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召情缘(四)

"Dalam sejarah Islam, sejak zaman Nabi pun, perkahwinan membabitkan pasangan yang berbeza kaum sudah berlaku. Sekarangkan tahun 2018, saya nak berkahwin dengan mu, masih kena hina lagi ke?"

见过了家长之后,他发表着宏伟大论。她的脸上一如往常地,出现了置身事外的表情。只是这一回,肚子里多了一个跳动的心脏,无论怎样都无法再推说事情与己无关。她隐隐觉得糟糕,这一回船已经驶到了桥头,却势必不能奢望自然直了。

孩子爸爸的反应是欣喜的。对他而言,走入婚姻一点都不复杂,他也很愿意为自己的血脉正名。而她家人那种意料之内的厌恶,却深深地激怒了他。

家人口口声声要跟她断绝关系。身为炎黄子孙,她明白,无法过于苛责自己的家人。即使口里说着没余多少亲情了,等到真要做抉择的时候,她才了解自己无法舍弃。

她曾经给自己编织过种种结局。无论是好的,坏的,里头都不曾有过一个华裔穆斯林的身影。她想象不了,在日常说着拗口语言的自己,一天五次朝一个陌生圣地膜拜的自己。

她也无法想象,一个跟自己生长文化打不着关系的血脉会是怎样的。

"Mulai sekarang, kamu kena belajar agama Islam dengan bersungguh-sungguh.“

” Janganlah kamu bersikap lemah lagi." 他截铁斩钉地说,没有让她有选择的余地。要当他的女人,宗教这个部分是决不能妥协的。


因为寂寞的代价,沉重得让人受不了。因为寂寞,连带软弱的权利也典当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窒息感,柔柔地扼住了她的颈子。

一整晚,她把自己关在狭小的空间里,烟香袅袅,模糊了一室。被香烟熏黄的手指扬起了咖啡杯,把墨黑一饮而尽。烟渐渐隐去,她对着早已变暗的电脑荧幕,微微牵动了嘴角。潜伏在里头,一张青春不再的脸,对她报以迷惘的一笑。分秒绕着圈儿,渐渐远去。

她抱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走进了公寓隔壁的草场,一丝晨光冷冷扑面而来。失焦的眼神扫过一片参差的绿,最后停留在地上的铁盘子。堆得满满的饭上面,有条近乎完整的小鲫鱼。她舔了舔嘴唇,昨晚罐头豆瓣鱼的滋味还残留在舌尖。一阵突然而来的恶心感侵袭着她。她弯下腰,将食物一股脑倒进了他人的残羹冷饭。一名健走的老头在她身后打了个带的厨余味道的哈欠。她继续地吐着,在昏天暗地里感觉到了天长地久。

等到她终于能够把腰杆挺直的时候,她才意识到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肚子里圈养的一只寂寞小兽,将会越来越壮大,把她的前半生都吞没。她沉默地抗拒着。不需要向人交代是她此刻唯一的优势。

她心不在焉地握起了方向盘,全凭本能在马路上移动。她将系统切换到"auto accept“,机械性地让各种性别,年龄,种族,背景的过客在她的车上悠转。


分秒绕着圈儿,随着过客们的悠悠转转,渐渐远去。

清晨那股带着点盼头的朦胧,如今走入了尾声。她觉得最后一分力气都离她而去了。

走出了车子,她点起了香烟。烟香袅袅,模糊了昏黄的街。

烟渐渐散去,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朝着她的方向逼近。

她事不关己地看着危机步步逼近。有人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用力往地上一摔。她的视线立时变得甜腥黏腻。她奋力把头抬起,看见一双双没有脸的手扑来,渐渐攀上了她的脖子。她的意志陷入了更深层的海洋里。混沌朦胧的黑暗世界,原来很美好。


(第一章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