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7日

回龙汤

一早起床的例行公事,就是将黄河奔流般的珍贵液体,一滴不漏地纳入玻璃杯里。

她把温热的杯子凑近口边。昨晚的韩国烧烤化作阵阵腥膻扑鼻而来。她皱着眉头,一口气将液体干了。

这习惯是她其中一个不能说的秘密。那是打从一年前开始的晨间仪式。

去年,她和发小在一个热闹的同学会里重逢。经过几回合的推杯换盏后,大伙渐渐抛开拘束,彼此勾肩搭背,恢复了当年的童言无忌。只有她,依然优雅地自斟自饮。

脸红耳赤的发小朝她凑过来,上下打量。

“你还没结婚吧?” 发小的声音不算大,但她还是感觉到了几道目光刷刷地聚集了过来。她笑着摇头。“没你那么好运气,早早就当上了少奶奶。”

当年发小未婚先孕,挺着五个月的肚子,好歹考完了S.P.M.就嫁给了同学的哥哥。她的家境还可以,父母也就只有那两个孩子,于是她去了首都念大学,从此跟发小分路扬镳。多年以后,她犹记得当时发小那又羡又妒的眼光。

人人都说发小有旺夫运,嫁了过去之后,夫家的药材生意越做越大,成了当地的小名流,让她一头陷入柴米油盐的女儿也快大学毕业了。相较之下,自己卡在这个不惑的年龄,虽然衣食无忧,但也说不上什么女强人。在姻缘的路上,则是眼高手低,错失了为数不多的机会。

“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呢,工作还蛮辛苦的吧?” 不等她回答,发小就从手袋里拿出了一本手册拍在她的腿上,“拿去参考吧,我家公写的。”

周休,闲来无事的时候她翻阅了册子。内页几行醒目的"不需要"吸引了她读下去。

不需要金钱卻需要勇气

不需要医生卻需要方法

不需要劳力卻需要耐力

她喜欢这种不求人的感觉,也爱上了每天早上的惊喜。有时候是一杯清冽的sake,有时是微微冒泡的啤酒。她最希望尝到的是糙米绿茶,一种象征了体气和平的泊然。

年纪大了,记性渐渐在衰退。早晨的味道提醒着她前一晚的热闹,和孤单。(720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