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十二月, 2016的博文

掰掰,2016

图片
2016年的最后一天。今天,理所当然地,是个回顾和展望的日子。虽然年年都会这样一次的机会,但一个人即使能活上一百年,也不过有那一百次的机会,真的算不上多呗。

我已经好几年没有进行回顾和展望了。

2011的年中,我停止了写博。2016年,碰巧也是在年中,我重回到荒废已久的家园。五年是个漫长的岁月,许多旧友不是了无芳踪了,就是转在其他平台上发表文字了。感恩,几个月来认识了很多有趣的文友,看到大家努力生活努力创作的模样,让我视野大开,也鼓舞了我要持之有恒地锻炼文字。

# 如果要让我回顾2016年的achievement,这是可以让我觉得自豪的其中一项吧。


展望2017年


2017年的mission (im-)possible:
1)尽可能茹素。
2)多跟小宅男用英语交谈。
3)顺利毕业。
4)努力存钱。
5)一星期至少运动一次。

对我而言,2016其实不算是顺利的一年,而且可以预见到种种挑战会持续下去。因此在新的一年里,我的身心必须要维持在中上的水平才能够应付自如。

对于大环境,我们扭转乾坤的能力实在有限,只能在个人的范围内做好自己。

身为一个母亲,把自己照顾好了才有能力去扶持孩子。


“月薪娇妻”的金句,让我很有共鸣:

遇到麻烦就逃避再逃避 一直逃避到极限的话

连走路和吃饭都会变得麻烦 甚至呼吸也会变麻烦

这样不就几乎接近死亡了吗


嗯嗯,深呼吸,不逃避。跟2016说掰掰的当儿,挺起胸膛迎接2017吧!



平安的一夜

图片
好多年没在平安夜出门了。难得今年有兴致,一家子出宅凑热闹去。

今夜的指定餐点,当然是西餐。

小有名气的Bel Pasto意大利餐馆就近在咫尺,舍你其谁?

我们抵达的时间是傍晚七点左右,当时几乎全场坐满了。不过上菜速度很快,十五分钟以内吧。

今夜的肉味十足,有焖骚的羊腿,煎韧的火鸡,浓郁的蘑菇汤,当然也少不了甜点Brownie  - 要迁就小宅男的关系,我们没有叫有酒精的提拉米苏。我们还叫了一杯咖啡,两杯柠檬冰茶。老实说,今夜的食物水准差强人意,不过价钱算便宜,RM106酱子。


家庭式餐厅的好处就是可以放松地吃,呵斥小孩的声音略大没关系,餐具乱用一通没关系,还可以把切得乱七八糟的食物倒进别人的盘子里,或大刺刺地掠夺别人盘子里的东西。即使火鸡有点过硬,羊肉不够骚,少上了一盘汤,我们还是吃得很开心的。


吃完饭后,我们就过去Encorp Strand看电影 - 我期待已久的Star Wars。


主要是为了看丹爷~
(小宅男:那个uncle是不是看太多电话看到眼睛盲了?)
之前有个星迷把这一集批评得一文不值,我已经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了。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堪啦~还是看CG咯。
只是丹爷的港式英语让我听得耳朵打侧,反而姜大叔不卑不亢地表现了他一贯的好戏,发音的准确度也让人刮目。
整部电影一贯的偏重在CGI(废话),是一部有资格获金莓奖的商业大片。死忠的星迷,空闲的人,不想绞脑汁的人可以去棒场。
我吗?我是叶问迷~

25.12.16 透明的圣诞 (2)

一条牛仔裤和一件洋装在客厅里面面相觑。
”快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洋装迫不及待地发问了。
“你刚才问了我,1…2…3…总共四条问题吧。我就先从简单的开始作答好了。”
“你爸妈去隔壁镇参加水伯儿子的婚礼了,我在这里算是看家吧。还有我是凭着你身上这件裙子认出你的。”
”怎么讲得好像认尸一样…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穿这条裙了?”
“09的年初四,你不是去了明轩家吗。穿件宝蓝色裙子去给人家拜年,只有你才做得出,所以给我留下的印象挺深刻的。”
”…“
”至于我的情况,应该跟你大同小异吧。记得小时候看过的那篇“变形记”吗。大概是那种感觉吧。”
“还有一样事情你可能不晓得 - 我和你不是独一无二的,外头应该还有像我们这样的人。”
”蛤?“

“你爸妈有提起过,这些年来有越来越多不见影踪的孩子。咋看之下可能没有什么特别,可是好多人连过年过节也不回家一趟,似乎不太正常吧。况且有好几个原是乖乖牌的孩子。”

“你还记得仁树吧?那个一声不响的家伙。几年前他突然断了音讯,他家人还发动了寻人启事呢。”

阿信跟我一样,都是在同一年产生这种变化的。有一回,他跑来我家”借粮“,结果给我妈撞见了飞在半空中的食盒。还好,她的心脏够强壮才没有被吓得魂归天国。一场混乱过去之后,我爸妈就成了阿信的保护人。这也算是回报阿信外婆对我的照顾吧。

”其实,你爸妈早已经对你的情况产生怀疑了。你已经整整七年没有露面了吧。“

”那又如何?反正我每个月都准时缴家用。“我忿忿不平地回答。”如果他们觉得我有不妥,不是该早早采取行动了吗?说到底,还是有钱进账就行了!“

”你爸妈不是不想关心,而是无从下手。“ 阿信平静地回应我的激动。

”你连公司名字,住家地址都没有给过你爸妈对吧。还有,你心情不好就不接电话是吧。那就是说,他们只能够等着你联络了。“

"这些年来,你爸妈也够苦的。每逢接近月尾的那几天,他们就开始坐立不安等着你的消息,收到了你那通例行公事的讯息才吃得下睡得着。“

撇去我这些年的转变,其实我和爸妈的关系一向是很疏离的。就像大部分甘榜里的小生意人,他们没有搞亲子关系的余裕。爸妈必须常年为生活奔波才能让我们三兄妹过得温饱,和有机会受高深点的教育。

啊,忘了交代我其实还有两个哥哥,大哥比我年长一纪,二哥也比我大上八年。当年他们放了学就要到店里帮忙,所以兄妹间的互动是少之又少。但爸妈对所有孩子都是一视同仁的,跟我一样,…

25.12.16 透明的圣诞 (1)

我和人字拖在客厅里对峙着。一般来说,就是大眼瞪小眼的情况。
如果有人突然间闯进这里,一定会以为踏入了异度空间吧。客厅一头“坐”着一件洋装,另一头则有一只放地面,一只离地两尺,不时左右交替着位置的人字拖。我的帽子则出现在“他”头顶的位置。
“妳,是玲玲吧?“  人字拖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这把声音好熟悉,“阿信?你是阿信??”  
帽子向前动了几下。

阿信,陈毅信,是我青梅竹马的玩伴。他的父母一早就离异,把他托付给外婆照顾。当年,他的外婆是我们这所小学的副校长,我家则是开五金店的。咱们两家的距离算很近,他的外婆认为加多一双筷子不算什么,两个孩子也可以一同温习功课,所以我每天放学后都会在他的家呆着,直到傍晚家人关了店面来接我回家。
阿信小时候长得可得人疼了,双眼皮明显的大眼睛,圆圆的脑袋瓜,枫叶般胖胖的小手,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还带有幼儿般的稚气。他算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就是内向了点。阿信外婆是虎妈性格的家长,对他的疼爱总夹带着恨铁不成钢的焦虑。可能因为这样,让他变得更加畏缩没自信心。而我自小体弱多病,父母又常常吵得拿刀动杖的,也没有那个美国时间去注意我的人格发展。只要我不生重病,拿回来的成绩单是片蓝海就行了。
就这样,我俩在衣食无缺但不算开朗的环境中长大,除了彼此就再没有什么朋友了。
升上中学以后,我的宅女特质变得更加明显了。青春期的孩子总有一些特定的小圈子,但完全没有我加入的余地。每天的午休时段是我最难捱的时刻,看着周遭的同学围成一个又一个小圈子,我就会有一种变透明的感觉。
那个时候,我却疏远了阿信。原因很简单,我不想别人把我和他看成一对。我讨厌个性跟我一样阴沉,一样遭人无视的他。可是他却如小狗一样缠着我不放。
长大以后的阿信,五官虽算端正,但身长脚短不成比例。中一那年他生了场大病,病好了以后头发明显缺了一块,看起来滑稽得很。那时候开始,他的个性益发畏缩,更加没有男子气概。
原本我偶尔还会跟他约会,可是在中五那年的圣诞节过后,我就完全不再跟他出去了。
导火线是圣诞节前夕的晚餐。
那天,我们打算到邻镇知名的西餐厅吃饭。由于我们是学生吃不起贵松松的套餐,所以特别交代他预定的时候要问清楚当天有没有a-la-carte。
结果当晚在餐厅坐下来,举目看到的都是一片温馨浪漫的红彤彤,和烫金的套餐菜单。
不知怎地,我当场发飙了。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我下意识不想跟他吃浪漫套餐…

25.12.16 崭新的一天

2008年的平安夜,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约会。有点惨不忍睹是吧。我也觉得不可能再有下文了。可是到了下一个星期五,Terry又来约会我。就这样,我们开始了TGIF的定期约会,展开了一段友达以上的关系。

开头的三个月,我感觉自己踏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能够成为莺莺燕燕中的一份子,总比当个槛外人好。正式交往之后,我们约会的内容无非就是每周见面一到两次,吃吃饭,看电影,隔天传个简讯之类的。他对我的态度尚算体贴,但每一次约会的成本都挺低。如果戏院附近有茶室的话,就连快餐店都免了。从好的一方面想,他的基本条件算稳定,高级白领,房子车子都齐全了,虽然是抠门了些,但懂得精打细算未尝不是好事。

就这样,我对他的感情逐渐升温。这应该可以算是我的初恋吧?在这三个月内,情侣之间该做的,我们都做了。只是,他从来没有让我上过他的家。

三个月的蜜月期,一眨眼就过去了。当我开始在脑海里描绘我们将来的同时,他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冷淡。简讯的次数越来越少,到了后期,锐减成一星期一次约会前的公式化通知。TGIF的约会虽然还持续着,但是见面的时间越来越接近电影的开场,就连晚餐都免了。 眼睁睁看着这朵即将熄灭的火花,我只会被动地祈祷奇迹的出现。也许是这样的我,才愈发让他生厌吧。

我的内心深处,始终住着一个苍黄的影子,Terry施舍给我的爱情,只能给影子暂时地涂上粉红色。说到底,我根本不相信有人会爱我,包括我自己。

半年后,他完全绝了踪迹。没有任何交代,就是纯属不再联系了。一般女孩遇上这种情况,怎样都会设法问个明白吧。但是,我只会默默地等待。 等到某一天,我突然间变成透明人了。不过对他而言,我老早就已经是个不存在的透明人了是吧。

在我透明人生的初期,感到最无助的时候,我也曾奢望从他那里得到些许安慰。有一天,我给他拨了个电话。


“等待铃声播着【The Show】,在Lenka唱到Life is a maze的时候,耳边传来不耐烦的一声hello。

脑袋一下子断电的我,在他hello了至少5次后才战战兢兢地报上名字。

“Meiling?which Meiling?” 这个问号性的回应无疑一个晴天霹雳,我顿时觉得浑身发烫,反射性地把电话切断了。

那短短半年的交往,对他来说只是一首过时的,从未上过流行榜的歌吧。”



近在咫尺的大道收费站把我的思潮从2009年带回了此时此刻。

远处依然是一大片墨蓝色的云霞,但狹缝之间隐约露…

24.12.16 透明的回忆 (2)

我走过去,轻轻地敲了敲他的车窗。

他闻声转过来,对我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随即伸手打开乘客座位的门。

“Meiling?” 在我坐好,把车门关上后,他对我伸出了右手。

“Nice to meet you Terry,finally” 我握住了他伸出的右手。感觉一股暖流通向我,我不由自主地小鹿乱撞。脸应该是烧红了。

把手收回后,他又对我露出一个比刚才幅度稍微小些的微笑。

“你们当秘书的,平常都穿得这么漂亮的吗?”

 “哦,没有啦没有啦,过节才稍微打扮的啦。” 我把头和双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看到我的这种慌里慌乱的反应,他又笑了。

“OK啦,我们先去吃晚餐吧?” “OK!”我尽量用开朗,正常的声音回答。但我这句OK,好像还是高了几个阶。

车里一时间沉默了下来。可能他需要专心驾驶吧。我时不时偷瞄他的侧脸,原来他的鼻子长得挺秀气,细长的眼睛也别有味道。除了发亮的额角有点碍眼之外,他也算长得端正。最重要的是,他的神态悠然自得,不但没有一丝不耐烦,还似乎挺高兴的样子。看来他对我这个伴尚算满意。

过了一会,他扭开了CD唱机。欢快的音乐顿时把空气中的闷气驱散了许多。

Frosty the snowman was a jolly happy soul,
With a corncob pipe and a button nose
And two eyes made out of coal.
Frosty the snowman is a fairy tale, they say,
He was made of snow but the children
Know how he came to life one day.

他随着音乐轻声哼唱,似乎挺陶醉在圣诞节的气氛里。我觉得这样的他很可爱。

“好听吧?这首歌是我心目中的evergreen,我年头loop到年尾的,不是圣诞节才听的哦。。” 应该是意识到了我的视线,他突然开口了。

“啊是,很cute。。想不到你会喜欢听这种kid song。。“

"我很cute咩?是ugly but adorable的意思吗?“

“没有啦,是adorable but not ugly。"

“哈哈,是吗。。thank you thank you!” 一下子,气氛轻松了不少。

我们就在Frosty the snowman的陪伴下打开了话框子。大…

24.12.16 透明的回忆 (1)

是从什么时候,我开始对节庆感到厌烦?是打从出来工作,知道有节日派对这回事的时候吧。每年的十二月,身边的女同事们总是叽叽喳喳地在讨论该穿什么,该赴哪个男生的约会。她们有意无意飘向我的眼神总带有轻蔑,怜悯和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而我只有狠命地敲响键盘,奢望可以盖过她们制造的噪音,和点缀孤独地坐在案头一角的电话。
当时刚开始流行icq,在现实中没有什么朋友的我一旦接触了这个虚拟世界就一头栽了下去。通常只要我一透露我的职业是秘书,那些男人就如同苍蝇见到蜜糖般围上来。这些人应该被日本的A片所误导了。总而言之,托了虚拟世界的福,那段时间里我的自尊心提升了不少。
二 零零八年的十二月,跟我聊了半年的Terry提出了圣诞约会。那是个IT公司的开发部主管,常常忙得没日没夜的,一副前途无量的样子。他之前给我发了张照 片,样子长得不怎样,应该说是有点抱歉才对。三十岁不到的人,前额已经有点秃了,眼睛小得跟大脸盘子不成比例,身高只有五尺五。可取的是他的一口白牙,和 不在乎样貌的自信。而且他不像其他人,才聊不到五分钟就要求看照片。这半年来,我们从来没有聊过相貌的话题。每天早上,他都给我送来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和一朵玫瑰花。虽然只是银幕上的,但已够我雀跃一整天了。
在他提出约会的第二天,我收到了人生第一束货真价实的玫瑰。当信差把花束送到我位子的时候,引来了不小的骚动。周遭传来细细私语,和不敢置信的眼光。接下来的几天,她们瞧我的眼光柔和多了,也有人主动地跟我搭讪。我一概淡淡地,礼貌地应对,但内心感慨得不得了。真不敢相信,区区一束鲜花就可以把我的社会地位提高。看来我不得不答应他的约会了。
我和Terry的第一次约会,兼我人生的第一个约会,定在平安夜。离这个日子还有两个星期,而我已经开始失眠了。失眠的夜晚,我总是抚镜自照,镜中人属于埋没在茫茫人海中的大多数,当然谈不上什么气质和相貌。只是近来气色不错,颇有恋爱中女人的那种容光焕发。
为 了这次约会,我破天荒去了boutique买衣服。那是一件贴身但不紧身的银色迷你裙,胸口和裙摆绣上水晶流苏,有点隆重但不落俗套。我也在同一间 boutique买了一只绣有同色水晶的黑色晚宴手袋,一双银色高跟鞋,和一对大型的水晶耳环。约会的一个礼拜前,我去烫了个大波浪的发型,整个人看起来 判若两人,连经理对我说话时也开始用正眼看我了。付出的代价接近我一个月的薪水,但应该是值…

24.12.16 Thumpetty thump thump

Frosty The Snowman

Frosty the snowman was a jolly happy soul,
With a corncob pipe and a button nose
And two eyes made out of coal.
Frosty the snowman is a fairy tale, they say,
He was made of snow but the children
Know how he came to life one day.



2016年的十二月即如往常般莅临了。耳边又响起了熟悉的

Thumpetty thump thump,
Thumpety thump thump。

我,一个经历了数个圣诞节的透明人,依然还活着。不像Frosty the Snowman, 我并没有随着太阳的温度溶化。晨光穿透我的身体时,我感觉到它的温度,夕阳西下时穿过树叶的金黄色,我可以看见它如同金币一样洒下来。我的遭遇,跟从虚变实的Frosty恰恰相反。而我的存在,从来没有让人觉得雀跃。这首歌颂 jolly happy soul的节庆歌,让我觉得分外刺耳。

一向讨厌节庆,尤其觉得圣诞节就是把孤单的人映照得特别滑稽的节日。只是每个节庆我也没有少收祝福语。反正动动手指就可发给整个手机通讯录里头的人,大多数人都不介意做这种实而不惠的事。可是今年圣诞,我想过得跟以往不一样。我不想孤单地度过了。

今年的圣诞节,我要回家一趟。之所以选择这一天,是因为我觉得圣诞节是个适合普天同庆的日子,而且也不会像农历新年般轻易地触动我。

从隆市到丹州需要7小时的车程,我打算在晚间驾车。好几年没回家了,我要给家人带上礼物,乘搭公共交通工具肯定不方便。晚上驾车的话,只要带上肉色面具,帽子,假发和眼镜就可以掩人耳目了。这是我从电影里学到的。至于车子,借用YS那辆灰色的国产车就好。他是个住在隔几个单位从事marketing的男生,一个月留在家里的时间大概只有一星期多一点。其他日子,他总用辆白色的Honda Civic东奔西征。国产车用来借给朋友居多。我也调查清楚了,他今年会到外国度过白色圣诞。因此我”借用“这辆车的话该不会有什么风险。

二十四日晚上十一点半,睡了一整天,灌了杯黑咖啡的我准备出发了。装备好了,带着行李的我悄悄打开门。一如所料,整栋公寓静悄悄的,人们不是度假去了,…

Let's go to Zoo Negara

图片
清单里的动物园之旅,总算在今年完成了。

星期一的大清早我们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小学生造句~)。Let's go to the zoo, and dance like the animals do~

#门票价格是马币44(成人);16(儿童),3岁以下免费(已经包括了熊猫馆的入场费)。这个学校假期有15%折扣。




动物园在九点才开门,可是我们八点半就抵达了。不过,还要等候姗姗来迟的老妹一家~

园外的景观很不错,挺有艺术感的 (什么,不觉得吗?歹势歹势,应该是拿相机的人的错~)。













九点过后,老妹一家竟然还没有出现~我们就先去祭五脏庙。

这里的食物比想象中来得好吃 (神马意思....)



等我们吃完了,重要人物终于出现啦。其实,我们是要等她去换票~



这次我们是冲着熊猫而来的,其他的动物就草草掠过算了。我和包包五年前曾经到此一游,而老妹两口子对动物应该没多大的兴趣~两个一岁和四岁的难兄难弟老是要抱抱,累死宝宝的父母了。


这里是Children's World,卡通造型似乎比真的动物还吸晴~







河马是我挺欣赏的动物,虽然模样有点抱歉,那种阔佬懒理的姿态很牛逼。 

这只孤零零的马来貘有点可怜。

牛魔王被关到这里也威猛不起了。

跟五年前相比,鹭鸟的数量少了很多~

水濑,一家子?

小宅男的演唱会

图片
又到了小宅男一年一度的大日子啦。原来不知不觉,他已经上课两年啦。光阴似箭,即使用上洪荒之力也无法阻止时光流逝。我不希望快快变老,但又希望小宅男快快长大,怎办?


过了没有女人的一晚后,两父子早早就过来酒店找老婆/ 娘亲 - 和吃顿丰盛的早餐。

小宅男的胃口挺不错。吃了满满一碗牛奶麦片后,还追加了几件西饼。




娘亲的麻雀胃口。俗语说的那“肚子里头的蝴蝶”怎么会飞到我这里了呢?




可能是回想起去年今天吧 - Hari ini dalam sejarah 

人生的第一次演出还真惨不忍睹~我还记得演唱歌曲是"If You're Happy and You Know It",看来小宅男不在happy的状况中,辜负了那一身帅气的打扮~



哭一场当热身。擦干眼泪后,跳起舞可就来劲了。



今年今日 Hari ini akan jadi sejarah 

娘亲今年拍的相片相当草率。反正质素如此模糊,我也懒得去给其他孩子蒙面啦。重点是,小宅男今年没有哭。他依然不太愿意表演,但还是当作一门功课去做完了(汗)。






完成任务之后,我们去了Chandran Corner医肚子。这里的辣死阿妈可美味了。这家餐厅刚完成了现代化,如今用ipad点餐了。可是效率比以前更慢几拍~


看他俩在我面前表演父子情深 (恶~~)


庆功宴~



之后,就是母子俩的时间啦。




包包脸昨晚把我们送到酒店,自己独自回巢了。金窝银窝不如他的狗窝~

看来小宅男跟我一样爱住酒店~







不知怎地,今天为娘的胃口突然好起来了~那份烤鱼好好吃哦。




吃过自助早餐后,我们也就打道回府了。

唔,我很期待跟儿子下一回的约会。

有个儿子真好,有个长大了的儿子更好!希望很快他可以象个朋友似的陪我喝咖啡,看电影,说说心事。我不贪心,希望他在十八岁前归我就好 :)


相关文章点这里:
Majestic Hotel Kuala Lumpur,retreat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