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0日

10.3.17 透明人部落

据闻,有一帮学者一直在研究宅群体的社会交往模式。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新型的社会关系。“宅群体”是超越血缘,地缘的社会组织。这是一个能够方便进入和退出的组织,成员被视为“个体户”,在这个机制内充分发挥个人作用。

宅男女们只要能接通网路就能够进入社交状态,除了可以分配更多的时间在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上,也可以同时保持与外界的沟通。只要有意愿,宅男女可以把自己的社交圈子以几何的倍数扩大。现在的人即使足不出户也可以有过百上千的面书友人。

拿我自己来说,让我在现实里交上朋友比登天还难。可是玩icq的时候,一天内认识十个人也易如反掌。发展到今天几乎人手一架智能电话的时代,即使是最宅的人也会在网路上留下足迹。最近那位轰轰烈烈归了西的朝鲜大人物,据闻就是抗拒不了打卡的诱惑才被K.O.掉的。

当阿信提出召集透明人的提议时,我的回答是,先在“股沟”挖挖看吧。我的直觉告诉我,在网页和社交网站多如牛毛的网海里已经有人组织过这样的社群了。

于是,我们夜以续日地在网上流连。搜寻的自然是透明,隐形,invisible, hollow之类的关键字。出现在眼前的链接千奇百怪,其中有好几篇提议透明人该干什么,例如,逞英雄: 化身正义使者去阻止罪犯,博出位:以自身证明世上有鬼,君子报复: 把仇人海扁一顿,乐逍遥: 大摇大摆地免费环游世界,眼睛吃冰淇淋:光明正大地欣赏裸女。

我觉得这些人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旦变成透明人,要应付接踵而来的切身问题都烦死了,哪还有心情去干这些莫名其妙的勾当。你们以为是中了几亿博彩在享受人生吗。

我让阿信过来看,

”你瞧这些无聊人说什么来着,这一条竟然说透明人可以改行当杀手赚钱,我们要钱的话还不容易?何必非得杀人放火?“

“我觉得这不是钱的问题,” 过了一会,空气中才传来阿信的回应。

“我打个假设,人的内心深处都存有阴暗的欲望,这包括了作奸犯科。当一个人知道自己可以把自身的魔性最大限度地释放出来而不必面对后果,杀人难道不是一种乐趣?何况,杀生到底是对是错,不都是由掌握了权势的人来评定的吗?”

“自古以来,弱肉强食就是大自然中最基础的法则,动物界是如此,我们所谓的文明也是经历了适者生存的淘汰制才发展到今天的。一个拥有优势的族群就该好好利用他们的武器去壮大自己。”

阿信一口气说完了以后,空气中只剩下一片死寂。

我觉得房间里的温度似乎下降了。

不知过了多久,阿信的声音打破了空气中的僵冷。

“对了,我已经跟仁树联系上啦。”


2 条评论:

  1. Hmmm...读完了后,沉思了一下子。

    回复删除
    回复
    1. 错与对,很多时候在羊群效应下会变得不那么黑白分明了 :( :(

      删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