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七月, 2016的博文

鸿记靓粥。甲洞

图片
连绵细雨的星期六晚上,有什么食物比瓦煲粥更能暖胃的呢?
鸿记靓粥算是这块区域的老字号了。基本上,我们是看着老板娘的孩子长大的 (!!)
这里的选择其实算蛮多的,如招牌所示,有各种瓦煲粥,猪肚辣汤,火爆肉类,咖哩鱼头,猪脚酸,盐焗马来鸡,咸鱼花腩煲,咖哩虾等。





我们每次来,都是独沽以下的这几味:

瓦煲生鱼粥是我必点的。入口即化的鱼肉跟鲜甜的粥很和谐地融合在一个瓦煲里,不必加胡椒粉都已经很够味了。但是,要吃粥的话最好不要沾其他更惹味的食物了,不然比较之下,这煲粥就变得淡而无味了~





咸鱼花腩煲,这里招牌菜之一。连我这个讨厌吃猪肉的人都忍不住偷吃了几片。那些五花肉片得够薄,腌的十分入味,加上咸鱼和火爆十足的辣椒干,还没端上桌来就已经香闻十里了。


咖哩鱼头当然也是招牌菜之一。对我来说,这可算是挺健康的一道佳肴,因为里头有好多菜类啊~瓦煲里的各种熬得恰恰好,已经是饱满地吸收了咖哩汤汁了,吃起来又软,又香,又甜,又够辣。剩下的咖哩汁,通常都给我当成汤喝光~

当然还少不了时日鲜菜。这家餐馆连菜也炒得比别人胜一籌。火候拿捏得够好吧。



厚脸皮的宅妈和小宅男把人家的摩多借过来骑了。拖了这个的福,我和包包脸吃了风平浪静的一餐~



以上的各种,加上两个白饭,两杯水,(+无限时的玩具摩多)共计六十大元。在百物涨价的今时今日看来,算是相当合理的价格了。

如果路经甲洞,不妨来这个卧虎藏龙的地方觅食吧。他家的营业时间是上午十一点至晚上九点。地址是:



166 Jalan Bukit Desa Utama, Taman Bukit Desa,Kepong, 52100 KL

餐馆门口是长得这个样子的:



不过,这个日子就不要过来摸门钉了~



Diamond is forever

图片
当我拿起滚烫的水壶时,我会联想到把手突然断掉的情况。

在越过马路的当儿,我会幻想一辆朝我迎面飞驶而来的摩多。

在走下楼梯的时候,我会想像自己踏空一阶的情形。

无数次,当我感觉到胎动的时候,我会不期然地觉得茫然。


闹钟在早上七点正准时响起。我眼睛闭着,皱了皱眉头。

铃声响了大约三十秒后,我缓缓地张开了眼睛,把身体调整成坐姿,伸手把闹钟按停。

我把视线投向自己的身畔。双人床的另一边打从前天的凌晨就已经是空置的了。

这时候肚子蠕动了一下。我反射性地摸了摸那个位置。同时胸口传来的一阵恶心让我的胃部翻腾得难受,呕吐感也涌上了喉咙。 我赶去卫生间,抱着马桶掏心掏肺似地呕吐了一阵。

等到我恢复了点力气,我扶着浴室墙壁悠悠晃晃地站起来走去浴间。站在莲蓬头下冲洗了一会后,我的头脑和心情都清爽了些。脑海里浮现了今天排得满满的日程,和有待处理的工作。

待我梳洗完毕走出房间,他已经坐在餐桌上了。他一如往常地喝着咖啡,看着平板电脑,而我不必看时钟,就知道现在已经是超过八点了。他对时间,数字和文法的掌握抱有超越一般人的严谨态度。这也许是他那个年代的估计师特有的职业病。

“你梳洗好了?过来这里喝杯咖啡吧。”

我在他对面坐下,伸手把那杯墨黑的饮料给捞过来。

“我看过了待会要给客户present的powerpoint了。 你等下回到office,依照我的comments改一遍吧。我刚刚电邮了pdf版本给你。“

”噢,ok。“ 我简单地回答。他总是喜欢这样诲人不倦,但是近年来,听众越来越少。一些菜鸟客户和实习生在刚开始的时候会把他的话奉为金科玉条,但接触了几个回合后,脸色就变得越来越孤寡了。只有我是他走不脱的忠实听众。

我在他身边已经呆了十五个年头了。他是我的上司,我的师傅,我的男人。在他的角度来看,他是我的上帝。其实这样看也没错,我二十五岁之后的人生,的确是他所塑造的。

当年大学毕业后,我就进入了他的公司里实习。 那年他四十五岁,在初出茅庐的女生眼中,他既史麦脱,又见识广阔,可以跟着他实习,我当时还窃喜了好一段时期。那时候他几乎全天候带着我,无论是去开会还是吃个午饭我都跟着他,接着单独吃晚餐的机会也愈发频密。当然,也少不了一同出去外地考察。不到一年,他就俘虏了我整个身心。

我刚认识他时,他是在结婚中。现在依然是。他有一名半身不遂的太太,还有一个现在的年纪跟我当年一样的儿子。当然,我没有跟他们见…

Taxi物语

前天是我第一次体验私家车载客服务。误打误撞地。

我一星期大约需要乘1 - 3 次德士,之前一向来使用Grab Car的前身 - My Taxi。前天也是一样是用My Taxi来叫车。

虽然模模糊糊知道My Taxi已经改版去Grab Car好一段时间了,鉴于My Taxi app 还可以继续使用, 所以就懒得去下载新的版本。

结果来到门口迎接我的是一辆四四正正的Toyota Vios, 司机是一位斯斯文文的印籍男士。原来,My Taxi app 虽然还是一样提供德士或私家车的选项,却把默认选项换成私家车了。是我这个糊涂虫没有留意到。

(之前听过很多Uber乘客被殃及池鱼的例子,所以我还是宁可选择德士服务)

当然我对这趟服务是没什么微言啦。车子新净舒适,驾车的男士非常友善,驾驶技术也稳重。可就是跟传统的司机形象差太远了,让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那位男士的打扮和谈吐都散发着高级白领的气氛。我脑海闪过两个字,裁员。

在短短的40分钟路程,我们聊了些普通的民生话题。那位先生有一双儿女还在求学,所以他可以趁便载送他们,这也可看作是silver lining啦~ 只是,那位先生的神情和语气都有种挥之不去的忧虑。


我昨天则照常用回德士。驾驶恰好也是一位印籍男士。我一上车,他就活力十足地问我今天过得好不好。浓浓市井味的司机,吱吱咯噔作响的车子,倒带给我熟悉的安心感。这位男士大半辈子就是靠驾德士养活一家五口,如今四个儿女分别是准会计师,电脑工程师,自营业者和快要毕业的学院生。这位先生目前是赚钱买花戴的半退休人士。

两位仁兄都不约而同地提起最近一宗司机打劫乘客的案件。只是,在私家车的版本里头劫匪是德士司机,到了德士司机口中,就变成了是Uber driver。(真实版本:匪徒是德士司机,这件事发生在Subang Jaya)

两种服务的价钱相差了RM8.50耶。想当然尔,目前的回合是私家车大获全胜。

可是,我下次还是会选择德士吧。直到那位私家车司机忧郁的脸孔在我脑海里淡出后,或许我会考虑转用Grab或者Uber。



死穴

图片
平心而论,我这个宅妈算是对孩子挺没要求的。只要他的素质跟市面上的中等水平差不多,我就不苛求什么了。

可是,有几样事情我是无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例如,我会坚持他出门时拎着自个的包包和水壶。如果哪天包包较重的话,我会把里头的东西拿一部分出来减轻重量,再交回给他自个负责。

还有让我很感冒的行为,就是看到什么东西都要拿。最近他的书包频频出现不属于他的玩具,问了校长,有时候是老师,安蒂拿去哄他的,有时候是校长本身允许他拿的。

问题是,他本身的玩具已经多到爆了,干嘛还要拿人家的旧东西?每次我都吩咐他隔天还回去给学校,他也通常没有异议。直到今天,他拿回来一辆小铁车,据说是一名转校生遗留在这里的。

这次他很坚持,不肯拿去归还。

我的无名火突然升到了天灵盖。

我对他说,如果你坚持要留着这辆玩具车,你就不要来找我了。说完了以后,我就转身不理他了。

他僵立了一会,突然放声大哭了起来。

平常是要被rotan才会哭的顽童,今天的心灵怎么弱小起来了。可我气在上头,就任由他哭。

过了一会,他老爸看见情势不对,赶忙过来打圆场。

给他老爸又劝又哄了一会,他大概觉得面子和里子都有啦,就扭扭捏捏地走过来,说不要玩具车了,要宅妈。

证实了宅妈目前的价值还是比一辆旧玩具车贵重,宅妈也就足矣告慰了。一场茶杯里的风波到此结束。

可是,宅妈的心里还是不太能平复。

学校里的大人这样纵容孩子,好吗?

到底是学校里的大人神经大条,还是宅妈太过神经兮兮了?

Can I find any answer in the blowin' wind?

在学堂念书总有毕业的一天,可带孩子的学问好像没有一本通书可以翻到老啊。




宅女OL

图片
不知不觉,我已经当了几个世纪的OL啦。我这可是荣升了国宝级的呢。当然,我的职场人生可没有杜拉拉那么戏剧化,只是其中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最有用的一点就是学会了如何用最少力气做最多事情(不是耍太极啦),即能电脑化的就不要使用人脑,能自动化的就权当自己手残。另外还学会更有效率地使用,人体on/ off switch。

在我中学毕业后,我很天真地选了酒店管理这一科。如果没记错那时候应该是被情定大饭店之类的偶像剧给洗脑了。结局是,实习的那两个月被现实狠狠地扇了个大耳光。往后的日子就只有乖乖地坐在back office做些文静的文书工作了。可是,如同有水的地方就有中国人,有人的地方哪会没有政治。而且无独有偶,我呆过的职场都是女生居多的啊~ 磁铁定律,屡试不爽。

首先,宅女根本就不属于群居动物。而OL通常都是紧密的一群人,看似亲密无间称姐道妹的,其实真相恐怕跟宫心计,金枝欲孽的情节相差不远。

在我那些漫漫长长的OL岁月里,我也曾经试着挤进主流圈子里,但只是每天吃个午饭就把我给累垮了。很多时候,每天的话题就绕是着别人的八卦在转,还有那种暗地里较劲的汹涌暗流也让人神经紧张得不得了。

通常同样羽毛的鸟儿都会群聚在一块。没有长羽毛或羽毛疏落的,还是躲在洞穴里比较好。
不过,OL总算是一份时间固定,薪水固定的职业 ,而且万年OL怎样都会有点特权,例如可以随地吐痰啦,不洗脸啦,语无伦次啦(双手合十感恩对我容忍有加的老板)。


回头说说人体on/ off switch。

我发现自己已经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把目无表情的脸迅速换上特定型号的表情了。而且心情也可以随着表情调整。不过这个switch就只有在办公时间星期一至五,早上九点至下午五点发挥作用。我想,漫长的OL生涯终于把宅女的人体时钟调节得符合经济效益了。

对我而言,调节至工作按钮的要点是,Whatsapp,报纸,每日汇率,电邮,咖啡。

随即而来的副作用,就是我在非工作时段变本加厉地四肢不勤。休息日= x Whatsapp,x 报纸,x 汇率,x电邮,x梳头,x表情。
如果世界大战发生在假日,那当儿我应该是在无知地喝着咖啡,不然就是在快乐地冬眠着吧。


天然无添加谷神资讯之:OL
OL(日语:おーえる),日語“オフィスレディ”(和製英語:office lady)的略稱,可源自於1963年日本女性雜誌《女性自身》編輯長櫻井秀勳。

Office lady或O…

宅女的liu lang咖啡馆

图片
宅女是个“咖啡精”。不管rain or sunshine,happy or down,easy or busy,high high low low,up up down down, 我的日子里总少不了咖啡的伴奏。

粗略一算,我家里共放了十种咖啡,八种品牌,即Haco Suiss牌阿拉比卡豆粉,Haco Suiss黑咖啡豆粉,蓝山咖啡豆粉,埃塞俄比亚咖啡豆,illy牌咖啡豆,鸡场街三合一白咖啡,Blendy牌滤纸咖啡,HDT滤纸咖啡 ,还有Dolce Gusto 和 Nespresso 咖啡机用的expresso口味,鲜奶咖啡口味,卡布奇诺口味胶囊若干。

(虽然十个指头可以算得完不需要动用到脚趾,但还是真心觉得有点浮夸~)


到目前为止, 我的固打尚控制在一天两杯以内。


只是,咖啡因发挥的作用似乎越来越小,我下手的用量就不懂有没有越来越重手(女版阿Q不听不看不想不去面对事实就不算犯规~)。


听说hor,首部webcam是为了咖啡而发明的ler。那是一九九一年的事了,当年在英国剑桥大学,咖啡壶放在很遥远很遥远的一个房间里,有瘾君子到达目的地时发现咖啡壶竟然是空的,不是毒发身亡就是气得一命呜呼了。为了减少伤亡,这些英国人就发明了网络摄影机来直播咖啡壶的状态,顺便也可以监视有没有人在咖啡里下毒。

(以上情节哪些真实,哪些虚构,请看官自儿问谷神去)


还有hor,专家说最好在早上九点半至十一点半之间喝咖啡。人体内的痞子吋(皮质醇)水平在这段时间内会下降,而痞子吋和咖啡有互相抵消的作用。如果太早喝的话,体内的痞子吋处于高水平状态,会减低咖啡提神的功效。

(这点我有所保留,因为工作天九点过后喝下的咖啡因通常是如同石头沉大海~这到底是科学研究出错还是个人的修为问题我也无法验证啊~)


说了这么些,这篇博文的重点其实是要自我鞭挞一下(abuden?!),因为宅女喝了这么些年,都是牛饮一般,始终是个不懂咖啡经的咖啡精。

说了这么些废腐之言,是时候上些资讯与看官们共勉 (天然无添加谷神版本):


1. 大部份能量飲品所含的咖啡因比咖啡還要低
市面上很多價格高昂用以提神的能量飲品,但實際上它們所含的咖啡因比咖啡還要低,例如 16 安士的 Monster 能量飲品含有 150 毫克咖啡因,只有一杯標準中杯 Starbucks 咖啡因含量的一半。

2. 咖啡極易令人上癮
少至 100 毫克的咖啡因就…

数段。番薯记录

图片
9.7.16 《村上朝日堂》

那是村上桑随笔系列的第一本啊,所以其实已经是N年前的作品了。

书中内容要说轻松倒也轻松,要归纳为无聊也可算是无聊的。村上桑天马行空的异色风格像水彩颜料般泼在字行间,只是他脱线的指数也不算超出正常指标太多就是了。反而是安西水丸的插画更有戏~

看完他的随笔后,我脑海都会出现一只羊男。


























10.7.16 《两个人的老后》

这是一本可以轻易地在一小时内看完的小说。

字行间隐藏着平安寿子惯有的幽默感,有数段让我读得咯咯地傻笑出声来。

但在掩卷了以后,心情却轻松不起来。不管我们喜欢与否,自己,和身边的人都得面对生老病死,和一些烦烦扰扰的家庭琐事。伴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们面对挫折的智慧是否也跟着升级了?

如果你面对的是荆棘丛生的人生,在这里面一定可以学到什么。如果你很幸运地拥有平安喜乐,也请你居安思危,因为人生其实是快乐和苦恼在交替着的啊 (不要对号入座也不要拿鞋子扔我~)。














12.7.16 《失眠夜看的哲学书》

会拿起这本书,主要是被其封面所吸引。恕我孤陋寡闻,问了谷神之后才知道原来作者的来头其实不小。

作者小川仁志的简介:
风靡日本的超人气哲学家。京都大学法学部毕业后,进入伊藤忠商事就职。后辞去工作立志成为人权律师却遭遇挫折,经历了4年半的无业生活后进入名古屋市政府工作。在市政府工作时修完了名古屋市立大学大学院博士后期课程,取得博士(人类文化)学位,专业是公共哲学、政治哲学。
只是,对哲学门外汉来说,这本书似乎有点深奥呢。不过这也不失为一本实用的书,因为里头收录了许多知名学者和其学说的简介。

🎵是不是失眠的夜晚你才会这样地拿起我 🎵













13.7.16 《书店时光II》

把一本大开本沉冗冗的书端着其实是很费手劲的。所以网路寄生虫等闲不会买这种书。

传统的书虫应该会把这书店系列珍而藏之吧。里面的上百张照片实在很精美。

有了这些坚持在世界各个角落默默(或高调)地经营书店的人们,我深深觉得,纸张书不会消失,书店也不会死去。


























(网路寄生虫弱弱地问一句:下次可以出电子版吗?)




13.7.16 《城视好样》

《城视好样》是汇集了5期乔治市社区画报《城视报》精华而成的一本小书。

书里头收录了好多照片,把乔治市的人情世故,动态脉搏和历史触动生动地展示在读者眼前。

当然,单靠书本是不够的。这座城市虽然美丽,但欣赏她的人,还需要一步一脚印才能够把她的故事以自己的角度诠译出来…

Monday,有点 Blue

图片
完了,连开斋节假期也过完了。宅女的欢乐今宵成了昨日黄花。 接下来的120多天,我又得到敲鸡肠的日子啦。
回想起来两个月前刚考完试的时候,我列出了这些计划:

1. Zoo Negara亲子一日游
(整个六月就只去过一次pasar malam,不过马来年初一的适耕庄半日游应该算可以交差了吧~)。

2. 去国家画廊参观马来西亚近代艺术展
(想到下KL就头昏。我真的是越来越宅了喂)。

3. 收拾衣橱
(umm umm再等等...可能在农历新年前?)

4. 去KLCC的Kinokuniya买书
(结果去了甲洞大众书局。Sorry也不是说大众书局有什么不好啦....)。

这些“计划”,离我是这么近那么远啊~

~一天一天 日日夜夜 面對面 既相處 也同眠 一點一點 逐漸逐漸 便發現 縱相對 卻無言 靜靜默默望著熟悉的背面 一彎身影 原來離我多麼的遠 像天涯 那一端 沒法行 前一吋 我 留著你在身邊 心 仍然很遠 也許終於都有天 當你站在前面 但我分不出這張是誰的臉 我 留著你在身邊 心 仍然很遠 我想伸手拉近點 竟觸不到那邊 就欠一點點 但這一點點 卻很遠 觸摸得到 揣摩不到 這麼近 那麼遠 卻仍然 相宿相棲 不聲不響 我跟你 已改變 已無言 靜靜默默望著陌生的背面 心中所想 原來離我多麼的遠 像天涯那一端 沒法行前一吋~

希望下一个假期不会再有太多纸上谈兵的情况(心虚...汗)。

Bye bye,我邋遢而随性的涂鸦周末。


村上春树的普通读者

图片
村上桑的《身为职业小说家》,是我近年来最喜欢的书本。

因为,"我可以在字行间找到自己的共通点”。虽然听起来很厚脸皮的样子,可是,一直以来总觉得村上桑的作品都是一些写给普。通。人。看的东西。那么,他本身的普通人特质(?)也该是很凸显吧。不过经他自己这么努力地去hard sell以后,人家想不去注意也很难了喂。

除了他常常自居的普通人,我很久以前都把到村上桑视为宅男宅女的代言人了。这就是我会跟他的文字相处多年的原委吧。简白地来说,就是有共鸣呗。

村上桑虽然有些宅,但不失为一个有很多正能量的大叔哟。

宅得身心都健康,也是我一贯的目标啊。

伴随着他有点用力过度的谦虚,是处处温暖人心的鼓励。比如说,毅力胜过才力。他说,要写得好,除了需读大量的书,也得用心观察周边的人事,这样才能够累计写作的素材。他也再次不厌而烦地强调,一个写作人除了文化方面的升级,身体的锻炼也不能给忽略掉,这样才能够有源源不绝的能量来维持写作的习惯。写作好比马拉松,需得持之以恒地锻炼才行。这个论调对他的粉丝来说当然不陌生,虽然在职业写作界还不算是一般论,但他身体力行的成绩是读者们都有目共睹的啊。

老是和重要奖项擦肩而过的村上桑,坦言作品是为自己,为普罗大众所写的。这些话,别人来说会有酸葡萄的感觉,但由村上桑的口中说出来,却有不可思议的诚实感。


我真正担忧的是,我自己应该向这群读者提供怎样的作品呢。除此以外的事,不过是些周边事象而已。所以说起日本总人口的百分之五,大致有六百万人的规模。只要具有这样的市场,作家们总能维持生计吧。如果不限于日本,而是将目光瞄向世界,那么很显然,读者的数量还会剧增。 但是关于这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在日常生活中,他们正面接触文学的机会并不多。而且这样的机会现在还在不断地减少。所谓的“摆脱铅字”的活动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着。现如今恐怕——这也不过是个大致估算而已——有至少一半的人,将其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或是知识性的娱乐,才对文学产生了兴趣,才想着有机会拿起一本书试着读读。他们可以说是文学的潜在接受者,用选举作喻,他们属于“浮动票”。所以为了这些人,需要开启一些窗口,或者说是需要展览室之类的东西。而现如今,或许芥川奖正充当着这种窗口或是展览室(目前为止一直这样充当着)。用葡萄酒作喻,它如同薄酒莱葡萄酒;用音乐作喻,它如同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用长跑作喻,它如同箱根驿传。当然,…

微信。之二

The confession....(MJ)

我给学生时期的恋人Sherry发了个friend request。

“嗨,我是MJ。还记得我吗?“

“嗨,你好。” 半响,她从另一端传来了回应。

Sherry是我第一个女友,我俩在中五那一年的平安夜同时献出处子之身给对方。在我们大学毕业的一年后,我们分手了。这是很普遍的校园恋爱模式,只是我当时处理得非常不成熟,当然也给她造成了挺深的伤口。

当时的愧疚,又浮现在我的心头。现在我要传达给她的讯息,不只会给她带来二度伤害,而且是用一把更为凌厉的刀锋宰割在她同一个位置的伤口。

如今,恐怕不由得我继续保持沉默。


我望向手边摊开的书页。

"一个健康人从感染上艾滋病毒(HIV)到死亡,一般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称为HIV急性感染期,感染后,少部分感染者会出现类似流行性感冒的症状,在2—3个星期内,这些症状会自然消失。

接着,感染者进入第二个阶段,这一阶段被称为无症状期,约占从感染到死亡整个过程的80%时间,这时的病人被叫作HIV携带者,表面上大多数感染者是健康的,与正常人没有区别,只是其体内的免疫系统正在与 病毒进行着无形的斗争。

HIV每天都摧毁大量的免疫细胞,而骨髓则通过加速生成新的细胞来加以补偿,但是,新细胞的补充速度总是赶不上细胞损失的速度....感染者的无症状期持续的时间可长可短,少则为2年,多的可达20年...如果一个感染者的无症状期能达到13年,就可以被称为长期生存者了。

当感染者体内的免疫细胞已无法与HIV抗衡时,就标志着进入HIV感染的最后阶段,称有症状期,这时,感染者被叫作艾滋病(AIDS)患者,他们非常容 易受到其他疾病的感染,一些平时根本不会对人的生命产生威胁的普通传染病如肺炎等,一旦进入AIDS的肌体就会无法控制,人一般在6至24月内死亡。"


书页内夹着一张纸,上面写了数个名字和电话号码。Sherry, Jane, Weixiang, Meiling....

乱成一片的书桌上,有几张被揉成一团的检验报告。测试项目:HIV。测试结果:阳性。

半年前,我患上了迟迟不退的发烧和感冒,食欲和体重也严重下降,什至有大量毛发脱落的现象。医生就建议我抽血检查。

收到马大医院报告的那天,我犹如给铁锤敲了一记,天昏地旋地跌坐在医院外头的长凳上。抱着万一分的希望,我陆续跑了好几家私人医院,可是出来的化验报…

咖啡馆的转角 (Pervert ver.)

图片
今天是我们相遇的五周年。

两年前,我们相约730个日子后的今天在这家咖啡馆不见不散。 只是在约好了不久以后,这家咖啡馆就搬迁了。

如果有心来赴约的话,肯定能找到来这里的。我心想。

玻璃门打开了,我跟随着前一个顾客的步伐踏入了这个地方。 

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我嗅着久违的香味,环顾四周的环境。 这里虽说是新址,但带给我的感觉是熟悉多过于陌生感。主要是店家把旧店的原木傢私都搬过来这里了。

冒着热气的咖啡,一如往昔地跟仔细维修过的木质桌子很搭配。

其实,事过境迁的感情是不应该给它留一条累赘的尾巴。 但是,我好希望能在这里重温那香醇的幸福味道。就那么最后一次。

“两年后,我们来这里见个面吧。如果你的决定还是一样的话,我就可以死心了。你就当这两年是给我的缓刑期吧。” 我把声量和姿势放得很柔,很低。他怜悯地看着我,无奈地应允了。

两年前的承诺,是我跟这个人世间唯一的纽带。是那一份执着紧紧箍着我的魂魄。我需要跟这个已经不属于我的世界来个了断。

已经九点半了。眼前的咖啡冷冷地望着我。

他应该不可能会出现了吧。我绝望地想。


这时候,门口传来一阵清脆好听的铃声。他穿着那件熟悉的深蓝色衬衫站在入口。

他往柜台的方向走去,半响拿着两杯咖啡走过来,朝我背面的沙发坐下。在他擦身而过的时候,我瞥见他手上的黑咖啡,和我爱喝的绿茶鲜奶咖啡。两年不见,他看起更加沉实了。刻画在脸上的,是男人得天独厚的岁月洗礼,如同加了醇酒的皇家咖啡。

我站起来准备走过去他的位子。

这时候,门口的风铃再次清脆地响起。一名长发女孩和着一阵凉风走了进来。

她朝他的方向快步地走过去,脸上绽露恋爱中女人特有的娇艳。在她擦身而过的时候,我嗅到他喜欢的午夜飞行香氛。

我僵立着,耳边响起他熟悉的声音:”小茜,你又迟到了。待会你得请我看戏。“

”人家才迟到那么个十分钟而已,刚好足够让你买咖啡嘛~“她甜腻的声音让我透不过气来。

我朝那张沙发椅走去。高跟鞋狠狠地敲打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让四目交投的

懒人遊。适耕庄

图片
有了孩子的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年头宅到年尾啦。

开斋节的第一天,我们和老妹一家浩浩荡荡开进了适耕庄(其实才总共四个成人两个小毛头啦....)。

从吉隆坡到适耕庄的车程只需一个小时半。我们九点钟出发,一个小时后在瓜拉雪兰莪启智华小附近的茶室停下来吃早点。

我们叫了三碟干捞云吞面。 那些细细的面条很有咬劲,酱汁比我们平常吃的偏甜。鱼丸,猪肉丸和鱼饼也挺鲜美的。





包包脸自作聪明地单独叫了一碟海鲜炒面。看卖相就知道不可能好吃到哪里去啦。这碟炒面无论外表和味道都是黏嗒嗒的。























算了,吃得饱就好。医饱了肚子后,我们继续向前进。一路上,看到的都是黑黑的一片。没有绿油油的稻田,也没有卷卷草~

事后诸葛:




半小时后,就抵达了相当多人推荐的3D Art Gallery。由于老妹需要给小宝宝喂奶,我们就在Gallery的外面等他们。

















点出了适耕庄原貌的壁画。














两旁那些一望无际的稻田也不完全是黑的,就是万丛绿(黑)中一点红(绿)酱子~














我们一家子走进了一块绿地,然后我提议包包脸“跳”过去对面给我和小宅男拍张照。这所谓的“对面”其实隔了条差不多三尺宽的排水沟。 包包脸的第一个反应是不肯,而我也觉得对他来说的确是不可能的任务,所以就打算罢休了。

在我和小宅男对着稻田指指点点的当儿,突然听见熟悉的“哎呦”一声,那个家伙不知道几时掉进了排水沟。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哈哈大笑,而小宅男竟然哭了起来。 那家伙的一只脚陷进湿泥了,结果得劳烦旁边的一位uncle给他拉一把。

那家伙洗了好一会儿才把一脚泥弄干净。碍于旁边有人,不然我就给他这个狼狈的倩影留下纪念了。

(所谓的患难见真情,就是这个程度呗~)



一场小小的混乱过去了之后,终于可以进去Gallery了。入场费成人马币15,小孩12,7岁以下免费。



在这里,跟闻名的卷卷草来个约定,I will be back~



























这个Gallery共有三层,我们一边走马看花乱乱拍照,一边声控着脱缰的小宅男,费了一个小时才逛完。

小宅男是车迷。他简直想在这个房间住下了~
















未来的小车迷~























还有凑热闹的路人甲~
















Minions & their new friend~














Zhai Nv & the giant ladder~






















很假的表情~























很烂的演技~