义的,它存在着,仅此而已。“(法国著名作家、电影导演:Alain Robbe-Grillet)。

Camera-shy的我们,只是不喜欢把自己的存在映像化,仅此而已。

电召情缘(二)

得而复失的手机,代价是一行电话号码。
他们借着科技的便利,彼此间交换了更多的了解。当然在起初,都是一些数据性的了解。

在沙爹约会之前,她得知了他的正职是导游,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没有孩子。那间靠近MRT的双层排屋以马币180千购入,如今市值马币400千。
她的自我介绍,包括了芳龄三十二,单身,自由业者,本地人,在五年前搬离父母家。当她说话时,他会仔细地倾听,但是每逢她欲言又止的时候,他也不会去追根究底。
沙爹约会之后,她还晓得了他是华小生。一口流利的华语,对他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只不过在日常沟通上,他却完全不去使用中文。每每在她结巴地搜寻陌生字眼的时候,他会耐心地等候她,用他的语言表达出她要说的话。
第一次约会,他跟她分享于罗马的点滴,那一次难得孤独的旅行。第一天,他从伦敦转机到罗马,抵达后沐浴在夕阳无限好之下,竟把时差的疲惫抛诸脑后,以横跨西藏河流的Ponte Sisto桥为起点,缓缓地散步到了罗马鲜花广场,来到Giordano Bruno的跟前,凭吊那四百年前,被火点燃的风采。当然,他还在Trevi喷泉抛了硬币,“我当然不会告诉你,当时我究竟抛了多少枚硬币。不过,很灵验的哦!” 他露出了顽皮的笑容。她不明就里,但也陪着他笑了。回到家,她谷歌了一下,才知道了关于喷泉的传说 - 抛入第一枚,保证你可以回到罗马,第二枚,开始新一波的罗曼史,第三枚,可以让你走入,或者走出婚姻。
后来,她也知道了罗马之旅付诸在他婚姻破裂的时期。这是一个讳忌的话题,但是她以女性特有的敏锐,隐约探到了他前妻是他的族人,离婚的原因是妻子出轨了,对象是她的同事。

“幸好没有孩子,不然要让他们一次次改姓算什么。” 据说,他的妻子已经嫁了第三次了。

“你不喜欢孩子吗?” 有一次,她成就感满满地让他欣赏手机相册。侄儿三岁的生日派对,是她一手包办的设计,相册里都是拥着卡通超人乐开了花的小屁孩。他只礼貌性地掠过,最后在她的单人照停驻了眼光。

忘了是谁执的镜,不过那是一张难得的好照片。她跟绿意独坐在一角,露出丰满的上半身,也许是晨光,让满盈的笑意,自遮住半边脸的发丝溢了出来。

他端详了半晌,把手机递还给她,不再往下刷照片。


当晚,他从香港致电给她。

“我在惠记吃着烧鸭饭,可惜无法打包给你。”

“找天,一起去吃吧。” 不愧是导游,他说得好像是去一趟茨厂街般简单。

经过了一番安排之后,十一月,他们漫步在清凉…

电召情缘 (一)

始于电召车上的爱情,算不算老土?
无论在旁观者眼里有多无聊不堪的感情,在刚开始时总会让当局者感觉到一种独一无二。千篇一律的牛奶糖,放进嘴里仔细地嚼,总会品尝得到与上一次程度相异的甜。
在一个寸步难行的下雨天,他们在蓝色Alza内打开了话闸子。他带点炫耀地提到加影住家附近刚开始运行的MRT,连带让他的屋价倍翻。另外,他并非全职司机,纯粹一个人在家蹲得无聊,才在傍晚开车赚点外快,不然谁会冒着大雨驶来甲洞这个塞车的黑区。这一来,也顺带扯出了他单身贵族的身份。
“嘿,我也是一个人住呢。”
在她冲口而出后,车里的气氛突然留白了。借着那几十秒的空白,他们在倒后镜里打量着彼此。
“你住在加影,不就可以天天尝到沙爹了吗?” 听到这句有点天真的问话,他乐了。
“现在一串沙爹从RM1起跳,如果是牛羊的几乎要卖RM2了,谁有本事天天吃?“ ;”不过,你喜欢吃的话,可以过来找我,我带你去吃兔肉沙爹。“
”咦~ 兔子这么可爱,怎么忍心把它烧来吃了。“
”哈,你别多作想像,就把它当成鸡肉吃吧。兔肉其实比鸡肉还香甜滑腻,你只要吃过一次,就会上瘾了。“

这时候,差不多要进入住宅区了。他禁不住针对路况发起了议论。
”怎么才下了半小时的雨,就把这里的路面淹了,排水系统好差。“
”其实还好啦,只要雨一停,水就很快,呃,没了。“ 她索尽枯肠,才想到把退水形容为”turun air“。也不知道对方明白与否,不过似乎比air hilang来得贴切些。
“那么如果连续下几小时的雨呢?”

这听起来就有点挑衅的意味了,她渐渐醒悟,也许是跟这一区的执政党有关系吧。

她打个哈哈,把话题岔开到了一个离政治,民生较遥远的地方。

对方也算得上醒目,从善如流地顺着她,开始聊一些无伤大雅的话题。
聊到正入港的当儿,她到家了。司机转过头来,对她郑重地道了谢。

近距离看见的那张褐色脸,有许多洞洞坎坎。一双眼睛倒算得上精神,嘴唇凌角分明,给人一种刚毅的感觉。

她回了礼,有点心不在焉地下了车。关上车门后,她反射性地望向自己映在车窗上的脸。

她目送着车子从保安亭驶了出去,才开始转身步向电梯处。

在她即将进入电梯的时候,传来了车笛的响声。她转头一看,刚才的蓝色Alza正朝她的方向驶了过来。

“小姐,你的电话留在车上了。”

平常一坐上电召车,她就会掏出电话来刷面书,像今天这样跟司机天南地北地聊是头一遭,还忘形得把电话也遗下了。

她感觉到两…

花样中年

图片
曾经有一段时间爱上香港的都市小品,其中留下比较深刻印象的是黄子华的剧集。这部“花样中年”在推出的时候应该没有获得太大的回响,但是在今天看来,还是显得清新脱俗。不过,这终究是十五年前的电视剧了,当年的服装造型和爵士配乐,放在今天会显得有点矫柔造作。如果不介意这些非战之罪,又碰巧有点时间想追剧的话,这是一部能让你会心一笑的优质小品。比起“男歌女唱”,“绝代商骄”的搞怪,花样中年走的是中间路线,没有过于耸动的剧情,却淡淡地带出一些双响炮式的哲理。
韦福荣,陈炳基,罗家辉三个性格,背景各异的发小,共同点是“男人四十”,对发线后退的担忧,还有未曾泯灭的童心。剔除了必需呈现给观众的那点起伏跌宕,三个男人可以是我们所认识的任何一个人。(同样类型的剧本,如果放在台湾八点档的话,男人们的人生会多添好几倍的惊涛骇浪,而不是能让观众有所共鸣的邻家叔叔了。)
无论时代如何转变,在踏入人生某个阶段的时候,让我们有所犹豫的,总会是一些我们不曾重视过的事儿。浑浑噩噩的会抱怨自己浪费了人生,努力事业的会发现人生缺乏了爱,埋首家庭的会想要寻找自我,留恋花丛的蝴蝶会突然执着于某一朵玫瑰.....
当我们会更加努力去修饰的时候,我们不再是为了要取悦别人,而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哭也好,笑也好,都是一盏茶的事情,朦胧里看云淡风轻,日子还是得不温不火地过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