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文學農場「札記寫作」(十月份)

图片
〈福建面〉(佳作)


人造日光燃亮了被夜塗黑的後巷,鍋和鏟此起彼落地碰撞出點點猩紅。客人把四下逃逸的香氣,和著垂涎咽入了胸腔。不一會,幾碟黑油油的面條端到了眼前。飄著微寒的夜,確有稍稍放縱口欲的理由。饑腸轆轆地吞下一口接一口炭炒的美味,溫潤的豬油渣在嘴裏緩緩化開,體重的憂虑留給了明天。滿足了口腹後,大人小孩的臉上都露出了甜膩的微笑。雨下得更急了些,可身上倒暖和了。肚皮滾圓的小孩,眼皮漸漸下垂,鬧著要抱抱了。耳聰目明的老板走過來,心照不宣地把一碟剩下大半的面條包好,遞給了爸爸。“孩子都這麼大了哦..”,“是啊,明年要上小學啦。” 彼此交換了寒暄後,媽媽揹起了小人兒,爸爸將一家子收攏在大雨傘的庇護之下,緩緩走出巷子。




〈困〉(佳作)

為了寫篇關於電遊成癮的參賽小說,他下載了人生第一個網絡遊戲,美其名為體驗。通過層層關卡,鬥垮無數虛擬對手,小說進度依舊停留在題目欄。披星戴月的戰果,是信用卡賬單上未曾見過的位數,跟虛擬世界裏獲得的財富成正比。摸摸後腦那銀元大小的禿位,管不了那麼多。在不打烊的世界裏,不見日月盈虧。只要滑行,就能得道。


〈當時年紀小〉

一屁股坐進了電召車後座,跟司機潦草地打了個招呼,就反射性地把手機掏了出來。點開了聊天室,不時被網友的妙語逗得笑意連綿。車子在紅燈前緩了下來,網速突然變慢。她有些無趣地把目光移回了現實,正對上了司機凝在倒後鏡的視線。那眼神,欲言又止。她星眸微嗔,厭煩地把眼光移開了。這時候,司機冷不防冒出一句,「妳是小胖球吧?」 車裏的溫度驟然降低了。她眼前出現了一幫猶如上古獵人的男生。他們圍著啜泣的女孩,振臂高呼「小胖球」,「小胖球」。白板上的女孩被安了一只豬鼻,跟她淒然對望。她輕輕搖頭,否決了司機的相見歡,漠然地回到了虛擬的世界。


〈无有畫面〉(佳作)

他很忙。忙得無法把文件按時處理。忙得沒空跟同事一起聚餐。忙得自己姓啥也忘了。他現在更忙得像治水的大禹。手機每隔十五分鐘震動一次,提醒他遊戲的收成時間。今夜是沖榜首的關鍵,盟友們在線上等著他的號令。成王敗寇,都維系在他這軍師身上。還有十分鐘才到全軍出擊的時候,他抓緊時間給泡麵接碗熱水,一邊廂機不離手。「噗通」一下,六個月大的三星S9,墜入浮油點點的熱湯裏。虛擬世界的璀璨,瞬間了無痕跡。握著手機胡亂攪动著空氣,只驅逐了一些在跳舞的微塵粒子。他眼前一暗,見到了分身在另一個世界緩緩倒下的畫面。熬了數個…

新詩路練功場 (9-10月习作)

沒門〉
詩了整個早上 譜不出天空的雲 億萬靈氣墜著太陽落了 魂淺淺睡去
夢鏡裏映出  缺了門牙的句子 慢吞吞地咀嚼 一行行參差的詩生子 /31.8.18

〈沒有王子的世界〉
月亮躡著腳 窺探 森嚴壁壘 夢裏人
她踮起腳尖 隨眼皮底蝴蝶 微微旋轉 在夢的盡頭 玩滑板
耳朵豎起 竊聽 星星的喃語 是流水晃動了情話 還是誰人嘴邊的  一只小鳥?
月亮嘟起了唇 噓~ 小心輕放 你的吻 別把烏雲帶給  睡公主 /2.9.18

〈天人交战〉
远近传来惨人的笙萧之音 骷髅撕啮了 重重月色
揉搓着满室曼珠瘡痍 眼瞳里嵌了一目爍爍 魔术方块赛着光明 川行各角  还原本色 /9.9.18

〈籠〉
火柴人將靈魂擠進了現實 白鴿飛不進的籠子 它以跳芭蕾的姿態環顧 一坪地上演的悲歡離合
偶爾。有人想飛 不需翅膀  光速下墜 隧道盡頭。許是 凈土? /14.9.18

〈照騙〉
輕輕問 鏡子鏡子 這一臉飄零,花落水流 是誰人
沒錢美容 就選美顏 紅塵微顆粒 也可活在 放大的當下
伊人雙眸似水,一臉飄渺 親親吻 魔鏡魔鏡 我愛你
IG 遍地掌聲 拼湊點數 圓滿人生 /24.10.18

〈蛙蛙〉
坐擁一室日光 兩袖除了清風 還有空罐子 召喚韻律,以指
坐擁一片天 擡頭望見方井 召喚夢想,以詩 /25.10.18


【e南洋 300字极限篇】 电波女

图片
案头上,有一盏昼夜无眠的桌灯。狭小空间里烟香袅袅,模糊了一室的黄昏。

微微发颤的手拿起了咖啡杯,血红大嘴把墨黑一口吞噬。雾渐渐散去,现出了早已变暗的荧幕。那里潜伏着一张冰冷的脸,微微地牵动了嘴角。

伏案了好几十个春秋,始终无法在任何星球上寻到所失落的。之前也是。再之前也是。无数个之前亦是。

这星球有个关于透明人部落的美丽传说,于是她满怀希望地过来了。在这个地方,只要能接通网路,就能够即时进入社交状态,只要有意愿,可以把自己的社交圈子无限扩大。可惜,她还是没能找到所失落的东西。

在寂寞兽被豢养得足以将她吞食之前,她敲敲电缆所炼的如意门,化成一组电波,湮没在茫茫数海里。




《台客》14期「散文詩專輯」徵稿

〈未完。待續〉

這個都市迎來了雨季,人的腦袋沈耷耷,一顆心漉漉的。半睡半醒間,眼眸隱約散發著老電影的體溫。這些溫度只是星星之火,徒然跳脫在受了潮的空氣裏,慌亂地伸着手。沒來得及燃亮女孩的火柴,已悄然墜落。

女孩的身體淋得濕透了,她讓我為她撐著那把破傘,不依不饒地擦著變形的火柴盒子。不知怎地,我沒有嘲笑她,也不想就這樣走開。
/12.9.18


〈我在你的午夜醒來〉

一場早雨,斷續續阻隔了想要明媚的心情。空洞在水龍頭下滴滴,涓涓成溪。一份強扭的思緒,被眷戀多年的白蟻蛀得外強中空。循環過度的情歌變得木木地,一沓沓水跡,眨眼間了無了雨的痕跡。雙生子般的季節,不經意觸碰了躺在流光里,漸漸腐朽的鑰匙。費力打開那扇門之後,旅人卻惘然地忘了出現的緣由。也許,本來無一物。

她敲敲電纜所煉的如意門,化成一組電波,湮沒在茫茫數海裡。
/16.9.18

身体在说什么?

图片
拖延了一年又一年,在身体发出了各种抗议之后,终于尝试了生平第一次的,果汁排毒(虽然购的只是短短三天的配套)。

The Cool的网站解释得很详细,有兴趣的人可以上去看看。

8.9 - 10.9 疗程前

1)在排毒疗程的两,三天前,需吃得清淡,让身体能够适应饥饿感。
2)多吃水果,蔬菜,谷类,坚果类。
3)尽可能排除加工食物,快餐,酒精,咖啡因,糖和牛乳。
4)每天至少喝八杯水。
5)尽量早睡,好好休息。

我的配套落在11.9 - 13.9.18 星期二至四。在上一个星期五开始,我就尝试着手清淡饮食了。

7.9 星期五

早餐:苏打饼
午餐:糙米饭 + 素ABC汤
晚餐:两根玉蜀黍

照常咖啡两杯。

8.9 星期六

早餐:苏打饼和柠檬水
午餐:小米粥
晚餐:小米粥

忍不住嘴馋,吃了一小碗辣花生。完全没碰咖啡,一整天活在昏沉中。

9.9 星期日

早餐:柠檬水和玉蜀黍
午餐:小米饭 + 老黄瓜汤
晚餐:蔬菜汤

还是禁不住嘴,吃了一小碗炸薯饼。嫌汤太寡,加入小辣椒。完全没碰咖啡,一整天活在昏沉中。尝试以绿茶代替咖啡,却完全不是那回事,不如不喝。

10.9 星期一

早餐:柠檬水和玉蜀黍
午餐:小米饭 + 素ABC汤
晚餐:素ABC

依然禁不住嘴,喝了一杯牛奶咖啡,还偷食了儿子的炸薯条。又忍不住在汤里加了小辣椒。傍晚喝了一瓶附赠的MAN-GO (芒果,橙,梨,柠檬)。


11. 9 - 13.9 疗程中

1)在喝下第一瓶果汁的十五至三十分钟前,先喝杯放了柠檬的温水。
2)8am - 8pm之间,每两小时一瓶,依序喝完七瓶果汁。



8am: Hola!Kale (羽衣甘蓝, 罗马生菜, 菠菜, 苹果, 黄瓜,柠檬)
10am: Hawaii (黄梨, 苹果, 薄荷)
12pm: Leafy Green (Pennywort, 番石榴, 苹果, 柠檬, 姜)
2pm: C-Booster (萝卜,橙,苹果)
4pm: Chia Addict (香茅, 橙,苹果, 柠檬, 奇亞籽)
6pm: Spice Up (姜黄根,橙,苹果,柠檬,姜)
8pm: Choco Almond Mylk (可可, 杏仁, 龙舌兰花蜜, 碱性水, 喜马拉雅盐, 肉桂)

3)如果真的需要吃些什么,可以选择水果,蔬菜,坚果类。
4)多喝水,戒咖啡因。
5)可进行轻微的运动,例如瑜伽,步行,拉筋。
6)尽量早睡,好好…

【e南洋 300字极限篇】 吃饭

图片
不知从何时开始,总是边翻书,边扒饭。不记得吃过什么,唯独遇上的文字铭刻于心。仿佛把小叮当的记忆面包,撕成一小块一小块,放进虚拟的胃。

只要避免彼此眼光接触,饭桌上就能好好地循环家常 — 无论是翻书看报的,刷手机的,终究会把筷子伸向饭桌中心。

2018年的某一天,她遇上了“呕吐1979”:【彷彿是魔术师变戏法从帽子里往外拽鸽子、兔子、万国旗似的,食物哧溜哧溜全都吐了出来】。

大手狠戾地掐着她的胃。空洞的黄疸水一股脑儿倒进了马桶,哧溜溜吐话成流淌的语言。

她继续干呕着语言。喉咙深处爬出了一只又一只藏着掖着的穿山甲和刺猬。

彷彿魔术师变戏法地,它们化身鸽子,插翅飞走。

从此以后,可以好好地吃饭了。



未完‧待续

图片
未完‧待續 by 黎紫書
My rating: 4 of 5 stars

喜欢黎紫书的文笔,她犹如一位砌积木高手,文字在她的笔下被组合成一座座华丽的城堡。我仰头望着城堡,里头住着一个相识的影儿,还隐隐看见她被岁月吹乱的头发。

“她说得真好,尽管只得寥寥数句,就一个段落,而且说着伤感的事,读起来仍有一种来自语言本身,能让鉴赏者感到欢愉和惊奇的魅力。我喜欢她不以为意的一些坚持,单单是为了她在书写时用语言的态度,我便觉得心里柔软了起来。” — 「迷航之岛- 未完。待续」

是啊,她把想说的写得真好。就像孟克弹奏的爵士钢琴曲,总在意想不到的间隔嵌入一个意料之外的音符,敲得人的心也酸起来了。淡淡的酸楚,就像随着雨天来袭的痛风,是青春所堆积的灯火阑珊,许多牵扯心头的擦身而过。

这个都市迎来了雨季,人的脑袋沉耷耷,一颗心漉漉的。半睡半醒间,眼眸隐约散发着老电影的体温。这些温度只是星星之火,徒然跳脱在受了潮的空气里,慌乱地伸着手。没来得及燃亮女孩的火柴,已悄然坠落。女孩的身体淋得湿透了,她让我为她撑着那把破伞,不依不饶地擦着变形的火柴盒子。不知怎地,我没有嘲笑她,也不想就这样走开。

拿不定主意的眼眸,入迷地看着断续的音符,纷纷落地自成一国,随后静静地结束了游戏人间,轮回成待续的千丝万缕。

那些未完的,待续的,究竟要继续留在心底,还是要把它写完呢?

下雨天,痛风容易复发,其实不宜阅读伤感。要翻箱倒柜的话,还是选在一个艳阳天吧!

「台客六行詩獎」2018年7月25日 - 9月5日

〈斷電〉
噩夢與現實同框 太陽不斷抖顫 沒了燈  亮眼瞎子們 以指尖試探 彼此心跳
潺潺你心 用什麼語言呼喚 才不會讓回音碰得  遍體鱗傷 / 27.7.2018

〈工蟻〉(入围初选)
以為糖衣告訴了他 生命的意義 夢工廠晝夜通明 營營役役 人造火焰裝飾於生命
缺了門牙的時間。匿在一旁 竊笑呢 / 28.7.2018


〈垃圾〉

點點萤光在岸摆渡
鲸鱼嚼着 一息 仅存的一息
斜陽的悠哉
把残骸染上了聖潔
人們的叹息总在
千帆之外
/ 31.7.2018


〈花言巧語〉
月亮踮起腳尖    窺探 森嚴壁壘   夢裏人囈著 日光的巧語 那是 水裏晃動的情話 还是 他嘴邊的
                              一只小鳥?
/ 1.8.2018

〈冒汗〉(入围初选)
流水潺潺不是療系音樂 室溫16度 爵士卻在肌膚上疯狂滚动
磨豆機磨出焦黑一片 你在咖啡裡加好多糖 還有鹽 無可如何攪拌一杯 山雨
/ 4.8.2018



〈靈感〉/零

在一切生命的故鄉
明眸 挽著日光
逐著太陽  唱出浪花
把各色形體的夢
收進天涯

敲  一個個 ∞
/ 13.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