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6日

《一念无明》:生命中无所不在的惑


这部关注小众群体“躁郁症”患者的新人导演作品《一念无明》,据说源自真实的个案。本片导演黄进是新锐导演,编剧出身。 《一念无明》的剧本是黄进和女友陈楚珩从大学时代开始的共同创作,剧本打动了曾志伟,金燕玲,余文乐以零片酬接下这部戏。在扎实的故事和好演员的加持下,这部电影在第 36 届香港金像奖中获得了最佳新晋导演、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及最佳编剧奖。

这是一部写实得残酷的电影,戏中人大半生都陷在一个无形的泥潭里,即使看不到曙光,也得无可如何地活下去。

电影的英文译名是“Mad World", 取得真好。比起《一念无明》的晦涩,“疯狂世界”更能够直白地带出让人深思的讯息(纯属读书不多之人的个人感想~)。

在大多数人看来,阿东(余文乐)杀了母亲被关进经神病院,怎可能不是mad guy。即使痊愈了出院了,“疯子”的标签依然如影随形,不管阿东走到哪里,知道他历史的人总会窃窃低语着,以一种恶意的好奇眼光打量他。人们也许下意识在等他旧病复发,以证明自己的未卜先知。

出院后的阿东想要过回正常的生活,但事与愿违。出席好友的婚宴却被人看作是去捣乱;受了刺激在超市狂食朱古力被途人围观录影,还被媒体当作一桩八卦报导出来;最后被同屋的租客视为随时会爆发的定时炸弹,联合起来把他逼走。在同胞们一致决议要把阿东赶走的时候,反而是同屋的外劳为他发声:“其实他只是需要一点空间而已....“

板间屋的住客怒吼:”我们这里就是没有空间!"

在香港,板间房是许多中下收入家庭的栖身之所;举例来说,维基百科提及的荃湾区板房,都是一些800呎至千多呎的中等单位间隔成四 - 七间板房,一般除天台,小客厅,走廊、厨房,厕所外沒有公共空间,而且大多数房间都是没有窗户的。

据说,人与人之间需要46cm~122cm的距离。低於半米,就意味著入侵。人们日常面对的生活压力已经很大了,再回到一个狭小的住所,长期累积的压力令患上心理疾病的机率大大提高,也使到像阿东这样的(前)患者没有喘气和养息的空间。

但是,你能够去责备那些质疑阿东的住客吗?他们也是一样在苟延残喘啊!那位担心孩子被阿东伤害的母亲有错吗?这难道不是母亲的本能反应吗。在这部戏里,没有真正的坏人,造成Mad World的是种种的社会症结,那是一种集体的病态,佛家所谓的“共业”。

《一念无明》展示了一个满目疮痍的资本主义天堂,在一个疯狂世界里,没有人是免疫的。但是结局阿东与父亲的拥抱,显示了疯狂世界里的一线曙光,也体现了罗曼。罗兰所说的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还热爱生活”。


6 条评论:

  1. 压迫中得不到喘息的距离,没有安全感的界线,每个人下意识冷漠。

    回复删除
    回复
    1. 在日渐拥挤和忙碌的社会里,感情是越来越奢侈的事了。

      删除
  2. 非常考验演技的一出戏。余文乐有突破吗?=P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觉得他其实把这个特殊的角色拿捏得很好,不过他原本就是演技派了,所以这一次算是保持了一贯的水准 :)

      删除
  3. 时下每个人下意识冷漠,这也不能责怪大家,因为现实中经常好心没好报,甚至惹祸上身!但也不应该以鄙视的眼光,恶意去中伤!

    回复删除
    回复
    1. 现代人有许多机会躲在屏幕前,在安全的距离当个手指判官,同理心是越来越稀薄了。

      删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