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磨牙

天上的星只不过依稀可见,巷子倒是被街灯亮了一身。
住在城市的好处,就是随时都享有人工的温暖。即使口袋里没有几块钱,肩膀上还背着重重的负资产,街灯不会知道。就像每天早上, 与你同一时间出门的邻居对你展露的笑容,还有那薄薄的一声问候 —— 你们各自把心事藏在亲切的表情里,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让两排崎岖牙齿刷刷彼此的存在感。
熟悉的脸打过千遍一律的招呼后,踏上了各自的旅程。

借着尚未来得及熄灭的灯光,他对着倒后镜亮了亮狰狞的黄板牙,顺道仔细观察镜子里的脸颊。左右不对称的倾向越来越明显了。他让上下两排牙微微地触碰彼此,汲取那阵酸楚的感觉。
开车之前,他习惯性地瞄了腕表一样。凌晨四点钟。

他反射性地拿起已经有了数道裂缝的手机,望了司机评分栏一眼。4.71,一个不算安全的水平。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委屈求全了,可是人们还是不满意。


顾客永远是对的。

几乎每个人都会让你等上个五分钟。

他们可以嚷嚷No toll,林北不赶时间。

他们可以在你的车上塞五个大行李。

他们可以带着一身汗臭上你的车。

然后,下一个顾客会投诉你的车子有股味道。


公司永远是对的。

只要你登入了系统,你就没有选择的权利。

他们可以凭着匿名投诉来对你采取行动。

他们保留撤回红利,按薪不发的权力。


他稍微用力地甩了甩头,试图把不愉快的心情甩开。一大早就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可不晦气。
凌晨的巴士终站,悄悄地不发一言。他联想到丧尸电影里风雨欲来的宁静。
预订讯号毫无警示地在黑漆漆里响起,他的两颊微微抽动了一下。他发动了车子,缓缓地移到了顾客指示的地点。


车站前有个探头探脑的男人。那人背着双肩包,脚下依附着两个有分量的环保袋;手里拿着一个纸包,在狼吞虎咽着。

他心里微微一颤,还是把车停下了。对方手忙脚乱地将脚下的两大包东西拾起,朝他的方向快步走过来。

学生模样的肥胖男生把后门打开,将沾了尘土的行囊费劲地往后座塞。“碰”一声,车身震了震。男生接着趋前,打开了前座的助手席。

他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就传来了另一声震耳的“砰”。一股Ramlee burger的香味,混杂着衣物的潮湿味道杂陈在狭小的空间。他微微皱起眉头,眼角余光瞥见了男人手上的点点番茄酱。

他感觉到一口不吐不快的浊气。一转念,经验和惰性还是将他要说出口的硬生生压下了。说不出口的让他牙龈一阵发酸,浑身激灵了一下。

男生下车的时候,再次制造了颇响亮的大动作。“碰,砰”两声,…

文學農場「札記寫作」(二/三月份)

<不算感嘆>

除夕夜,一家人圍在客廳裏守歲。敞開肚皮吃零嘴的當兒,屋外的人倒數著除舊迎新,把新的一年點燃了。比往年疏落的劈裏啪啦聲,不知能否把年獸嚇跑。都說近年沒多少新年氣氛,對我而言,倒不失為休息養生的時光。以往單身的時候,愛用節目把多出來的晝夜填滿,如今要量入為出何止五鬥米,需錙珠必較的還有越用越少的時間。


<榮枯>

難得早起的假日,拉開厚重的門簾,讓晨光宣告一天的開始。目光觸及了陽臺上的花盆,空有一堆黑泥,不見一絲綠意。日常中塞滿了拉拉雜雜的事,無暇去顧及暴露在雨打日曬之下的幼苗,文耕那一塊更被荒蕪了多少時日。把花盆清理乾凈之後,連帶出清了一些渾濁的情緒。於是,打開了久違的筆電,記錄當下的心情。


<誤殺>

冰拿鐵裏有東西在蠕動。仔細一看,差點沒把杯子摔落。不及細想,就把深褐色的小生物連同半杯飲料倒進了洗碗槽裏。它聊且掙扎了幾下,就沒動靜了。當下的心情五味雜陳,既覺得惡心,也有些內疚。誤闖禁地不是它所願的,我下意識的狠辣舉動也印證了自己修為淺薄。事後的感慨,其實也夾雜了不少自我滿足和偽善的成分吧!

<剪髪>

想上瑜伽課。想那些未完成的小說。想剪短我的髪很久了 - 總缺了那臨門一腳的心情。留了好幾年的長髪,上班時將她盤起,下班後讓她在兩肩飛揚,她的束縛或自由,是轉換心情的分水嶺。日子長了,開始厭倦機器化的作息有序。剪髪,一個小小的變化,畢竟打開了缺口。接下來,還要去上瑜伽課,還要好好把小說寫完。



走调系列之 《雨水一盒》

图片
雨水一盒 A box of rain (2013)
作词:夏宇 作曲:陈绮贞 编曲:陈建骐

#不老女神,岁月只精炼了她的艺术功力


每当日子浑圆饱满 我就一筹莫展 我闪烁其词丢三忘四
我感觉自己 完全地不可靠 我是我猜我会 慢慢疯掉 最好不要
Can't find my way out  When life live to its fullest  Memories and words tend to be shattered
I felt utterly bereft   Totally unreliable  I guess I may
Slowly, wearing off my sanity


那些下午我决定要走 一无所有 只能留给你雨水一盒
我这么孤单难以预料 我想我是我会 慢慢疯掉 慢慢疯掉
I had decided to move-on, on those afternoons  Leaving behind a box of rain
So lonely and unpredictable  I guess I may
Slowly, wearing off my sanity


你必须了解我无法继续下去 到未来那许诺之地 在那里我是那么那么爱你
我们言不及义 不停的拥吻就像 法国电影 我从来不喜欢那些现成的人生隐喻
除了 遥远异地
一台点唱机 让我 投下一枚铜币 慢慢跳舞
You need to understand  I can't continue the journey  To the faraway land  Where I am madly in love
Words don't make any senses  Kissing all day  Just like film francais le
I never like metaphors  Except for a jukebox  In the faraway land
Let's drop a coin  And dance gracefully


即使在最值得一提的下午 对于告别我还是显得粗鲁
我在琴弦上把每个音都 弹得饱满了
一颗一颗雨水都落在盒子里了
一颗一颗雨水都落在盒子里 了
In a most memorable afternoon …

新詩路練功 (1月习作)

图片
雅和林广老师 -

〈凋〉 林广

对著一朵枯萎的玫瑰
她一直在想:要先撕哪一瓣

凄艳地哭  才不会
一瓣  一瓣  剥开自己


雅和 - 玫瑰说

〈玫瑰说〉

闭上眼 仰视光
可不可以回到 天空轻的时候

总说 有时间要陪我去散步
把时间静止在  掌纹相接那一刻

迂回的倒影里
风景的嘴角永远上扬


文學農場「札記寫作」(一月份)

<新的開始>

年終總結就好像年度審計一樣,不管收支平衡否,總歸是要結帳的。做審計得算個一清二楚,把生活裏的得和失掐得太細,卻會苦了自己。夜闌人靜時候,千百個為什麼在心頭噬咬著,失去的被誇大了,得到的總像杯水車薪,填不滿永恒的空洞。新的開始,需將過往的債務或富余轉結到新賬戶,把一整年的紛擾束之高閣,重新出發。


<藏在字行間>

茫茫書海裏,總時不時碰上心頭一顫的句子,讓人把素昧平生的作者引為知己。沒有放書簽的習慣,只把牽動心弦的那一頁留在心頭。隔了一些時日重溫,每每因心境不同了,會有別一番感觸,也可能會變成君子之交。即使是出自自己手筆的字句,歷經歲月攪拌以後亦變得面貌模糊。字行間住著一個似曾相識的影兒,隱約瞥見那把被歲月吹亂的青絲,已不再亮麗。字行間封鎖著不願重蹈的迂回,把書合上,讓鑰匙繼續繭居在濕漉漉的某一頁。真要翻箱倒櫃的話,還是選在一個艷陽天吧!

马六甲 - Hotel Equatorial

图片
这一次的住宿也是在booking.com预约的。网上的房价是RM277.55一晚(包含自助早餐),这个价位看似合理,不过得立时银货两讫,当然,如取消预约也不得退款。
几天后,竟然在Hotel Equatorial的官网上看到更优惠的价格,一晚的差额RM50。约莫记得booking.com有低价保证,姑且电鸽过去问问看。不久,客服捎来了如此的回复:
Although your booking does not meet our We Price Match conditions As the policy reserved is a non-refundable rate, we would like to offer you a refund of €21.73 to show our appreciation of your business.

If you can kindly send us one or more of the following required documents to claim your refund after your stay..... 

回返的二十多块欧币,折回马币就是两晚房价的差距。不过电邮有提到,我这桩预约其实并不符合他们的价格保证条款,那就让我摸不着脑了。就是因为多付了才会要求补差额嘛。如果还没有付钱的话,客人索性取消预约,向提供优惠价格的网站订房不就好。不过对方也都从善如流了,我就到此打住。

Hotel Equatorial应该有些年代了,设计装潢感觉有点老旧。不过整体上,无论清洁度,还是服务态度都保有四星酒店该有的水准。只是自助早餐让人有些失望。
Hotel Equatorial离鸡场街大约1.4公里,走路的话得花20分钟,不算上佳的地理位置。下午的时候我们乘搭Grab Car从鸡场街回酒店,短短一段路就塞车塞了半小时。如果不介意简单些的设施,还是选择鸡场街的民宿为佳。
酒店的对面是Dataran Pahlawan购物中心,对我而言是唯一的亮点。那几天的天气热得怕人,我也提不起兴致逛得太远,索性跟小宅男逛进GSC,一口气看了两套电影 :)





















HOTEL EQUATORIAL MELAKA
Bandar Hilir, 75000 Melaka, Malaysia
Tel: +60 6 282 8333
Fax: +…

马六甲 三天两夜乱乱走 (26/12/18~28/12/18)

图片
这是第二次与小宅男单独出游了。有了去年槟城游的经验当底子,马六甲之旅一点没压力,也不需要特地准备什么资料。

就是乱乱走呗。

上回去马六甲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看见孩子面貌上的改变,真觉得光阴似箭。


26/12/18

上午9点半 Terminal Bersepadu Selatan (TBS)/ 11点半 抵达Melaka Sentral
TBS,南湖镇终站是马来西亚吉隆坡的长途巴士终站,并和南湖镇站综合成一个交通枢纽。该综合车站于2011年启用。
相比起我所熟悉的Pudu中环车站,新建好的TBS差别很大,气派可跟机场比拟。
我们的车票购自redBus,成人与孩童的票价一样,都是RM14.90。
个人认为,最好是出发时间的一小时前就抵达巴士终站,因为还是有一些手续需要办的,而非单单出示网上打印的购票证就可以乘搭巴士了。
网上打印出来的只是收据,需要凭据到指定柜台去换取车票。另外,像乘搭飞机一样,搭客也需要提前到楼下的"departure hall“恭候巴士大驾光临。在departure hall之前,需经过一个check point核查身份。法定抵达departure hall的时间是出发前半小时,在上巴士前,柜台的服务人员会扫描我们的车票。



当天我们坐的巴士是KKKL Sdn Bhd的,位子非常宽大,干净舒适,温度调节适中。我们在启程后的半小时就睡着了,直到进入马六甲边界才甘愿醒来。
抵达Melaka Sentral之后,首要任务当然就是觅食了。
而我们在马六甲的第一餐是 - 麦当劳。

下午2点 - 4点  鸡场街/ A Famosa堡垒/ Muzium Samudera (Flora de la Mar)/ Hotel Equatorial 
吃饱之后,乘搭Grab直奔鸡场街。原本计划拜访的Mamee Jonker Walk没有营业,于是就在外头拍张照片,再给小宅男买一颗让他魂牵梦萦的鸡蛋冰。


吃了透心涼的,就有动力在炎炎日头下继续逛了。在31℃的煎烤下,小宅男还有兴致装逼 :)A Famosa的一门门火炮都被烤得发烫,可以煎熟荷包蛋了。


不知不觉逛到了一艘巨船的跟前。有人大叫:我要去pirate ship!






这艘34米高/36米长/8米宽的“pirate ship”,乃葡萄牙古舰“Flora de la Mar - 海上花”的仿照。Flora de l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