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17 繭居男是如何养成的

一个月后,我们三人聚在仁树的家。何以拖了这么久才见面,个中的原由我以后再说呗。

这个家早就人去楼空了,在仁树“失踪”不久后,他的家人就搬走了。他们说,这个家闹鬼。在我看来,这里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有阴沉的气氛,水槽里那堆散乱不堪的杯碟像是小强们的安乐窝,半开的橱门似乎随时会有具尸体摔出来。就连挂在墙上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日历,也在这种氛围下显得不正常。

从小,仁树就是个有透明感的家伙。他像是一个介乎架空的生物/死物的存在体,俗称“幽灵”。

在ACG次文化中,幽灵算是一种萌萌的存在体,而仁树的外表也的确萌萌达。每次看见他,我都会联想到矮脚椰树。他顶着头椰叶一样粗糙直竖的短发,配上圆滚滚的头型,偏圆的五官,脸上挂一副圆框近视眼镜,加上五短身材,还有类似哆啦A梦的四肢,跟阿信站在一块儿真像两兄弟。照理,这样卡通化的一个人应该会引人注目,但他的情况却完全相反。

如果我们是遭人无视的一群,仁树就是个存在感近乎0的人。我们遭人无视,无非是被视为small fly,而仁树的情况则是夸张到参加了旅行团,同学会以为他没有出席而给他带土产;明明有去上课老师却以为他缺席;在餐厅里呆坐上半小时都没人过去给他下单更是等闲事。

我跟仁树并不相熟,但他跟阿信是好朋友(所以才能够轻而易举地从芸芸FB众生中嗅出了彼此的味儿)。可想而知,两人都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屌丝。仁树是名“技术宅”,童年时候把“十万个为什么”翻得熟烂,还老爱趴在地上窥看停泊在路边汽车的底盘。长大后他喜欢窝在家里看书、编程、录MOOC,身上常带着一股闷骚的“男人味”。

仁树的S.P.M.总积分是全校的前五名,可是他从来没有参加过课外活动。不知道是否这个原因,学霸的奖学金申请全军覆没了。仁树的家境不算好,中五毕业后他就没有继续升学,而是在附近的摩多修理店当上了学徒。

照理,以仁树的资质不出三个月就可以独当一面了,可是他却当了整整一年的学徒。接着,就传出他跟师傅打架被解聘的消息。据说他刚上班的头一个月延续了一声不响的习惯,让老板以为他无故缺勤,差点就提前请他吃鱿鱼了。要到了大半年后,店里的人才渐渐习惯了他的存在(类似习惯了一台新电器吧)。

在一个转身都有困难的小店里,即使是幽灵也很难被无视。仁树无可避免跟别人有了互动。但是他一开口就铁定得罪人,不管对方是同事,前辈,还是顾客,他就是喜欢认死理去针对别人观点里的逻辑漏洞和硬伤,也喜欢偏执地去放大文件上一些无伤大雅的错别字,甚至标点符号和字母的大小写。在这样一个充斥着硬汉的环境里,仁树的下场可想而知。

身上的伤养好之后,仁树成了一名繭居男。据他自己逻辑性的说法,"是因遭受挫折产生心理严重不足的感觉,从而引发了癱瘓式的焦虑"。

"所以,变透明了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反而还轻松些。“  悬在半空的圆框眼镜微微动了一下(镜片的油污清晰可见)。空气中有一股呛鼻的骚味。

”听说你家人发动了寻人启事呢,那你有跟他们联络吗?“ 为了分散对那股味儿的关注,我抢先展开了话题。

”我已经没有所谓的家人了。如果不是他们,我怎么会受到那么多折辱。“

仁树认为自己的社交障碍是一种隐藏的精神疾病,父母的功利态度更加剧了他发病的脚步。

从小,仁树就不擅长与人互动,只要暴露在人前就会产生莫名的恐惧感。上了小学后依然无法好好地跟别人打招呼,他父母起先说他女孩子气,还嫌他老是一声不响地瞪着双死鱼眼给他们丢人。无论是利诱威逼,还是软硬兼施都无法让他在人前开金口。仁树的父亲是个脾气急躁的人,为了这种事痛打了他好几回。到他上了中学,社交焦虑症更加严重,但父亲反而对他温和多了。无他,纯粹是因为他的成绩突飞猛进,让家人脸上有了光彩。即使不参加课外活动,没有跟朋友交往,家人却把他的逃避行为理解成专心课业而感到高兴。

背负着光宗耀祖这个大包袱的仁树,虽然不负众望把耀眼的成绩单取到手,最后还是要辜负了双亲对他锦绣前程的盼头。

在所有奖学金申请都被打回头后,仁树出国镀金的希望也成了泡影。

“其实我只是单纯喜欢读书,老家伙却自说自话把期望强加在我身上。小时候对我拳打脚踢,看我念书厉害了态度就一百八十度转变,看我没了前途就把我晾在一边。这还是亲生父母耶!”

“其实我真的很想继续进修,即使是半工半读也无所谓。可是放工回到家也无法清静。只要我一打开书本,他们就对我冷嘲热讽的,说我如何烂泥扶不上壁,谁谁谁才读到小学可是现在已经开店当老板了,我比他们认识多几个字又如何,一个月才赚那八百一千,又样衰,开口夹着脷,简直就是个触霉头的东西。“

被摩多店解聘了之后,他更是得天天忍受家人的冷暴力。

有一天仁树忍不住回了嘴,他父亲盛怒之下不止打了他,还把他的宝贝电脑砸了。

从那天起,他就把自己锁在房里,只有在夜阑人静的时候才出来走动。

其实这些我都听说过了,仁树的事当年在这个kampung是个大新闻。

寂静了许久的角落响起了阿信的声音,“你是怎样变成透明人的?”

这当然也是我最想知道的。



评论

  1. 噢,犹如在看小说般,嘻嘻。
    还有续集的呢!续集会讲回头,为何三人拖了那么久才见面。呵呵

    回复删除
    回复
    1. 其实作者也还不知道 :)

      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