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8日

劫数

他站在烈日下已经有十五分钟了。“傻蟹,搞什么鬼去了?”

"Where r u???" 他烦躁地发出第三个短讯。手机银幕上的小车子近在咫尺,像迷宫里的白老鼠一样在车龙里打圈圈。

"I'm late, hurry!" 汗水淋漓地传送了这几个字后,抵达提示终于出现了。

三分钟后,一辆白色Myvi不太情愿地停在了他的面前。他迫不及待打开门,一阵清凉扑面而来。

“先生,sorry,冰淇淋是不可以带上车的。“ 司机带着厌恶的眼光朝他手上望去。

“那我cancel好了。“ 他用拇指狠狠地按下了取消键(note: driver asked to cancel),顺道把一只黏糊糊的手往前座抹了抹。

“傻蟹,等下我就去report你。“  他咬牙切齿地望着渐行渐远的车子,随即走向不远处的德士站。


“(K市19日讯)南北大道恐怖车祸!今早10点30分,一辆私家车在南北大道行驶时不知何故失控撞向栏杆,然后遭刹车不及的休闲车撞到了反方向的车道。被抛出车外的后座乘客跌在地面后疑遭数辆车辗过,导致上半身支离破碎,当场惨死。“

他皱着眉头读完了这一段,眼角瞄到了现场照片,打了马赛克的一堆肉体躺在白色车子的不远处,依稀可以辨识到Myvi的轮廓。

他睁大了惊讶的眼睛,把现场照片放大。摇摇欲坠的车牌号码,在他瞳孔里放大。


是夜,酷暑把他的身下蒸出了一池汗水,粘乎乎感觉很脏。他从睡梦边缘惊醒后,躺在黑暗里,静静地感受着被风扇打得七零八落的体腥气。

当他再度从睡梦惊醒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顾不得欲裂的头颅,他拖着沉重的身子进入浴室,务求以最快的速度觅回清醒。

昨晚那些乱糟糟的梦境让他心有余悸,洗了一把脸后,方觉得好过多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他对着镜子喃喃自语。



昏昏沉沉地坐在电脑前,他拨了今天的第一通电话。

电话拨通后,传来一声高亢的 "Hello?"

“Hello, 请问是 Ms Lim, Lian, Tai吗?"

“我是 Mr Lee Lian Tai, 有什么事情吗?"

“Ms Lim 您好, 我是xx银行打来的, 请问您有兴趣把其他信用卡的balance transfer过来xx银行吗?现在我们有做优惠哦,利息才 2.7%...."

“你是笨蛋吗??” 话筒里吐出了一声怒吼,谈话被切断了。

接下来的业务进行得一塌糊涂,每一通电话都是铩羽而归。今天他老是把台词说得结结巴巴地,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拨完了一天的电话之后,他狼狈地走在五点钟的太阳底下,脑海里涌现一阵阵嬉笑怒骂的浪潮。拨了几百通电话后,竟然连一单生意都做不成,这也是前所未有的事。


他是其中一名毕业=失业的大学生。在现今的社会里,大学生比比皆是,一张学士文凭已经成了基本要求。但是他们这一代脑筋还未转得过来,身段也来不及放下,在校园悠转了四年就以为自己就是天之骄子了,一旦面对现实的打击也就显得格外错愕。

在求职道路上兜转了半年以后,他总算在客户关系的职务上安顿了下来。他安慰自己说,总比当电召车司机好,起码是坐在办公室里吹冷气的,也可以跟别人说自己从事银行业。

但他的心底下还是惶恐的。一个月的底薪加上佣金,才马币二千出头。扣除了房租,伙食费,教育贷款,电话费,信用卡债务之后一毫不剩,想要买车代步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付不起月供不在话下,银行的职员优惠也轮不到他这种合约工去申请。所以,即便他想当电召车司机也没那个条件。他特别憎恨那些司机,尤其当他在同学口中得知,他们一个月竟然可以赚到马币五,六千。

那么我干嘛需要读那么多书?他想破了头也想不通。

想到他一个月剩下的几百块都贡献给了电召车司机,就更加不甘心。一定得把从客户那里受的鸟气加倍发泄在他们身上才算物有所值。

饭还没吃完,他就开启了电召车的应用程式。银幕上密密麻麻地挤了一堆小车子,都是白色的。

他联想到那一堆破铜烂铁,顿时觉得胃部在翻涌。眼前吃了三分之二的鸡腿隐约可以看到血丝,吃下去的食物几乎就要冲喉而出。

在他喝着冰茶的当儿,抵达提示出现了。他瞄了一眼,漫不在乎地继续吮着吸管。等到对方传来一条“hello, I am here“的讯息之后,他才慢条斯理地站起来结账。期间,电话响了两次。

晦气,茶室门口竟然停了辆跟昨天一模一样的车子。司机正在打电话,他的手机再次响起。

“傻蟹,催什么催” 他喃喃地咒骂。怒气给了他一个理由,他打算无视这辆白色Myvi,直接开步走。

这时候,车里的司机开门出来了,瞪着他手里的电话。

“喂,是你叫的车吧?” 男人恶狠狠地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不屑地看着这个矮小白皙的眼镜男;“我现在不要坐了,你自己cancel掉吧。“

”你讲什么x?“ 男人以迅雷速度将他的电话夺了过来,随手一抛。小巧的爱疯凌空划了一道弧形,在马路中央落地。

他脑袋一热,无视对面马路的车水马龙,以螳臂挡车的气势衝向爱疯落地的方向。耳边响起一阵车笛交响乐,一霎那他被大得出奇的力道冲击得脚不沾地,然后重重地落下。

在车辆辗过他身子的瞬间,他充血的瞳孔里,现出了自己毕业时的趾高气扬。他的嘴角露了一丝微笑。

2 条评论:

  1. 生活逼人,情绪压抑,心理不平衡,那“爱疯”想必是最好的精神寄托和全部身家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为了全副身家,拼了!

      删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