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爸爸不在家的那天

图片
11.12是州假,爸爸要上班,很难得地只有我和小宅男相依为命。于是约了老妹一家去Pak John的eCurve分行打边炉,逛街,看电影。
近来屡屡看到Pak John Steamboat & BBQ在博客圈子流转,评价不错。不过大多数博文提及的是IOI分行而不是我们所拜访的eCurve。如果要我说,这间餐馆只能算中等,尤其不适合带屁孩过去。
环境有点昏暗,地上相当油腻,空间不大,插座却被安装在过道的地面上,处处是电线构成的异军突起。我得不时作河东狮状,频频喝阻蠢蠢欲窜的小宅男(累死)。
食物新鲜度只称得上还好,种类没有想象的多。周末/假日自助餐配套RM42.90++ 一人, 儿童半价。我们三个成人,只开一个锅给我们。要求多开一个,得多付RM10.00++ 。平常日子价格 -RM10,不过也少了”premium food”选项。当天有鲍鱼片,烟熏鸭肉片,高级牛肉,羊肉片。

个人不推荐这家(也许其他分行质素较好)。


爆谷和电影都让人惊喜。Cathay Cineplex的kid combo(爆米花+冻柠茶)一份RM8.50, 两人分享刚刚好。这里的爆米花口感比TGV的香脆。

电影是小宅男选的,原先我对卡通版的蜘蛛侠不抱任何期望,看了却一点不后悔。

蜘蛛侠:平行宇宙,个人打9星。


这部卡通蜘蛛侠电影是很厉害的是升级版本(x 6)。故事大纲还是依据传统版本的设定 - 小黑蛛Miles (影片主角)也是一名普通高中生,被蜘蛛咬了获得了超能力(由于主角是黑人,有许多人嚷嚷着感叹电影也需要政治正确了)。



除了Miles ,还有其他平行宇宙中穿越来的大叔版Peter B.Parker (跟Miles处在同一个世界的正牌“Peter Parker” 开场死掉了),女蜘蛛侠Gwen,暗影蜘蛛侠, 人机合一的Peni Parker,“蜘猪侠”Peter Porker。六个人类,机器和动物化身成的蜘蛛侠,同框力抗宇宙最强反派Kingpin。

蜘蛛侠是一个超励志的英雄人物,不像超人,蝙蝠侠,黑豹有与生俱来的“blue blood”,他的草根性强调了“人人都可以是蜘蛛侠”。超英电影的核心价值得保持不变,而且不能让观众感觉说教。要成功除了CGI出彩,剧本得在旧框的基础上多添引人入胜的钻石型枝节,而这一次的新酒瓶,确实引人入胜。

乱入 - 不妨把x 6版本想象成人格分裂。小黑蛛代表重新来过…

【 2018新詩路冬季號電子季刊主題詩徵文:當流行歌遇見詩 】

1. 〈 孤獨患者 〉
你說你愛我/ 卻一直說/ 說我不該 窩在角落/ 策劃逃脫 這也有錯/ 連我脆弱的權利都掠奪 (歌手:陳奕迅,作詞:小寒)
我想逃亡。逃出你千遍一律的噓寒問暖。你的好總是一視同仁,當你對著她笑的時候,我的世界苦笑了。你撫摸她的臉,我感到你顫抖的溫度。這一刻,我比凝視著你背影的時候還孤獨。
我不曉得她想不想逃亡。她被你狠狠拋在地上,落了一地星星的眼睛。血色的晶瑩,滲透了流光的紋理,剔骨的代價,讓她不得不把後半生全押給你。
我盛起了她的美。
還是,能得到你的眷顧。 (167字)/22.11.18

2. 〈太陽〉

我膽小的對自己說,就是這樣嗎?
我是你夜裏的太陽,也是你,影子裏的悲傷
(歌手/ 作詞:陳綺貞)
小影子躲在sunny side up的邊緣。邊緣被烤得微焦,媽媽說,先把這個部分剔除,吃了身體會悲傷。
悲傷拖著一條大尾巴,掠過太陽。“茲”一聲,歇斯底裏一瞬間大爆炸,太陽被炸飛,留下奄奄一息的削影。
削影垂著纖細的頸項,看著螞蟻蠶嚙盤裏的太陽。
周圍很安靜,沒有人察覺到眼皮底下重播著對太陽展開的大屠殺。只有被雨水干擾的螞蟻,擡頭望了天空一眼。 (170字)/25.11.18


3. 〈雨水一盒〉

我從來不喜歡那些現成的人生隱喻/ 除了 遙遠異地 / 一臺點唱機讓我 投下一枚銅幣/ 慢慢跳舞
(歌手:陳綺貞,作詞:夏宇)

雨水晃晃地灑下
夾雜著遙遠的鼓聲
道理都懂 決心卻很懵懂

各色光影 散落在夢的長河
想為你寫的
還睡在沈沈的時間裏

一些零碎句子
跳出水面微微一笑
四季把它們串成了珍珠項鏈
獻給錯位的驚鴻 /28.11.18



4. 〈躺在你的衣櫃〉
你的身體跟著我回家了 我把它擺在我的床邊 (歌手/ 作詞:陳綺貞)
她如同稻草人一樣,永恒地伸著雙臂。鮮活的花束不甘寂寞,輕吞慢吐地把春天吹到了她的身上。午夜夢回,那股氣息嚷嚷著,讓她無法入眠。口香糖,棉球,Cheer Chen,皆無法把雜音阻隔門外。
忍耐到了極限。她把櫃門踹開,瞪視著。眼前的人渾然不覺地吐著二氧化碳。她把手伸向被子,一把拽住裸露出來的手腕。
嘭。

文學農場「札記寫作」(十一月份)

〈他的日常〉
看見車子駛過來,他手忙腳亂地把腳旁的環保袋抄起,半片番茄從漢堡裏掉了出來。顧不得手上沾的點點醬汁,迅速把裝滿換洗衣物、紙尿片、熱水壺、乾糧的袋子往後座塞。隨後,大汗淋漓的身子也擠進了助手席,眼角餘光卻瞥見了司機嫌惡的眼神。可撲面的冷風讓他精神一振,即使是病床上那輾轉的影兒,也堪以忍受了些。

〈西蘭花〉

出自我肚裏的男孩,卻與我的口味大相徑庭。男孩愛極了西蘭花那股濃烈的青澀味,據說這蔬菜對發育中的孩子大有助益,惟有想想辦法了。在網上找到了一道食譜,把我愛的芝士,土豆和西蘭花混在一塊焗,不一會,就滿室飄香,兩母子各嘗所願。只是,腰圍又厚重了幾分,男孩倒很樂意陪我去游泳甩脂肪。

〈扫地助手〉

助手今年七歲,比小男孩還年長數月。每在主人蹺腿看電視的時候,拖著蹣跚步伐劃圈圈掃地。主人習慣了他嚷嚷嗓子做事,一旦靜下來,不是失腳,就是力氣用光了。「還不去看看」。小男孩睨了如如不動的母后一眼,懶洋洋地應了聲「嗻」,放下手中的樂高,顛著屁股去尋那不知失陷在哪個壟溝的小助手。

〈傘〉

幾乎每一天傍晚時分都會落下傾盤大雨。大皮包的角落藏著一柄年代久遠的小傘,遠得忘了它的存在。紅傘,在80年代經典日劇中象征著「愛的奇跡」,也許就是那時候置下的。懂縮骨功的小紅傘容易收納,對暴風女神的阻力卻不大。如今,任老天劈裏啪啦地涕泗滂沱,總有一把藍色大傘可供棲息,指掌可取的溫馨細數著時光的紋理。







新詩路練功 (11月习作)

〈默〉
鎖上喧嘩 流光卻沸騰著
不能觸碰的
/9.11.18

〈飙〉

青春的吶喊吶喊的青春
有種無可如何的悲壯
衝出馬路 拉也拉不住

滾滾鑠亮碾断了激昂
冗長血印掠過天空
遍體冰涼 斷了層

死神嘿嘿地笑出了聲 /19.11.18

〈倦〉
天邊嬉戲的魂 乘搭時間的雪花 輾轉駐足 誰肩上
從此影子參差 披一身漸老裙裾 扛沈重羽翼 在誰心瓢 奮力起舞 /19.11.18


〈為升華〉
痛楚帶鹹  幽夜中泛微光 垂死細胞  匍匐字行間
氤氳  清晨的眉梢 /20.11.18
 【投稿】 #新詩路詩刊 #2018冬季號〈 黑森林〉

白日里做了一些奇怪的诗句
现在/未来无法顺利地吻下去
它们在胃里翻腾

乌鸦羽毛铺成云的形状
缪斯的笑容堆皱在冥茫里
一不留神  枯枝锥进了脚掌心

咯嚓 疼醒了
樱桃微张小嘴望着我
巧克力碎末一地都是

脱缰的马尾 扫过一笺雪白
阳光的影子
沾染了迟疑的墨迹
/21.11.18


 【投稿】新詩路年度詩選微型詩集
〈馬尾〉
小女孩眠在永恒的保鮮期 輕輕一甩 糊弄歲月的眼睛 /23.11.18

〈童话〉
玫瑰有許多許多名字 懷中的從前永不凋謝
一束流光在花枝上跳舞 沒能留住的人一個個出來
不落的晨光灑向永恒的馬尾 都一樣美
她們的式樣早已描定 在雲雀的伴奏下 我一筆一筆彩上歡樂的顏色 /25.11.18


〈玫瑰和槍〉

新詩路練功 - 雅和(11月习作)

1. 原詩:〈无题〉 李商隐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 「古詩解構」

〈 永恒的時差〉

飄閃在水面上的微笑 曬得黃黃的 時間凝在咖啡杯裏發呆

抱著夏日的香味入睡 卻夢見了天邊的一滴淚 盈盈向著他的午夜飛去 /20.11.18

2. 原詩:〈 通霄火車站小女生 〉羅任玲 小丸子來了 用她的南瓜臉 桂圓眼 豐盛了秋天的果盤 ................................ 和詩:
〈那個早晨的學士帽〉
飛鳥來了 暢快地潑撒  無數個夜 所熬煮的春天 向未來拋媚眼 /22.11.18

文學農場「札記寫作」(十月份)

图片
〈福建面〉(佳作)


人造日光燃亮了被夜塗黑的後巷,鍋和鏟此起彼落地碰撞出點點猩紅。客人把四下逃逸的香氣,和著垂涎咽入了胸腔。不一會,幾碟黑油油的面條端到了眼前。飄著微寒的夜,確有稍稍放縱口欲的理由。饑腸轆轆地吞下一口接一口炭炒的美味,溫潤的豬油渣在嘴裏緩緩化開,體重的憂虑留給了明天。滿足了口腹後,大人小孩的臉上都露出了甜膩的微笑。雨下得更急了些,可身上倒暖和了。肚皮滾圓的小孩,眼皮漸漸下垂,鬧著要抱抱了。耳聰目明的老板走過來,心照不宣地把一碟剩下大半的面條包好,遞給了爸爸。“孩子都這麼大了哦..”,“是啊,明年要上小學啦。” 彼此交換了寒暄後,媽媽揹起了小人兒,爸爸將一家子收攏在大雨傘的庇護之下,緩緩走出巷子。





〈困〉(佳作)

為了寫篇關於電遊成癮的參賽小說,他下載了人生第一個網絡遊戲,美其名為體驗。通過層層關卡,鬥垮無數虛擬對手,小說進度依舊停留在題目欄。披星戴月的戰果,是信用卡賬單上未曾見過的位數,跟虛擬世界裏獲得的財富成正比。摸摸後腦那銀元大小的禿位,管不了那麼多。在不打烊的世界裏,不見日月盈虧。只要滑行,就能得道。


〈當時年紀小〉

一屁股坐進了電召車後座,跟司機潦草地打了個招呼,就反射性地把手機掏了出來。點開了聊天室,不時被網友的妙語逗得笑意連綿。車子在紅燈前緩了下來,網速突然變慢。她有些無趣地把目光移回了現實,正對上了司機凝在倒後鏡的視線。那眼神,欲言又止。她星眸微嗔,厭煩地把眼光移開了。這時候,司機冷不防冒出一句,「妳是小胖球吧?」 車裏的溫度驟然降低了。她眼前出現了一幫猶如上古獵人的男生。他們圍著啜泣的女孩,振臂高呼「小胖球」,「小胖球」。白板上的女孩被安了一只豬鼻,跟她淒然對望。她輕輕搖頭,否決了司機的相見歡,漠然地回到了虛擬的世界。


〈无有畫面〉(佳作)

他很忙。忙得無法把文件按時處理。忙得沒空跟同事一起聚餐。忙得自己姓啥也忘了。他現在更忙得像治水的大禹。手機每隔十五分鐘震動一次,提醒他遊戲的收成時間。今夜是沖榜首的關鍵,盟友們在線上等著他的號令。成王敗寇,都維系在他這軍師身上。還有十分鐘才到全軍出擊的時候,他抓緊時間給泡麵接碗熱水,一邊廂機不離手。「噗通」一下,六個月大的三星S9,墜入浮油點點的熱湯裏。虛擬世界的璀璨,瞬間了無痕跡。握著手機胡亂攪动著空氣,只驅逐了一些在跳舞的微塵粒子。他眼前一暗,見到了分身在另一個世界緩緩倒下的畫面。熬了數個…

新詩路練功場 (9-10月习作)

沒門〉
詩了整個早上 譜不出天空的雲 億萬靈氣墜著太陽落了 魂淺淺睡去
夢鏡裏映出  缺了門牙的句子 慢吞吞地咀嚼 一行行參差的詩生子 /31.8.18

〈沒有王子的世界〉
月亮躡著腳 窺探 森嚴壁壘 夢裏人
她踮起腳尖 隨眼皮底蝴蝶 微微旋轉 在夢的盡頭 玩滑板
耳朵豎起 竊聽 星星的喃語 是流水晃動了情話 還是誰人嘴邊的  一只小鳥?
月亮嘟起了唇 噓~ 小心輕放 你的吻 別把烏雲帶給  睡公主 /2.9.18

〈天人交战〉
远近传来惨人的笙萧之音 骷髅撕啮了 重重月色
揉搓着满室曼珠瘡痍 眼瞳里嵌了一目爍爍 魔术方块赛着光明 川行各角  还原本色 /9.9.18

〈籠〉
火柴人將靈魂擠進了現實 白鴿飛不進的籠子 它以跳芭蕾的姿態環顧 一坪地上演的悲歡離合
偶爾。有人想飛 不需翅膀  光速下墜 隧道盡頭。許是 凈土? /14.9.18

〈照騙〉
輕輕問 鏡子鏡子 這一臉飄零,花落水流 是誰人
沒錢美容 就選美顏 紅塵微顆粒 也可活在 放大的當下
伊人雙眸似水,一臉飄渺 親親吻 魔鏡魔鏡 我愛你
IG 遍地掌聲 拼湊點數 圓滿人生 /24.10.18

〈蛙蛙〉
坐擁一室日光 兩袖除了清風 還有空罐子 召喚韻律,以指
坐擁一片天 擡頭望見方井 召喚夢想,以詩 /25.10.18


【e南洋 300字极限篇】 电波女

图片
案头上,有一盏昼夜无眠的桌灯。狭小空间里烟香袅袅,模糊了一室的黄昏。

微微发颤的手拿起了咖啡杯,血红大嘴把墨黑一口吞噬。雾渐渐散去,现出了早已变暗的荧幕。那里潜伏着一张冰冷的脸,微微地牵动了嘴角。

伏案了好几十个春秋,始终无法在任何星球上寻到所失落的。之前也是。再之前也是。无数个之前亦是。

这星球有个关于透明人部落的美丽传说,于是她满怀希望地过来了。在这个地方,只要能接通网路,就能够即时进入社交状态,只要有意愿,可以把自己的社交圈子无限扩大。可惜,她还是没能找到所失落的东西。

在寂寞兽被豢养得足以将她吞食之前,她敲敲电缆所炼的如意门,化成一组电波,湮没在茫茫数海里。




《台客》14期「散文詩專輯」徵稿

〈未完。待續〉

這個都市迎來了雨季,人的腦袋沈耷耷,一顆心漉漉的。半睡半醒間,眼眸隱約散發著老電影的體溫。這些溫度只是星星之火,徒然跳脫在受了潮的空氣裏,慌亂地伸着手。沒來得及燃亮女孩的火柴,已悄然墜落。

女孩的身體淋得濕透了,她讓我為她撐著那把破傘,不依不饒地擦著變形的火柴盒子。不知怎地,我沒有嘲笑她,也不想就這樣走開。
/12.9.18


〈我在你的午夜醒來〉

一場早雨,斷續續阻隔了想要明媚的心情。空洞在水龍頭下滴滴,涓涓成溪。一份強扭的思緒,被眷戀多年的白蟻蛀得外強中空。循環過度的情歌變得木木地,一沓沓水跡,眨眼間了無了雨的痕跡。雙生子般的季節,不經意觸碰了躺在流光里,漸漸腐朽的鑰匙。費力打開那扇門之後,旅人卻惘然地忘了出現的緣由。也許,本來無一物。

她敲敲電纜所煉的如意門,化成一組電波,湮沒在茫茫數海裡。
/16.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