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2日

《伴我同行》那个系铃铛的蓝胖子


这一部2014年的电影经已存在我的爱撇整两年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迟迟不去打开。也许是还没有接催泪弹的准备吧。眼眶子过浅的人,就连看大冒险系列也会哭得像猪头一样。

这一部纪念作者藤子·F·不二雄80週年诞辰的3D电影,以叮当迷熟悉的漫画情节作为蓝本,让粉丝们在95分钟内重温童年旧梦。电影取材自《从未來之国千里迢迢而来》、《蛋中的静香》、《静香!再见!》、《雪山上的浪漫史》、《大雄的结婚前夜》、《再见哆啦A梦》和《哆啦A梦回來了》。

电影中登场的道具包括了不是粉丝也晓得的時光机,竹蜻蜓,任意門;还有记忆土司,隱形斗篷,穩接手套,时光包巾,穿衣照相机,人体发条,格列佛隧道,公寓樹,固体云瓦斯,空气砲,先入为主蛋,穿越环,取物皮包,惹人厌錠,时光电视,诚实电波,谎言药水等等。

电影是我独自一人看的,一来不想给两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嘲笑我的眼泪,二来是想好好去怀缅自己的童年(矫情吧女人)。

不跟小宅男一块看是对的,因为这并不算是一套儿童电影。

就好比跟发小的不期而遇,我们说一些自己才懂得的老笑话,感叹一些我们共同的感慨。

也好像是在翻阅一本小学的留言册,为当年的勇不知耻而发笑,为一去不复返的单纯泪下。

电影拍得好不好已经不是重点了。带着集体回忆进场的观众自然会将它经典化。

哆啦A梦,啊不小叮当,是70,80后的情感依托。

听说网上流传一个终结版本;大雄原来患有幻想症,叮当其实是他虚构出来对抗现实的伙伴 :) :) !对回忆满满的70,80后来说,这样的版本,比人肉叉烧包还要毁三观啊!

无论如何,大雄(和我们)还是顺利地长大了。

(多年以后,青年大雄再次遇见躺在公园长椅上打呼噜的叮当时,他只微笑着在遥处注视多年不见的老友,而不趋前去打招呼。

半响,大雄转身悄然离开了,他清楚知道,那个只会抱着叮当大腿哭泣的小男孩,已经长大成人而且拥有了带给他人幸福的力量。)

只是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的时候,我们只能努力地把它憋下去,小时候想哭就哭的直爽已经成了一种奢侈。



2017年5月14日

《暗色天堂》内 A kiss is not just a kiss



《暗色天堂》,2016年的电影,改编自舞台剧《法吻》。要把有血有肉的舞台剧改编成平面版本,当需多添枝节,把来龙去脉说得清楚完整。喜欢舞台剧的人可能会嫌太了然了,但是对与一些无从对比两者的观众(如我)而言,这是一部初看惊艳,而后回韵无穷的电影。

故事情节很简单;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男上司和女下属享用了浪漫晚餐后直驶山顶看夜景。在美酒明月的催情之下,两人情不自禁地吻下来,豁出去。一觉醒来,男人成了非礼嫌疑犯,一个French kiss断送了他的事业和前途。

背景人物则比较独特:男角是星级牧师兼非牟利组织的CEO,女角除了是员工,还是他的教友。当然剧情多少有融入圣经,但这并不是探讨罪与罚的电影,甚至未必完全是在说男女关系。

故事的高潮在于事发五年后的重逢;一场没有法官和陪审团在场的短兵相接。男女双方各执一词,从开始的云淡风轻how do you do,逐渐演变成激烈的“罗生门”式争辩,双方都自称受害者,这一回,轮到隔了片大银幕的观众当陪审员了。当然,双方口头上的“供词”只能作参考而非公平裁决的依据。

牧师的好兄弟大骂美女是个害人精,而他的另一名女秘书则暗喜报应不爽。

见惯世面的大男人会同情吃了毒苹果的CEO,觉得美女恐怖过贞子。小姐们则认为敗絮其中的咸色佬死有余辜。

宗教信仰深的人认为牧师应该持有高于一般的道德标准,普通人会觉得牧师亦不过凡人耳,七情六欲是情有可原的。

电影吊诡有趣之处,在于观众自儿的诠释。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没有偏见(至少在某些情况下);我们的立场决定了我们所愿意看到的真相。

零碎的记忆,可以拼凑成完整的故事,而非全部的事实真相。这是一个认知偏误导致的悲剧。

2017年5月13日

Coliseum Cafe。Sunway Pyramid

卫赛节假期那天,本想带小宅男到Pusat Sains进行对心身有点益处的活动滴,谁知道却吃了闭门羹。某人貌似松了一口气,立刻调转车头往金字塔的方向逃去。唉,还是摆脱不了到商场遛孩子的命啊~

小宅男和大包脸在商场里拉锯了数小时后,嚷着肚子饿了。于是宅女就领着他们去那家熟悉又陌生的Coliseum Cafe。

Coliseum Cafe有个优美的中文译名- 歌梨城。歌梨城的总行自1921年开始营业,是城中历史最悠久的西餐厅。除了位于吉隆坡东姑阿都拉曼路的总行,歌梨城还有分行在吉隆坡谷中城、八打灵再也Plaza@Jaya33及Sunway金字塔购物广场。Sunway这家还是2015年2月才开始营业的。

虽然我不嗜西餐,但身为隆市土著,总算有在咸丰年前去过总行凑过热闹。味道已经不复记忆,但是对充满怀旧气息的内部还是有印象的。这里,延续了老餐厅的味道。不单只是装潢,两位年长,亲切的本地侍者也我有坠入历史隧道的感觉。



海南咖啡RM3.90,非常实惠的价格。喝多了Starbucks和即溶咖啡,这杯香浓顺滑的“布袋拉”让我很满足。如果是盛在带招牌的咖啡杯就更理想了~


芝士歐姆蛋, RM11.90。我觉得这一份真是大件夹抵食。色泽均匀内部柔软的歐姆蛋 + 淡淡咸味的芝士内馅简单里见真功夫,连口味较重的小宅男也吃了大半。可是到最后还是给剩下约两,三口的分量(对厨师感到抱歉~),这里的份量对我们来说是有点大了。




海南鸡排,RM24.90,这里的“老“招牌菜。炸得香脆金黄的鸡排,淋上自制的酱汁,吃的是早古味。



Fish Concalaise, RM29.90。这道食物本应有虾子的,据闻前一晚有宴会的关系,许多原料都用光来不及补上。我本来想点的烤蟹糕也没有供应。这道应该是鳕鱼,搭配的蘑菇酱汁味道清淡,不过配马铃薯泥吃倒是恰恰好。




这里的食物和热饮有个共同的特点 (猫舌头表示欣赏),就是端上来的时候不会热得冒烟,温度刚好堪入口。想必拿捏的准确度也是历经了岁月的洗礼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