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農場「札記寫作」(十月份)

〈福建面〉(佳作)


人造日光燃亮了被夜塗黑的後巷,鍋和鏟此起彼落地碰撞出點點猩紅。客人把四下逃逸的香氣,和著垂涎咽入了胸腔。不一會,幾碟黑油油的面條端到了眼前。飄著微寒的夜,確有稍稍放縱口欲的理由。饑腸轆轆地吞下一口接一口炭炒的美味,溫潤的豬油渣在嘴裏緩緩化開,體重的憂虑留給了明天。滿足了口腹後,大人小孩的臉上都露出了甜膩的微笑。雨下得更急了些,可身上倒暖和了。肚皮滾圓的小孩,眼皮漸漸下垂,鬧著要抱抱了。耳聰目明的老板走過來,心照不宣地把一碟剩下大半的面條包好,遞給了爸爸。“孩子都這麼大了哦..”,“是啊,明年要上小學啦。” 彼此交換了寒暄後,媽媽揹起了小人兒,爸爸將一家子收攏在大雨傘的庇護之下,緩緩走出巷子。




〈困〉(佳作)

為了寫篇關於電遊成癮的參賽小說,他下載了人生第一個網絡遊戲,美其名為體驗。通過層層關卡,鬥垮無數虛擬對手,小說進度依舊停留在題目欄。披星戴月的戰果,是信用卡賬單上未曾見過的位數,跟虛擬世界裏獲得的財富成正比。摸摸後腦那銀元大小的禿位,管不了那麼多。在不打烊的世界裏,不見日月盈虧。只要滑行,就能得道。


〈當時年紀小〉

一屁股坐進了電召車後座,跟司機潦草地打了個招呼,就反射性地把手機掏了出來。點開了聊天室,不時被網友的妙語逗得笑意連綿。車子在紅燈前緩了下來,網速突然變慢。她有些無趣地把目光移回了現實,正對上了司機凝在倒後鏡的視線。那眼神,欲言又止。她星眸微嗔,厭煩地把眼光移開了。這時候,司機冷不防冒出一句,「妳是小胖球吧?」 車裏的溫度驟然降低了。她眼前出現了一幫猶如上古獵人的男生。他們圍著啜泣的女孩,振臂高呼「小胖球」,「小胖球」。白板上的女孩被安了一只豬鼻,跟她淒然對望。她輕輕搖頭,否決了司機的相見歡,漠然地回到了虛擬的世界。


〈无有畫面〉(佳作)

他很忙。忙得無法把文件按時處理。忙得沒空跟同事一起聚餐。忙得自己姓啥也忘了。他現在更忙得像治水的大禹。手機每隔十五分鐘震動一次,提醒他遊戲的收成時間。今夜是沖榜首的關鍵,盟友們在線上等著他的號令。成王敗寇,都維系在他這軍師身上。還有十分鐘才到全軍出擊的時候,他抓緊時間給泡麵接碗熱水,一邊廂機不離手。「噗通」一下,六個月大的三星S9,墜入浮油點點的熱湯裏。虛擬世界的璀璨,瞬間了無痕跡。握著手機胡亂攪动著空氣,只驅逐了一些在跳舞的微塵粒子。他眼前一暗,見到了分身在另一個世界緩緩倒下的畫面。熬了數個日夜的身子,終於萎頓地癱坐在冰涼的地上。


〈司機的日常〉

男人背著雙肩包,腳下依附兩個沈重環保袋,嚼著紙包的食物。他把車停下後,男人手忙腳亂地將袋子抄起,打開後車門,把沾了塵土的袋子拼命往裏擠。「碰」,車身震了震。男人趨前打開助手席,附贈另一聲震耳的「嘭」。他眼角余光瞥見了男人手上的點點番茄醬,鼻端觉察出漢堡和潮濕衣物的雜陳。他默默嘆了一口氣,開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