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 2019的博文

都市妖孽之 《吸血鬼》

孩子萌萌地笑了,小虎牙闪着白光。刚饱餐的嘴角盛开了一朵红花。
地上躺着一只干瘪的人形娃娃。凑近些的话,一股腐肉的气息会扑鼻而来。最近天气炎热,生鲜垃圾得尽快处理掉。
她是单亲妈妈。数年前,丈夫被打着猎巫旗号的村民给杀了。其实他们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跟其他人一样以狩猎为生。只不过人类吃肉,他们喝动物的血。
那一幕不停地在她眼前重播;丈夫倒挂在树上,心口插着一支木桩。丈夫的跟前被人类和车子围得水泄不通,一盏盏汽车灯和手电筒在黑夜里大放光明。还有许多人带着各色荧光棒,让血腥一幕添上了几许嘉年华的气氛。
大蒜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呛得她睁不开眼睛。她躲在树丛后,一手紧抱着女儿,一手紧捂着嘴巴,不出声地抽泣。突然怀抱一轻,脸上同时重重着了一记。她睁开眼,只见白昼在周遭溜滴滴转动。一具小身躯被狠狠摔在地上。微弱的嚶泣声溘然而止。
一股雷霆能量涌了上来,她能感觉头发在一根根竖起。摄人的气场让猎人们不由自主地退舍三尺。她一把抄起地上那具软绵绵的小身躯,在惊呼声中突围而出。一辆Range Rover旁边站着个揉眼哭泣的小女孩。她脑袋一热,以迅雷速度把女孩抓住。这一幕惊醒了猎人们,她的身后响起了此起彼落的暴喝,她化身成了Resident Evil里的Alice,轻而易举就避开了流星般掠过的子弹。
镜头一转,她抱着一死一伤的女孩回到了水泥丛林里的狡兔窟。了无气息的躯体里残留着的血液还温热,瞬间转化成能量,让仅存一息的灵魂重获生机。从此,她俩相依为命。
在这个城市里,无法把自己的存在显现在镜子中是最大的难题。虽然她持有公司秘书的执照,却也不敢顶着暴露身份的风险,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
惟有日落而出,以驾驶为生。
Exit: light
Enter: night
Take my hand
We’re off to never never land


她在驾驶的时候喜欢听一些古老的摇滚乐。无修饰的嗓音,召唤着远古的黑夜。
日落以后的女司机格外惹人遐思。谁会去留意倒后镜里那片漆黑的留白,视线都瞄往短裙下泛着光的大腿了。
没喝几杯的男客,酒不醉人人自醉。

男客打了个嗝,浓烈的肉骚味在空气中缓缓挥发。

“Excuse me“。男客窘了。

“It is okay。I am not a vegetarian。“她嫣然一笑。

车子在酒吧前停下,可男客没有下车的意思。

她按下了手机显示的"arrive …

燃后。Passion On (2018 TEDx Petaling Street)

赶在2019年TEDx Petaling Street之前草草记录去年的那场。今年的心得要尽量写好 :)


2018是第二次参加TEDx Petaling Street了。打从参加了第一次之后,就盘算着下年必定再次入席。2018年年头就认购了票,还享有早鸟价。

2018的主题是”燃“,共有20位讲者共襄盛举,比2017还多了两位。
生命是一把信念的火炬,在时间洪流里,采集勇敢与热忱的火种,引燃斗志,热烈地支撑起内心那份动力,跨越眼前障碍,所向披靡,发光发热。如同每人心中的那头猛虎,驱使你勇往直前,征服困难;哪怕长夜漫漫,只要恒持炽热决心与万丈热情,百折不饶中,冲破黑暗界线。让火焰持续金光炽盛,唯步伐不断砥砺前行。在岁月中激情燃烧自己,天生敢为,真我不藏,你终将在时代的苍穹里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
2018的讲者,无论名字或领域对我而言都陌生。其实这样挺好,可以在一天内接触多个不同的新世界。

由于一向喜欢听爵士乐,所以听得最投入的自然是郑泽相和马来西亚爵士乐团的分享环节。

在今年TEDx都快要开讲的时候才发2018年的文,大部分印象其实已经很模糊了。其中有两位,个人对他们所分享的领域留下一些颇深刻的印象。

刘丁勇,
科技公司创办人兼世界十大科技智慧回馈社会人物。刘丁勇于 9 岁时被发现患上先天多重色盲,无法分辨石蕊试纸的同时,更遑论圆科学家之梦;其年少旅途迷茫跌撞,从事过多份兼职,后来他决定转修无需辨认颜色的雷达通讯工程系,几经辛苦终于以一等荣誉成绩毕业。之后,他一步一脚印,成为精通 15 种软件开发语言的工程师。他将于今年完成一个即时寻血液与捐血援助平台,通过科技方式日行一善。

主要是很佩服他用创意的方式来克服色盲带来的种种不便。就像那句 - 杀不了你的,让你变得更强。

再看回刘先生的教育背景,联想到现在越来越多人鼓吹孩子学coding,说可以开发创意思维。


叶维昌,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 “ICRC”)驻吉隆坡区域市场主管。叶维昌于 2004 年毕业自香港大学商学院,随后进入高盛集团 (Goldman Sachs) 工作。四年后,他辞职并前往日本早稻田大学修读硕士学位。在日本进修期间,他深受前辈影响而决定投身于 ICRC。他主要负责动员资源,维持与各国政府和捐赠者的关系,就日内瓦公约的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