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0日

都市妖孽之 《拉,拉,拉斯普京》



每种事物总会有阴暗的一面。乐观的人虽不得已承认阴暗面的存在,但多少会唱高调说什么心中有阳光就不黑暗。而Catherine总是毫无例外地,一眼就能望见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Kenny那一脸正气的外表,活脱脱就是阳光男孩的写照。可是让她第一眼望去,脑海里浮现的却是"Rasputin“的形象。

Kenny是她的同学。看似跟其他中产阶级的孩子有着相同羽毛的他,其实来自一个不怎样的家庭。一身含蓄的名牌打扮,头头是道的优雅谈吐让人很难猜到他是靠奖学金生活的孩子。据说,他的钱财来自一种不便启齿的物物交换。

Kenny的外表自然跟19世纪的俄国妖僧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个子偏瘦小的他却有一身扎实的肌肉,微褐色的肌肤看得出是喜爱户外运动的人。脸上总挂着微笑,给人的印象是有礼貌有教养有前途的男生。对待女性尤其有一套不着痕迹的殷勤。

但是那对瞳孔的深处,总在平常人不会留意到的瞬间,闪烁着极寒地带。


Catherine是俗称的妈妈女儿。自小,她就只能当女皇殿下的影子和应声虫。渐懂人事以后,她每每需要费了全身劲儿才能把“不”吞进肚里。内心的怨气随着年纪增长,渐渐她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心笼罩在一团黑雾里。他们所谓的爱,点燃了她沉睡的记忆。她会把中产家庭的假面统统烧毁,让那些以爱为名的挟持无所遁形。

毁灭的欲望,把她推向了Kenny (把躲在角落的阴暗,都召唤出来吧!)。

自小,妈妈总爱漫不经心地翻查她的衣橱,抽屉,电脑,记事本,来电记录....而且是有意无意当着她的面前翻弄。

“这是谁啊?”妈妈指着手机相册里的一张照片。男生那张微褐色的脸庞让一口齐整的白牙更加显眼。Catherine与男生对着看的人露出一致的笑脸。好一张标准的情侣照。

“不是谁,普通朋友呗。” 不过,Catherine那丝故作腼腆的微笑可逃不过妈妈的眼睛。

过了几天,妈妈跟Kenny在学院相遇了。看着妈妈望向Kenny的眼神,Catherine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

只要这个家毁了,我就自由了。脑海里的火光一发不可收拾,萌芽的快感,让她一阵激灵。

女皇殿下得到了一个滋阴养颜的玩具,如获至宝。于是Catherine开始借题发挥,邪神附体般闹个不亦乐乎。

一个月后,女皇殿下被壮烈牺牲了。人言组成的无数刽手子,轻易地把她送上了断头架。

这一次的牛刀小试,简单得让她失望。其实,不需要什么战友,也不必酝酿这么多年。但是当了二十年的影子,初次尝到的血腥美味,还是让她感动得无以伦比。

她伸了个娇媚的懒腰,身畔的连体婴,长得邪乎,暗得发亮。她们将在滚滚火海中重生。

那个娇媚的懒腰,似乎给了Kenny什么暗示。在半明半暗里,他朝着Catherine走过去。

Catherine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毒亮,如狼眼一般地反射着黄绿的光芒。那是一种没有性别之分,始于开天辟地的魔性。Kenny不禁打了个冷颤,放在她肩膀上的手也松开了。

他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那个越变越大的影子,如气球般渐渐鼓起,膨胀,在他的恐惧发出声音之前,将他全体吞噬。

魔鬼的胚胎,以另一个形式转了胎,就像洗个澡那么简单。

拉,拉,拉斯普京,他躲在你意料不到的形体里,向你微笑。



格里戈里·葉菲莫维奇·拉斯普京
(俄语:Григо́рий Ефи́мович Распу́тин)
1869年1月22日-1916年12月29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