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know what you did last summer

我收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好友要求。它来自蒋秀丽,我中学时期的天敌。

我将它晾在一旁整整一星期了。提出要求的人勾起了我不愉快的回忆,本该直接按拒绝就好。但收到好友要求,第一个反应自然就是去点击对方的profile。这个蒋秀丽作状地加了许多隐私设定,遮遮掩掩,扭扭捏捏地对我召唤;想要了解我的近况吗?加我,加我吧!

她的头像很动人。在妒忌和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加了蒋秀丽。几乎同时间,我的面书墙出现了这个讯息:


这人,简直就像是在暗处屏息守候着我嘛。我的不快感立时增添了几分。


曾经一度,这个人是我的闺蜜。中学时代,除了为数不多的情侣档之外,校园里最常见的就是一群群拿腔作势的男生,还有双妹唛一样成双成对的女孩们。然后,每个校园都必定有一,两个孤傲的美少女,出淤泥而不染的白面书生。她/他的举手投足都有偶像风范,挥一挥衣袖,足以带走一大片仰慕的眼光。

我和蒋秀丽,从来都是一个智均力敌的组合。两个平凡女生一起抱暖,谁也抢不了谁的风头。

所谓的闺蜜关系,就只是建立在现实的考量上。我们俩都是插班生,没有办法加入既有的小团体,也没有当独行侠的底气。我们就像是一对等待姻缘的姐妹花,在脱单之前,无可奈何地互相作伴,也相互牵制着对方。

我们相安无事地当着对方的闺蜜,直至李建文的出现,打破了我俩之间微妙的平衡感。

李建文有一张黝黑的脸,跟白面无缘,成绩不算顶尖,也当不了书生。可取之处的是身材健硕,笑容亲切。

当年掺了可乐的古天乐才刚崭露头角,双城在少女之间依然人气高涨。李建文这一类型的男生看似有点普通,但在一众女生眼里,比公认的白马王子接地气,反而出乎意料地受欢迎。

在蒋秀丽拿病假的那一天,有一堂自习课。李建文补上了她的空位。

“我忘记带华文课本,可以跟你一起看吗?”

第一次遇上有人搭讪,我不知道要如何去反应,这个机遇就在长长的沉默中草草完结了。

当天那节课过得行云流水,之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并没有发生在我身上。

蒋秀丽却不相信会没有下文,她开始密切地注视我的一举一动。

她终于舒了心,本应该属于我的初恋发生了在她的身上。

蒋秀丽说,李建文当天坐到了我隔壁,其实是要向我打听她的。

在这件事上,我无疑被刮了两巴掌。第一次被自己的笨拙,第二次是被蒋秀丽。我永远都忘不了她说这话时那居高临上的眼神,不单有幸灾乐祸和鄙视的成分,还有伤我最深的,那份怜悯。

两颊的刺痛感持续不退,直到....李建文遇上了那场车祸。据说,有人在他的摩多上动了手脚。这起意外,在我们这所风评不错的高中炸开了锅。但是一场场沸沸腾腾过后,却调查不出什么头绪。李建文这个名字,最终被封锁在悬案档里。

蒋秀丽的初恋,开始得平凡,但结束得轰烈。早逝的男友,为她添上了传奇色彩。

我就在那个时期开始疏远了蒋秀丽。除了她的背叛是我挥之不去的阴影,还有李建文的音容笑貌,老是影绰绰地跟随着她。

我在阴沉的气氛里度过剩余的高中生涯。会考的成绩不理想,一毕业后就出来工作了。仅有的一点青春在酒瓶里快速消殆,也一并埋葬了不算美丽的回忆。

直到那个好友要求的出现。


在我加友的同时,她骑着让我魂牵梦萦的小绵羊摩托过来了。

安全帽下是张熟悉的脸,跟高中时代的她一模一样。

“我等了你好久咯,老闺蜜。” 话刚落音,眼前的脸如恐怖电影一样在快速转变。我骇然地目睹她的躯体连皮带肉噼噼啪啪剥落,弹指间只剩一副空洞洞的骨架。

“其实,建文在车祸前已经跟我提出分手了。”

既然大家都已经落到了同一个境界了,就不要再计较从前了,来,握握手吧!一支骨峋峋的手抓向我,把我的皮肉撕了一大片下来。

我将目光转向自己。曾经可以称为“手”的部位,赫然裸露出大块暗红色。片片人皮在风中微颤,我身上的碎布摇摇欲坠。

周围怎么庙会一样热闹,我茫然想起,啊,今天可不是我的七七吗。





评论

  1. 你的标题,是我看的第一部恐怖片,很小那时候,喊到戏院里的人一直笑我。

    回复删除
    回复
    1. 哈哈,这部片应该是PG13吧

      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