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多年以后

一个看到曱甴跑过都不会喊的女人,很乏味呢。那天,他有点无趣地说。

我把目光从荧幕上的卿卿我我收回,投向他。他依旧若无其事地与韩国式清纯交流,坦然得让我怀疑自己的耳朵重听了。

他随手抄起身畔的杂志,朝不速之客狠狠摔去。杂志底下露出几根细长腿,微弱地作垂死抗争,不一会就凝住了。

他将凝驻在韩国清纯的目光稍稍回收,把厚重的杂志移开,抽了张面纸将咖啡桌抹干净。沙发旁的字纸篓成了杂志,纸巾和尸体的归宿。

一切归零。不速之客似乎没有来过。他永恒地跟不朽的清纯在缠绵。

我用目光缓缓地在这个家游览了一圈。窄小的客厅一角,充塞着待洗的衣物,餐桌上放着东歪西倒的文件,书籍,咖啡杯,还有椅背上几只不同花色的袜子。眼前的咖啡桌上,有两天前的杯面,罐装啤酒,散落一桌的花生与及它们的壳。

日常的肮乱,在这个周末下午,显得格外难以入目。多年以前,它也是如此斑驳的吗?我不想去验证记忆里的从前。美化了的回忆,让人觉得更揪心,对现时更感厌烦。


十年前的某个瞬间,其实也有曱甴的存在呢。就在同一个空间里。那只突然在我眼前逃逸的曱甴,把我吓出了声音,而他的欢笑,在空洞里肆意回荡。岁月把空洞逐渐填满,满得连爱情也无地自容了。


我把爱怜的目光投向他。断舍离,是剪不断,舍不得,离不了。


当接到投报的警察破门而入时,电脑上正播放着“世界上最美丽的离别”。与银幕对视的男人,身旁围着数量骇人的曱甴。

女人说,那是她从阴沟,垃圾堆之类的地方搜集而来的。

2 条评论:

  1. 男女情趣荡然无存,浪费了甲甴的效应。

    回复删除
    回复
    1. 嘿嘿,情趣不是每个人都会欣赏的,有些人的爱恨很强烈,很直接。在此,小强的牺牲成全了一出戏剧性的情杀,也算不枉此生了∼问你怕未~

      删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