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17的博文

Juro西餐厅。甲洞

图片
#曾经看过这样一句形容词 - 木棉身边的食肉兽。

那天晚上,在上品炖汤饭店那里吃了闭门羹后,就改道去了这里。
Juro西餐厅在竞争激烈的Bandar Menjalara已经屹立了五年,想必有其独到之处吧。这里主打猪肉料理,就是那些比较hard core的德国猪手,各式的“怪味“香肠,熏火腿排,香烤五花培根等。好一些让食肉男鼓欢,让草食女畏惧的选择。。
那天整家餐厅门可罗雀,我们不必预约也可包场。这里的装潢简单朴素,有点民歌餐厅的氛围。背景音乐都是一些耳熟能详的欧美歌曲。


让包包脸和小宅男激赏的pork chop。我拿来尝了一小口,有猪燥味。炸薯条也没有一般西餐厅做得好。



宅女的seafood marinara。里头共有三种海鲜,除了明显入镜的虾子和青口,还有寥寥可数的墨鱼圈。海鲜的新鲜度普通。撒上煎培根的意大利粉,依我的口味又是腻了点。可不喜面食的小宅男却不介意帮我消灭了一个饭碗的分量。


食物的两极评价反映在一家子两种模样上 - 哼着小曲轻拍肚皮的食肉兽,和被隐隐燥味惹得胃如潮水的木棉。

有间面馆。Starling Mall

图片
假日的中午,带着一名人老心不老,和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年轻去了备受年轻人欢迎的“有间面馆”。
这里古色古香的装潢,和服务生们店小二的打扮在别人的blog posts看了不下数遍,所以对我而言就没啥新鲜感啦。
进门前先排队是指定动作了。把名字和人数告知了柜台人员后,他会发给你一张号码纸。接下来就是等他喊你的号码了。我想那些生意火红的店全都应该采用如此的制度。这样一来,就不需要顾虑在你身后探头探脑的饿俘们了。


如果人数多的话,可能就要轮候比较久了。不过服务生“清场”的动作很快,一进门就有菜单在干净的桌上等着你,可以随时自助下单了。
汤底可选三鲜汤或辣汤,面类则有米粉,米线,板面。不喜欢“煮水”的话可以选干捞板面。食物的选择蛮多,除了招牌的爆浆猪肉丸,还有鱼丸,鱼片,牛肉丸,带子,墨鱼,花肉等,价钱从RM10++ 到RM20++ 一碗面都有,丰俭由人。当然,不得不提这里的卖点 - 花雕酒。据说每碗汤麵起锅时会添加酒龄3年的花彫,可以把美味提升到另一个境界~嗜酒的人客如嫌不足,也可以买上一坛陈年花彫来加料,用不完的就寄放在店里供下回使用。
第一次来,就试试招牌的好了。我立马选了爆浆丸三鲜汤米线,和福州鱼丸三鲜汤米粉,一碗好像是RM10.90。碗里都有5颗肉丸,米粉的分量也算慷慨。
爆浆猪肉丸和福州鱼丸都内有乾坤,中间有渗了麻油的猪肉馅。小心翼翼地咬的话就不会爆浆了,不过很多人就是喜欢让它爆(汗)。
个人认为,无论是肉丸还是配菜都算新鲜弹牙,连调味的小红辣椒,酱油和辣椒酱都不马虎,就是汤底咸了些。“天下第一面”,对我而言是言过其实了。当然,每个人的口味不一样,我看包包脸就挺欣赏的,小宅男也说肉丸好好吃。

吃饱后,人老心不老和名副其实的小年轻在人家的石头座位上摆各种pose,还让我给他们照相~看他们这么high的样子,我还真怀疑刚才的汤里是加了陈年老酒耶。


两条腿shopping记

图片
对宅女来说,用两条腿shopping是件麻烦的事。每个周末去购物中心遛孩子已经遛到超烦超怕了。

今天不带大小宅男,所以目标可以很清晰。我主要过来置两件上班裙(没法网购的东西之一),顺便吃顿午餐,找几本书。
四海栈旗下的Starling Mall(椋鸟)是去年12月开张的,这里离我家不算远,离我公司更近。商场的NLA是450千平方尺,比起老大哥One Utama当然算大巫见小巫了。不过对体力废来说倒是个sweet & nice的选择。

Starling 是五层楼(+1 basement)的商场,概念是“The Mall in a Park”。很喜欢其organic flow和sky roof的设计。

这里大概有100家店面,租户的组合为30%-35%餐饮类,20%精品服饰,10%家居用品,其余则保留给杂货行/超市。超市 - Jaya Grocer有一个入口在停车场,使用扶手电梯下一层basement就是了。我觉得这样的规划很不错。



如今的community mall也少不了电影院了。这里有MBO影院。此MBO非彼MBO,我觉得是卖点之一,对年轻人(~)会有一定的吸引力。这家MBO共有三个不同概念的影厅;MBO Kecil, MBO Big Screen 和 MBO Premier。Kecil是所合家影厅,里头竟然设有让屁孩high翻天的游乐区。当然,这主要是不让屁股尖尖的小东西干扰别人看电影,不过父母恐怕会沦为陪玩的清客,自儿没得看了。这里还有一间MX 4D电影院,座位可以配合电影剧情同步效果,除了普通的震动之外,遇上爆炸场面会释出烟硝和焦味(!),遇上暴风雨的话则会有雷电交加的效果。如果遇上放屁的场面安奈看呢~(噢,我还是在家看Ipad好了)。
左上图:让我大失所望的roof garden,跟perspective差好多哦。这里可以直通Somerset 酒店式公寓,住一晚大约RM300。


这里有颇受年轻人喜爱的“有间面店” 和 “Mr Tuk Tuk“ 。午餐时间的“有间面店”不出所料地大排长龙,所以我索性跑去食素了。

左上图:Aglio-olio Orecchiette - 小耳朵意粉。 素食也可以做到色香味俱全 :)不过里头放了好多蒜头,戒五葷的素食者就不适合吃了。

右上图:Lemongrass mint tea - 香茅薄荷茶。

左下图:面包的sa…

8.4.17 繭居男是如何养成的

一个月后,我们三人聚在仁树的家。何以拖了这么久才见面,个中的原由我以后再说呗。

这个家早就人去楼空了,在仁树“失踪”不久后,他的家人就搬走了。他们说,这个家闹鬼。在我看来,这里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有阴沉的气氛,水槽里那堆散乱不堪的杯碟像是小强们的安乐窝,半开的橱门似乎随时会有具尸体摔出来。就连挂在墙上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日历,也在这种氛围下显得不正常。

从小,仁树就是个有透明感的家伙。他像是一个介乎架空的生物/死物的存在体,俗称“幽灵”。
在ACG次文化中,幽灵算是一种萌萌的存在体,而仁树的外表也的确萌萌达。每次看见他,我都会联想到矮脚椰树。他顶着头椰叶一样粗糙直竖的短发,配上圆滚滚的头型,偏圆的五官,脸上挂一副圆框近视眼镜,加上五短身材,还有类似哆啦A梦的四肢,跟阿信站在一块儿真像两兄弟。照理,这样卡通化的一个人应该会引人注目,但他的情况却完全相反。
如果我们是遭人无视的一群,仁树就是个存在感近乎0的人。我们遭人无视,无非是被视为small fly,而仁树的情况则是夸张到参加了旅行团,同学会以为他没有出席而给他带土产;明明有去上课老师却以为他缺席;在餐厅里呆坐上半小时都没人过去给他下单更是等闲事。
我跟仁树并不相熟,但他跟阿信是好朋友(所以才能够轻而易举地从芸芸FB众生中嗅出了彼此的味儿)。可想而知,两人都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屌丝。仁树是名“技术宅”,童年时候把“十万个为什么”翻得熟烂,还老爱趴在地上窥看停泊在路边汽车的底盘。长大后他喜欢窝在家里看书、编程、录MOOC,身上常带着一股闷骚的“男人味”。
仁树的S.P.M.总积分是全校的前五名,可是他从来没有参加过课外活动。不知道是否这个原因,学霸的奖学金申请全军覆没了。仁树的家境不算好,中五毕业后他就没有继续升学,而是在附近的摩多修理店当上了学徒。
照理,以仁树的资质不出三个月就可以独当一面了,可是他却当了整整一年的学徒。接着,就传出他跟师傅打架被解聘的消息。据说他刚上班的头一个月延续了一声不响的习惯,让老板以为他无故缺勤,差点就提前请他吃鱿鱼了。要到了大半年后,店里的人才渐渐习惯了他的存在(类似习惯了一台新电器吧)。
在一个转身都有困难的小店里,即使是幽灵也很难被无视。仁树无可避免跟别人有了互动。但是他一开口就铁定得罪人,不管对方是同事,前辈,还是顾客,他就是喜欢认死理去针对别人观点里的逻辑漏洞和硬伤,也喜欢偏执地去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