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

 30.1.21 深耕5微型小说班功课1 - 意象实体

「执子之手」


交换了公式化的寒暄后,那对男女无可如何地坐到了对方的面前。如果对眼的时间稍久一点,也许会发现彼此脸上压缩成微分子的失望。对网络媒婆配对得过于凑合的失望。


她的目光不经意飘向桌上的手机。


一只纤秀,白净的手伸向手机,让她眼前一亮。惊鸿一瞥所见还有熟悉的“f”,大剌剌地跟一堆五彩缤纷的程式挤在不到三寸宽的小荧幕上。哈,是个没什么文化的男人吧,一有空闲就知道刷面书。她自己的面书程式是收在名为“social”的文件夹里的。 


钢琴家一样优雅的手漫不经心地启动了面书,让某个短片主角发出了一阵造作的高分贝笑声。她想象自己的眉头被揪了一下。这时候,两人的眼睛不知怎地对上了,她连忙乔上一个适合初次约会的微笑。在笑容未敛之前,男人的目光就回到了手机银幕上。


她无趣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了收在“social”文件夹里的,面书。置顶的单身男女出水站闪入眼扉,她的脸下意识地热了。


接下来的周末他们都留给了彼此,让家里的电视机坐冷板凳。大部分的时间都浪掷在车龙里了,任凭卫星导航把他们指引到某间商场的漆黑大银幕,或是在网红推荐的咖啡馆刷着小荧幕,打发多出来的时光。每当看腻了手握的大千世界,也厌倦了车窗外鱼贯的铁箱子时,她会打量握方向盘的手。手被大镜面腕表和戒指装饰着,十指被衬托更为纤长。她努力让目光省略过司机早衰的前额, 或撑起点点油腻的肚腩上,以免过早扼杀了那点处心经营的小火焰。


当男人碰到车子停顿的点总会抖脚,好像在试图撼动窒滞的空气。狭小的空间里,彼此的存在免不了会变得挨山塞海。挤身其中的还包含了,剽悍的香水味,呼吸间漏出的大蒜味,和占据了助手席的过份丰腴。


再后来,他们的距离被框进了10公里内,疫情造就了一对直接踏入倦怠期的情侣。她开始频密地在男人的家出入,目光跟随着手在电视遥控器和手机之间漫游,默默徘徊在天色的一明一暗之间。


每每在天黑以后,她会借着一点微弱月色,把憧憬聚焦在一双搁在肚皮上,安详地起伏的手。然后她会缓缓闭上眼,想象用这双手来灌溉一份倾城式的爱情。



评论

  1. 你,你,你!回来了吗?太想念你了~

    回复删除
  2. 好久不见 ~ 终于等到你发文了,欢迎回归部落噢!! (:

    回复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