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redibles 2》



总觉得,近年来的卡通片不再那么纯粹了。世道艰辛,搵食困难,片商既要讨好基本观众群,也得迎合付钞票的家长,所以不能一味地死甜,还得加入几匙鸡汤,顾及了胃之余,也满足了心灵。

例如:

弹力女超人的吐糟:“为了帮助家人,我要离开家人,为了修改法条,我要先触犯法律。”

再例:

对超级英雄抱着一种“哲学性厌恶”的大小姐Evelyn Deavour。“英雄崇拜,是导致你们变得弱小的原因。”这个观点其实是值得探讨的,但是为了成全卡通片的正邪分明,大小姐需要惨败,让英雄们大获全胜。

再例:

Screen Slaver,一个大人才懂得的符号化角色。小宅男坚持超人是因为戴错眼镜才变成了坏蛋,妈咪想乘机灌输看电视的坏处,无法得逞。


这一集的超人总动员,有了十多年前的珠玉在前,所以更加得在深度方面下功夫。在没有足够的心里准备之下,我被一张张温情牌,一叠叠parenting 101,两性关系,社会命题,两难困境....烧到有点头昏。现在连看一套卡通片,也得踏出舒适圈...这个世界变得好复杂了。

卡通片而已,可以不要来这么多隐喻吗?


*反而开映前的短片《包宝宝》还简单直接得多,就纯粹是一粒从天而爆的洋葱。


评论

  1. 卡通片真的是越來越商業化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没有植入式销售就算好了~

      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